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1章 言朔番外(84)
    佐昭阳一脸错愕地看着言朔那宛如怨妇一般的表情,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事实上,她确实没想过这一层,只是觉得自己的存在打扰了言朔休息,哪有心思去想……还要安慰他?

    “那……那臣妾留下来好了。”

    她没有半点的羞赧和别扭,理所当然的样子,让言朔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气馁。

    在外面等候了一会儿的王德,算准了时机,从外面走了进来。

    “皇上,该喝药了。”

    “放着吧,你出去。”

    “是。”

    王德非常识相地又退了出去,脚下生了风一样,退得极快。

    待王德退出去之后,言朔看向佐昭阳,又看了一眼王德放在桌子上的药,抬了抬下巴。

    佐昭阳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下一秒,便反应过来,赶忙上前将药端了过来,“皇上,把药喝了吧。”

    言朔对着她,微微勾起了唇,道:“朕亲自喂你喝过药,这一次换你喂朕。”

    佐昭阳端着药碗的手,下意识地抖了一抖,自然地想起了那日言朔对她说的他是如何将药给她喂下去的事,耳根隐隐地有些发烫。

    垂下眼眸,她淡淡地应了一声,“是。”

    拿起勺子,她站在言朔面前,一口一口地喂着他,目光却有些刻意地避开了言朔没敢与他对视。

    言朔的目光,一直停在她平静的脸蛋上,视线却在下一秒,注意到了她漂亮的耳廓,颜色从原本的白色缓缓变成了粉色,而后又变得一片通红。

    他眸色一怔,随后想到了什么,唇角缓缓上扬。

    好不容易将那一碗药给言朔喂完了,佐昭阳下意识地松了口气,这才抬眼看他,眼神又恢复到了往常的清明一片,“皇上现在要休息了吗?”

    “你这是急着要走?”

    言朔的眉头,不悦地蹙起。

    佐昭阳本想点头,可看到言朔眼底莫名溢出的不悦,她便将那话给收了回去,道:“皇上休息吧,臣妾就在这候着,皇上有什么吩咐便叫臣妾。”

    佐昭阳的回答,让言朔总算是满意了一些。

    拉着她的手,进了内殿,佐昭阳主动上前帮他褪去身上的外衣,目光却没有停在言朔的身上,那目不斜视的样子,让言朔多了几分要捉弄她的心思。

    “反正都来了,不如陪朕一起睡吧。”

    他握住停在他胸前,正欲收回来的柔荑,低声道。

    佐昭阳猛地抬眼看他,看着他眼底噙着的笑意,心尖好似被什么东西给拨了一下,突然间有些乱了。

    “臣……臣妾睡姿不好,怕伤了皇上,臣妾就在边上坐着就行。”

    她垂下眼眸,没再去看言朔。

    就是觉得腰间一紧,她的身子便跟着僵了一下,下意识地又要动手,最后生生地给压了下去。

    她不是没跟言朔亲近过,两人之间更加亲密的事也都做了,但是,除床笫间的事情之外,其他任何时候,她都没跟言朔这般亲近过。

    她浑身都僵硬着,身子被他这样揽着,很是不自在。

    耳边划过言朔滚烫的气息,如几根带着热气的羽毛,在她的耳廓上流转,让她的身子更加僵硬了,下意识地打了哆嗦。

    “你跟朕又不是没睡过,不必那么计较。”

    言朔这话,说得尤为自然,视线又朝她的耳根上看去,果然,原本已经褪去红晕的耳廓,此时又红了一大片。

    言朔眼底的笑意,加深了几许,手,停在她的手腕上,微微一使力,便将她原本僵硬得不能动弹的身子给拽到了那张宽敞柔软的龙床之上。

    佐昭阳眼底一惊,正欲起身,人已经被言朔霸道地按了回去,听他道:“就陪朕躺一会儿。”

    佐昭阳原本起身的动作,顿了一顿,稍许,低声应了下来,“是。”

    言朔肩上的伤,其实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刚才在佐昭阳面前那副难受的模样,也不是完全装出来的。

    加上今天在马车上来回颠簸了两个时辰,这会儿确实是有些不太舒服。

    只是因为佐昭阳在身边躺着,耳边传来的她淡淡的体香,让他这一时半会儿虽然累,却没什么睡意。

    忽地,他想到了什么,侧目看向她,道:“今天的药喝了吗?”

    话音落下的同时,眉头也跟着皱起,今天带她出门的时候,把喝药的事给忘了。

    尽管他多次跟陆元和确认她的身体情况,得到的都是无碍,可让她提早断药,他还是不放心。

    听言朔又一次提起那药,佐昭阳放在身侧的手,紧了一下,下意识地侧目看向他,正好见他的眉头拧起,心,猛地被刺了一下,刚才还火热的心,一瞬间便被浇得冰冷。

    心头的涟漪,也在看到言朔拧起的眉头时,瞬间凝固了,抿着唇,压下心头隐隐泛起的微疼,道:“我……我忘了,我这就回去喝。”

    说着,便快速起身,心头那隐隐作痛的感觉,好似变得更加强烈了一些。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疼,但直觉告诉她,她不能让言朔看出来自己此刻心痛得难受。

    手腕,被言朔扣住,她忍着眼底的酸涩回头看他,见他模样轻松地望着自己,道:“不用这么麻烦,让宫人送来承德宫就是了。”

    “好。”

    佐昭阳低低地应下,重新在言朔身边躺了下来,在言朔看不到的角度,自嘲地扯了一下唇角。

    就在他拉着她的瞬间,她竟然还以为他是阻止她去喝药,原来……只是想让宫人送过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般失望,喝药明明是两人之间早就达成的默契,不是吗?

    可为什么……现在一听到他让自己喝药,心头便仿佛被刀狠狠扎下去一般,疼得要窒息。

    宫人是速度很快,没多久,便端了一碗药过来。

    佐昭阳起身走出内殿,接过宫人递过来的药,一饮而尽,将眼底的凉意和落寞深深地埋了起来。转身重新回到里间,言朔还没有睡着,见她进来,便对她扬了扬手,佐昭阳走上前去,在他身边坐下。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