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慢走,不送!
    第4章慢走,不送!

    “逸少爷在练功室!”福伯依旧是无喜无悲的表情。

    辰杰稍稍一愣,而后哈哈大笑:“哈哈练功?福伯你是在逗我吧?他能练什么?哈哈哈!”

    福伯冷哼一声,不愿与之多说,拂袖而去!

    辰杰耸了耸肩:“我说的是实话而已!”

    对于福伯这个辰家老人,即使是以辰杰的身份也不敢斥责,甚至不敢发怒!

    “行了东西放院子里吧!”辰杰吩咐了一声跟在身后的人之后就自顾自的走进老宅。

    这是辰家老宅,虽然辰杰不会经常过来,但对老宅的布置还是很清楚的,知道了辰逸就在练功室,他自然要去瞧瞧这个堂弟如今是个什么情况。

    当辰杰到来的时候,福伯已经在练功室外等候。

    “逸少爷很快就会出来!”

    “福伯,要我说你别跟着我这个注定没什么前途的堂弟了吧,以您的身份何必给他当保姆呢?”

    福伯连看都没看辰杰,对他的话仿若未闻。

    讨了个没趣的辰杰微微摇头,而后越过福伯就去推练功室的门。

    他才不会跟个下人一样在门外等着,这偌大的京都有资格让他候着的人不少,但绝对不包括辰逸。

    推门而入,一个累的如同死狗般的青年瘫坐在地,满身大汗,看那样子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哎呦?这不是我的好堂弟么?怎么搞成这幅德行了?”见到辰逸后,辰杰暗笑着开口讥讽,这正是他们之间的正常打开方式。

    “哎,不能修炼就不要勉强了,何苦把自己搞的这么惨呢?静静的当一个废物不是挺好的么?”

    “你来做什么?”辰逸微微抬起头,前身离开辰家大院跟这个辰杰有不小的关系,因为就是他每次见到自己都会冷嘲热讽,连带着一些讨好他的人也跟着如此做。

    前身自尊心太强,无法忍受才搬离,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追到这里来了。

    “当然是探望一下我的堂弟啊,顺便给你送来了这个月的资源!”辰杰微微撇嘴,神情不屑。

    在他看来,任何资源用在辰逸的身上那都是浪费,这么多年辰逸浪费的资源可是不少,虽然他根本就不在意那些东西,但就是看不惯辰逸,这自然跟辰逸的出身有关系,因为辰逸是嫡系,而他不是!

    “怎么?还需要我感谢你?”

    “嗯?”辰杰微微皱眉,他能感觉到辰逸发生了变化,以往他在自己面前只会唯唯诺诺,今天这是怎么了?忘吃药了?他可是辰家年轻一辈实力最强者,19岁的6级生命体,放眼京都能与之相比的也不多。

    “切,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就是来看看你,不要多心,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就放心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你不送送我?”辰杰自然不是真的需要辰逸送,而是还有一出好戏才刚刚开始!

    过了这么一会儿,辰逸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至少站起来是没有问题了。

    “好啊,送,我可不会让外人说我不会待客!”

    “我是客?”辰杰有些诧异的看着辰逸,这辰逸还真把这当成自己家了?这是辰家老宅,不是一个人的,而是整个辰家的。

    “难道不是么?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辰逸淡淡的撇了辰杰一眼。

    辰杰微怒,实在想不明白是谁给了辰逸这样的胆子,竟然三番两次的跟自己这么说话?

    不过很快他就调整心态,跟这个注定没有前途的人动怒不值,等他老死之后他就是辰家大少,现在外界也是这么称呼他的,至于辰逸,谁会在乎一个不能修炼的人呢?

    可笑他竟然还真把这身份当回事了。

    很快,二人行至前院,福伯一直跟在二人身后。

    没等三人走出多远就听到了一阵吵闹声。

    “怎么回事?”前院吵吵闹闹的声音让福伯十分不喜,越过二人出现在前院。

    “福伯,他们真是不讲理,我们要把东西收走,但是他们不让!还,还……”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少女眼眶微红。

    其他老宅的仆人也都面带怒火。

    “福伯,可不这么回事,这是给逸少爷的,得经过逸少爷的许可才能拿走不是?”说话之人乃是跟着辰杰到来的一位汉子,面带倨傲。

    福伯皱眉。

    “不是,他们说逸少爷,说,说逸少爷是废……”

    “够了!”

    听到这里,福伯不用想都明白发生了什么,肯定是这些人言语讥讽了辰逸,老宅的人都是一直跟着辰逸的,辰逸对待下人很好,很得人心,听到外人贬低自己的主子,他们自然气愤。

    “你是辰家的人么?”这时辰逸冷淡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逸少爷,小人自然是辰家人!”

    辰逸微微点头,走近之后轻缓的把两个手提箱前打开,其他人都不知道辰逸要干什么,辰杰站在后边也想看看这个有些变化的堂弟要玩什么花样。

    “身为辰家的下人非议主子,这是谁给你的胆子?”辰逸语气冰冷,任谁都能听出那股寒意。

    画风突变让汉子有些错愕,他求助似得的看向辰杰,就算辰逸是个废物他也没有胆子去对辰逸做什么,他这么做自然是辰杰授意的,出了意外自然要看看主子是什么意思才行。

    “堂弟,别跟下人一般见识,等回去看我怎么教训他!”辰杰嘴上上这么说,但眼里全是戏虐。

    “他侮辱了我却要你来教训?我自己没长手么?”辰逸拿出两瓶淡蓝色的药剂劈头盖脸的就砸在了那汉子的脸上。

    如果汉子要躲自然是能躲过去的,他身为辰杰的护卫,实力要比辰杰还高出一线,妥妥的7级生命体,想要躲开辰逸的攻击轻而易举,要知道辰逸可是连1级都没有达到。

    但是他不敢,只能委屈的看着辰杰。

    辰逸这么不给面子是辰杰没有想到的。

    “辰逸!”

    “哦?怎么?我教教下人什么叫做规矩不行么?”

    “行,你行!”辰杰咬牙切齿,看似辰逸是在教训下人,可却也是实实在在的打他的脸。

    “福伯,打断四肢扔出去,也是时候让一些人懂点规矩了!”辰逸没打算就此罢休,冷冷的说了一句。

    “是!”福伯也很诧异辰逸的变化,不过却欣然领命,他看似年老,但出手如风,只见一道残影飘过后那汉子就被打飞了出去。

    “还算硬气!”辰逸微微点头,能看的出来,福伯没有留手,汉子自然受伤不轻,但他却咬牙没有吭声。

    “东西收了,慢走,不送!”辰逸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