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苦不堪言
    第65章苦不堪言

    “长的大了不起?哥跳起来依然能够砍到你!”

    辰逸双足用力高高跃起,冰轮丸砍在巨熊的体毛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可见巨熊的体毛防御力绝对不弱。

    奈何,它碰上的冰轮丸,体毛翻飞,拇指粗细二三十公分长的体毛就跟箭雨似得砸在辰逸身上。

    这已经可以算是漫天的攻击了,体毛尖端很是锋利,几乎是一个瞬间辰逸身上就出现了好几道伤口。

    好在这些都是皮外伤,不要紧,以辰逸对肌肉皮肤的掌控,他一滴血都没有流。

    “吼!”

    当冰轮丸切开巨熊体表防御时,巨熊怒吼,它感觉到了痛,这是多少年都没有尝过的滋味了?

    鲜血如雨,把辰逸淋了个满头满脸。

    “还挺好喝?不过有点难办了啊!”辰逸舔了舔嘴角,没什么血腥味,反而有种特有的芳香,这巨熊的鲜血都赶上一般的5级灵兽血肉精华了。

    虽然伤到了巨熊,但辰逸却高兴不起来,这巨熊的脂肪组织太特么的厚了,冰轮丸长短有限,竟然无法刺穿巨熊的脂肪组织。

    这样的伤对巨熊来说就跟辰逸身上现在受的伤一样,皮外伤,无伤大雅,流点血也能更好的促进血液循环,对健康有益。

    额,辰逸觉得自己想的有点远,一击得手之后辰逸继续挥刀,虽然只能造成皮外伤,但是血流的多了巨熊也受不了,更何况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办法。

    巨熊不乐意了,你特么还真不准备出来了?行吧,你想死熊爷爷成全你!

    之间巨熊身子后顿,四肢弯曲,竟是往地上趴了上去。

    已经再次跳起的辰逸突然抬头,他发现四周的光线正在变暗,有了这个发现自然要看看是不太阳公公罢工了。

    这一看他被吓的亡魂大冒,原来不是太远公共罢工,是特么巨熊放大招了。

    以巨熊的体重,这特么根本就不是成吨的伤害好吧,这明明就是好几十吨的伤害,这要是被压到还不被压成饼了?

    巨熊的动作太快,辰逸来不及多想,想跑那是绝对每门的,既然如此就只能冲了。

    冰轮丸由砍变成刺,同时它也在告诉旋转,如同钻头。

    巨熊的身体降临,如同大山般厚重,压的辰逸有些喘不过气,在冰轮丸与巨熊身体接触的瞬间一股巨力来袭,半空中的辰逸一下就被砸到了地上。

    还好他已经跳起来了,就算承受了巨力的冲击也依然有缓冲的余地,如果刚才他是站在地上,那下场绝逼会很惨。

    就跟在汉堡中间加了的酱似得,在承受双手挤压的时候酱会被挤压的面目全非到处都是。

    顾不上体内的伤势,就在被砸在地上的瞬间,辰逸再次跳起,他的手拽着冰轮丸的尾部铁链快速旋转。

    冰轮丸化身最锐利的钻头,巨熊的腹部被开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洞,这血洞正好能让辰逸容身。

    跳起来的辰逸进入血洞后才不管自己抓着的是什么东西,反正就是牢牢抓住死也不放手就对了,同时他的身体蜷缩起来,避免等会儿跟地面会亲密接触。

    巨熊的身体狠狠的砸在地上,地动山摇,小山仿佛都快崩塌了。

    巨大的疼痛传来,巨熊的双眼都已经充血,不过它对自己腹部的伤不管不顾,肚皮不断与地面狠狠摩擦。

    地面根本就承受不了这种力量,没几下就被它蹭出了一个深坑,足够埋葬好几个辰逸的坑。

    辰逸躲在巨熊的体内苦不堪言,此时可是真正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冰轮丸虽然搅碎了不少巨熊的脂肪组织,让辰逸有了安身之处,但是那些脂肪还没等掉落巨熊的伤口就被泥土给赌上了。

    这就使得巨熊的伤口内全都是破碎的脂肪,它们跟辰逸一起挤在狭小的空间内,辰逸都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口这些油腻的玩意了。

    本来辰逸也不至于这么惨,但巨熊不断晃动,就跟坐过山车似得十分酸爽,其实以辰逸的实力当然可以不张嘴,那些脂肪也没能耐撬开辰逸的嘴,辰逸确实可以闭嘴,但是鼻子怎么办?

    难道让那些玩意从鼻孔挤进去?那不是更惨?所以辰逸只能选择对自己来说伤害比较小的方式,张嘴吃!

    当然有人会问,你的手在吃屎呢?不会捏住鼻子?辰逸也想啊,但是他不敢啊,他的双手死死的抓着还没有脱离那些脂肪,根本就不敢松手。

    这要是松手了绝逼会立马从巨熊的伤口处掉出去。

    想想巨熊的体重,那就跟磨盘上的黄豆似得,被一压一磨,绝对是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那么酸爽的死法辰逸可不想体验体验,所以只能在这忍着。

    摩擦了好一会儿,巨熊感觉疼痛感在逐渐变小,也没发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肚子下边挣扎,应该是那个家伙被自己压成肉沫了吧?

    巨熊得意的想着,然后小心翼翼的缓缓起身,斜着的巨大脑袋死死的盯着自己肚子下边,只要看到那家伙的身影,不管是死是活它都绝逼要在碾压抹茶十个来回,就不信弄不死那个家伙。

    还好,那家伙应该是承受不住,它肚子下边没有那个家伙的身影,地面也没有什么坑洞,很明显那家伙不可能土盾逃走。

    而且在那地面上还有一堆鲜血肉沫,很大一滩。

    巨熊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那个弱小的家伙死的真特么悲惨,对于那一堆烂肉巨熊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就那种肉与血它才懒得吃,太掉价。

    殊不知,那根本就不是它想象中辰逸的血肉,而是它自己的。

    随着巨熊起身,那些已经被破坏的脂肪迅速掉落,发现这种情况后辰逸都快哭了,他现在只想说,生吃熊肉真是太特么难吃了!

    呼吸了几口久违了的空气,额,为什么要说久违?其实刚才的一切仅仅也就是十几秒钟而已。

    但这十几秒钟对于辰逸来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