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那不是恐怖姑娘吗?
    外甥女没卖出去爬叉一定非常伤心,他可不能再让外甥女失望了。

    王大挺算了算手里的钱,看完病还有十三块钱,也够吃一顿国营饭店了,于是非常爽快地开口,“走,去国营饭店!”

    一行四人坐上驴车刚离开,不远处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内忽然探出了个头。

    “咦,那不是恐怖姑娘吗?”

    说话这人正是大前天晚上林芳华见过的姜浩然。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邵辰就一直想找这位姑娘,可因为任务在身硬是抽不出来时间。

    哪成想,今天就被他逮到了。

    “快快快,调头回去!”他得赶紧把这件事告诉辰哥,说不定辰哥还能赶上。

    吉普车拐了个弯,一溜烟调头回去了。

    林芳华还不知道自己早被狼给惦记上,此时她正站在国营饭店门口感叹历史的变迁。

    这是整个西县最好,规模最大的饭店。

    可谁能想到就在短短的几年后,就被遍地开花的私人饭店取而代之,最后销声匿迹?

    这个时间已经过了饭点,饭店内几乎没有人,只有几个穿着服务员服装的人聚在一起说笑。

    “同志,给我们上一桌菜。”

    王大挺没来过这么高档的国营饭店吃东西,说话的时候难免有些底气不足。

    服务员们看到来人身上穿的衣服,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她们还以为来的是什么大人物,没想到却是几个乡下的穷乡巴佬。

    其中一个服务员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漫不经心开口道:“要什么档次的菜,我们这里有五块一桌的,十块一桌的,十五块一桌

    的。”

    说完便转过头,继续跟其它服务员说笑起来。

    量这几个人也不舍得吃,跟他们说这些已经很浪费她的口舌了。

    王淑英也是第一次来国营饭店,看着餐桌上玻璃杯内插着的纸巾像蝴蝶展翅一样,顿时有些好奇。

    她刚伸手想把玻璃杯拿起,便听到刚才说话的服务员用尖锐的嗓音喊道:“不吃饭就不要乱摸这里的东西好不好,我们的酒杯可

    都是专门定制的,打碎了你们赔得起么?”

    眼神高高在上,话语间充满了鄙夷。

    王淑英连忙缩回手,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堪。

    林芳华安抚性地拍了拍她的手,转头望向刚才说话的女服务员,“谁规定不吃饭就不能摸这里的东西了?你又从哪看出来我们不

    吃饭的?”

    当然没有这个规定,不过以往她们都是这么做的。

    此时被林芳华这么一问,女服务员顿时有些底气不足,但还是强撑着问道:“你……你们吃得起么?”

    林芳华顿时被这句话给气笑了。

    前世她作为年纪最轻的国医大师,去哪不是被奉为座上宾?

    两世为人,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嘲笑她吃不起东西。

    不过这一世她手头确实有点拮据,穿的衣服又土的掉渣,也难怪这些人眼高于顶了。

    王大挺脾气本就火爆,见自己姐姐和外甥女受欺负哪里还忍得住?

    他直接将一张十元大钞拍在桌子上,霸气地开口,“谁说我们吃不起了,给我们来一桌十块钱标准的!”

    这下子,女服务员脸面有些挂不住了。

    她讪讪地走过来准备收钱,林芳华却比她更快一步把钱拿走了。

    “妈,舅舅,舅妈,我们不吃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拉着王淑英便准备往门口走。

    “就是,我们不吃了,你姥姥已经给你预定了猪肉,我们回家吃,我记得芳华你最喜欢吃姥姥做的肉酱了!”王大挺跟在她们身

    后气呼呼地边走边说。

    身后传来女服务员完全没有压低的嘲笑声,“我就说吧,他们肯定不舍得吃,还拿十块钱出来显摆,也不知道辛辛苦苦攒了多久

    ,还在我面前装……”

    林芳华原本是不想跟她计较的,可是听到这些话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她转头,一步一步走回到刚才说话的那个女服务员面前,看了看她胸前的工作牌淡淡道:“王盈盈是吧,我记住你了。”

    “对啊,我就是叫王盈盈怎么了?”

    叫王盈盈的女服务员完全没把林芳华的话放在心里,一脸嚣张地开口。

    她这岗位可是个铁饭碗,难道还会怕一个乡下来的穷丫头?

    “我发誓,三个月内会让你下岗。”

    说完这句话,林芳华转身离开了饭店,不再理会身后传来的讥笑声。

    “芳华,我知道你没卖出去爬叉心里不舒服,可你也不用发誓啊……”王大挺在后面一脸担忧地开口。

    国营饭店里的服务员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做的,怎么可能说让下岗就下岗?

    “谁说我没卖出去爬叉了,舅舅你看这是什么?”林芳华从衣服里面的口袋里掏出一大叠零票。

    这些零票有一毛的,五毛的,一块的……加起来居然有二十多块钱!

    “你……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王大挺有些结结巴巴地开口,压根不相信这是今天卖爬叉的钱。

    在他心里,能卖出五块钱就顶天了!

    “你说呢?”林芳华笑着朝他眨了眨眼。

    其实她原本是想用这钱的一部分来请王大挺跟孟月娥吃饭,以感谢他们的照顾。

    就算他们是亲人不图回报,可自己也不能没有任何表示不是?

    可哪曾想,国营饭店里的服务员居然这么势利眼!

    跟这样的人生气太掉价,她唯有强大自己才能打这些人的脸。

    “一天二十,一个月岂不是六百?”看着手里的钱,王大挺眼睛都快直了。

    钱真的有这么好赚?

    孟月娥笑着道:“大挺,还要除去成本呢,听芳华说昨晚上摸爬叉的孩子一人三毛,十多个人都三块多了,再加上油和煤炭的钱

    ,一天大概能有十五块钱的利润。”

    “那也很多,我一个月的工钱才六十块,芳华四天就能赚到了!”王大挺开口感叹道。

    “舅,帐不是这么算的……”

    林芳华耐心解释道:“现在八月是爬叉正多的时候,但下个月爬叉少我们就没有爬叉卖了,更何况有人看到我们卖爬叉赚钱,肯

    定也会效仿,到时候肯定就没这么赚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