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去地下忏悔吧!
    第89章去地下忏悔吧!

    “躲过去了?反应不错!给我开!”孟鸿宇露出残忍的微笑,当然,辰逸是看不明白一只狼的表情的。

    这绳强制把孟鸿宇的双臂与身躯绑在了一起,孟鸿宇想要追击就必须挣脱这绳的束缚。

    变身为狼人他,力量增强了将近一倍,这绳根本就不能束缚他太长时间,而且他自身的防御力也大增,白雷轰在他的胸膛只是让他的毛发有些烧焦,他甚至连都没退哪怕一步。

    “最低灵压输出果然不行!”辰逸微微摇头,白雷与这绳的最低使用要求是4点灵压,而最大则能达到10点,威力增强一倍多。

    “白雷!”

    刚刚挣脱束缚的孟鸿宇看着辰逸故技重施心中冷笑不止。

    “如果你就只有这点手段就可以去死了!”

    面对来袭的白雷,孟鸿宇不闪不避,他要强势击杀辰逸。

    一群混混看到孟鸿宇的霸气姿态开始鬼哭狼嚎,然而当白雷降临在孟鸿宇身上之后,他们的狼嚎声戛然而止。

    面对上一击白雷还安然无恙的孟鸿宇竟然被这次的一击给击飞了,一股烤肉味从孟鸿宇的身上传出!

    “不可能?怎么威力增强了这么多?”

    孟鸿宇倒地之后快速起身,他虽然受伤,但伤的不重,远没有达到失去战斗力的程度。

    辰逸对这次攻击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样还像点样子!”

    “小子,你惹怒我了!”

    “你不是早就怒了么?”辰逸摊了摊手。

    孟鸿宇的狼头仰天咆哮,随后身躯竟然再次发生变化。

    “又变?”

    “这是兽人的狂暴天赋!”爱莲开始远程指点辰逸,这在大英帝国这边是常识,不过辰逸才到这里,肯定是不太了解。

    “快闪,老大开启狂暴了!”

    无论是那群混混还是看热闹的人群全都快速往远处闪避,狂暴的兽人很可怕,他们在击杀了主要目标之后会变的六亲不认,近乎失去理智。

    一般情况下,兽人是不愿意使用狂暴这个天赋的,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

    狂暴之后的身体虚弱还是其次,在狂暴的过程中受伤他们是感觉不到痛的,在加上失去理智的疯狂,等恢复过来的时候还不知道要受多么严重的伤,而且还会伤及无辜。

    所以他们不愿意使用。

    但是到了孟鸿宇这就不是这样了,这家伙本就是残忍异常的性格,他才不管是不是会伤及无辜,而且这种对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他才能有今天的地位。

    开启狂暴的孟鸿宇双目通红,口中喘着粗气,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辰逸,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把辰逸撕碎,最好是撕成碎片。

    辰逸摸了摸鼻子:“本来还想跟你在玩一会儿呢,看着情况好像是不允许了啊!”

    孟鸿宇才不管辰逸在自言自语什么,鬼嚎一声就冲向了辰逸,速度竟然又激增了不少。

    负责辰逸与爱莲安全的护卫已经到了辰逸身后不远处,只要辰逸有任何要败的迹象他们就会动手。

    然而辰逸可不会给他们动手的机会,冰轮丸已经被他拿在手里,看着马上冲到自己身前的孟鸿宇不屑的笑了笑。

    只要孟鸿宇的速度没能超出自己的感知,那这种狼人在他的面前就是活靶子。

    “这绳!”

    全力爆发的这绳从表面看上去就比之前施展的粗了一倍,这可不是那么容易挣脱的了。

    孟鸿宇被捆了个正着,不过他仅仅是稍稍停顿了一下就继续前冲,他当然没有瞬间挣脱这绳的能力。

    但这绳只是捆住了他的双手,他的脚还能动,而狼的攻击武器可不仅仅是利爪,他最锋利的武器是獠牙。

    看着张嘴向自己咬来的孟鸿宇辰逸恶心极了,想也不想的抬刀便砍。

    孟鸿宇本能的感知到了一股危险降临,这也就是施展了狂暴之后的他才能感受到,这已经近乎与动物的本能。

    奈何他的速度太快,辰逸劈砍的速度也绝对不慢,想要躲却根本躲不开。

    两败俱伤的打法?哥会给你机会?

    辰逸见到孟鸿宇脑袋一歪,想要用肩膀硬抗自己的攻击,而他的嘴则能顺势咬在自己的身上。

    辰逸快速后退两步,刀锋微斜,依然是照着孟鸿宇的脑袋砍了过去。

    两人已经近在咫尺,再想变招那简直是妄想。

    兵器入肉的声音响起,仿佛还伴杂着一丝骨头碎裂的之声。

    辰逸双剑连续踏地,一个眨眼的时间就已经闪到了十米开外的地方。

    孟鸿宇双目血红渐渐退去,他瞪着双眼,身体还保持着前冲的姿势,仿佛被定格在了那里。

    “发生了什么?”

    “好强!”

    有人不知所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有的人则看的清楚。

    一道血线从孟鸿宇的额头上缓缓出现。

    “你会死,洪帮不会放过你!”

    “再见,去地下忏悔吧!”辰逸对着孟鸿宇摆了摆手。

    随着辰逸的话音落毕,孟鸿宇的脑袋竟然一下裂成了两半,他的皮肤毛发,肌肉,骨头,全都裂开,一直延伸到脖子处。

    然而这一幕却并不血腥,无论是孟鸿宇的鲜血还是脑浆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已经被冰晶给冻住了。

    虽然并不血腥,但是辰逸依然感觉到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这还是他第一次杀人,杀人的手法还有那么一点变态,竟然把人家的脑袋砍成两半了。

    周围的人可没有辰逸的这种感觉,生死他们已经见惯,更残忍的画面他们都见识过,有些残忍画面的主人公还是这脑袋已经被劈成两半的家伙。

    “好,好,闺女啊,闺女,你的仇报了!”有人失声痛哭。

    更多没有哭喊出来的人则更多,他们无声的哭泣,内心却异常痛快,多少人对孟鸿宇敢怒不敢言,多少人面对仇人还要强颜欢笑?

    现在这个恶霸死了,他们能不高兴?

    “老大,死了?死了!快跑!”一群混混在一人的带头下,迅速四散而逃,就怕辰逸给他们也来这么一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