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6章 关你屁事
    第786章关你屁事

    辰逸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糟了,大姐您扔出来个防御宝器哥知道是啥意思,但扔出来个攻击型的宝器是干啥呢?

    您要是攻击对面那几个也就算了,但为啥也跟着防御宝器冲着哥来了?

    好在辰逸还是比较了解夏侯婉茹的,否则难保会认为她跟对方是一伙专门来坑自己的。

    “卍解,千本樱。”樱花飘落,异常美丽,在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无尽的杀机。

    夏侯婉茹使用出来的宝器根本就无法突破花瓣的防守,同时被挡住的还有那几个已经向辰逸杀过来的人。

    当然,他们并没有闯入花瓣之中,而是在花海形成的时候,他们本能的感知到了危险,所以,他们停下了。

    然而,停下就有用么?花海被辰逸的精神力指挥,瞬间就把几人给淹没掉了。

    这几个原本夏侯家的客卿,连个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就彻底的消失了。

    “这是什么法宝?”李亮吞了一口口水,有点大怕。

    好恐怖的威力啊,这要换成自己上,估计自己也已经消失了吧?跟在他身边的几人不自觉的后退。

    他们确实全都受到了虚的蛊『惑』,想要搏一个更好的前程出来,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可以为此拼命。

    本来他们是想要去击杀那些实力不强的公子哥的,半路想要调戏一下曾经可望而不可即的人,怎么就杀出这么个玩意来?使用出这么强大的法宝,是不是有点作弊了?

    “法宝?嗯,算是我的本命法宝,怎么样?厉害不?”辰逸的声音从花海中传出。

    花海突然分到两侧,『露』出了站在中央辰逸的身影。

    “你到底是谁?我告诉你,城内潜伏了很多强大的虚,以它们的力量,可以轻易的把整个卫城毁灭,如果你现在弃暗投明,我可以保你不死。”李亮后退的同时,一边威胁辰逸,一边诱『惑』。

    辰逸其实很想说一句,你的脑子是不是瓦特了?修为这么强的人,怎么智商如此之低下?或者说是你特么在鄙视老子的智商吗?

    辰逸没有理会李亮,花海分出一股,包围住了夏侯婉茹,而后也不伤害她,推着她来到了辰逸的身边。

    “怎么样?漂亮不?”辰逸很『骚』包的开口,见到夏侯婉茹那么吃惊的样子,他没忍住的调笑了一句。

    其实他也能明白夏侯婉茹此时的感受,别说是夏侯婉茹是个女人,就是一个男人,也会为花海而沉醉的,女人自然更加无法抵挡这种诱『惑』。

    夏侯婉茹不自觉的点头,在花海的外边看,与在中央看,那是两道不同的风景,站在中央,感觉更加美好,整个人都彻底的被花海包围,异常漂亮。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可别怪我没给你机会。”李亮见辰逸不回答自己,还特么用手段泡妞,十分不爽的开口。

    “那你是想让我跪『舔』咯?如果能把这位大美女双手奉上,是不是更好?”辰逸嘴角上扬。

    “你”李亮再傻也知道辰逸说的是反话,难道他就真的这么不怕死么?

    “在你临死之前,我认为有必要让你做一个明白鬼,你认为虚能够攻占整个卫城是吧?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它们的力量足够,又为什么招募你们呢?现在你所指望的虚,在什么地方?还不是龟缩起来,连个头都不敢『露』,全都指望着它们在城内收买的人在作『乱』,也就是你们这种人。”

    “你认为,就凭你们,可以掀翻整个卫城?你还真瞧得起你们自己啊。”辰逸十分不屑,这种人,连这一点都没能看清楚,就妄想推翻这个推翻那个的,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就算卫城的城主让他来当,他有实力能够震慑去其他人么?就算真的如他所说,在掀翻了整个卫城之后,他依然是别人的一条狗,只不过是换了一个主人,而且是一个根本就不把他当回事的主人。

    “哼,它们只是在谋划,不想有太大的伤亡。”李亮还在狡辩,虽然他的心里已经认同了辰逸的话,但是绝壁不能承认,他也不愿意承认。

    “它们不想伤亡,所以就派你们出来送死咯,看来你是想不明白了,既然如此,那就不用想了,死吧。”辰逸懒得继续废话,这种人,死不足惜。

    “不要,不要,你听我说,我能够保住你的,我说的都是”李亮惊恐大喊,然而最终他还是被花海给淹没了。

    不过他并不孤独,因为跟着他前来的人,任何人都没有走脱,全部陪他去地狱忏悔了。

    至于说有没有地狱,辰逸认为是有的,消失掉的死神一族,本就是地府的附属,地府都有,十八层地狱想来也肯定存在。

    花海来的突兀,消失的也没有任何痕迹。

    夏侯婉茹还在欣赏,突然消失,让她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她甚至情不自禁的问道:“那些花呢?”

    “当然是被我收起来了。”辰逸咧嘴看着夏侯婉茹。

    “啊,快走,去密道。”夏侯婉茹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她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办,花海神马的,只要辰逸不跑,早晚都能再次看到的。

    夏侯家上空,两道人影遥遥相对,其中一人正是夏侯狂,而另外一人则是李家老大。

    “夏侯狂,听说你受了不轻的伤,既然已经受伤了,自然是应该找个地方安心养伤才是啊。”

    “关你屁事?”夏侯狂说话时底气十足,蔑视的看这李家老大。

    “逞能?那恐怕你这次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李家老大并不生气,他料定了夏侯狂不是自己的对手。

    “关你屁事?”依然是这句话,原方不动的再次送给了李家老大。

    本就脾气不好的李家老大说话语气立刻变的狰狞:“不要自己寻死,就算你自己不怕死,也要为整个夏侯家考虑考虑。”

    “关你屁事?”

    李家老大觉得自己要疯了,被气疯了,他觉得只有取看夏侯狂的脑袋,才能平息他的怒火。

    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