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未来媳妇儿
    借着抽烟的由头,邵辰起身去了饭店的走廊。

    服务员们正在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着之前的事情,一看到邵辰出来连忙闭上嘴不再说话。

    邵辰点了支烟,亮晶晶的钢质打火机一下子吸引了几个女服务员们的注意力。

    现在她们用的都是两分钱一盒的火柴,至于打火机那可都是稀罕玩意儿,据说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

    而这个长相帅气的小伙子不但有打火机,抽的还是燕京专供的燕京香烟,看来绝对不是一般人啊!

    这么想着,她们看邵辰的眸光瞬间变得热情起来。

    甚至已经有大胆的走了过来,试探性地问道:“这位同志,您有事吗?”

    “我问你们个事儿,如果你们能告诉我,这些就是你们的了。”

    说完,邵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大团结,目测有十来张左右。

    “什么事,只要我们知道的,肯定都会告诉你!”

    看到这些大团结,服务员们顿时激动的双眼放光。

    她们辛辛苦苦一个月也才能拿到四十块钱左右,而这个小伙子居然一下子就拿出了一百来块钱,居然还只是问个事儿!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啊!

    邵辰点了点头,“那好,你们跟我说下里面那位女同志的事,她跟刚才那个女服务员怎么了?”

    女同志?

    那个说会让王盈盈三个月内下岗的小姑娘?

    王盈盈去后厨点菜不在这里,几个服务员虽然有些迟疑,到底还是抵挡不住大团结的诱惑,很快便将上次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

    地讲给了邵辰听,包括林芳华临走时撂下的狠话。

    她们说完,邵辰一根烟也刚好抽的只剩了个烟屁股。

    他把烟屁股丢在地上踩了踩,将大团结分给几个服务员之后便面色如常地坐回了原位。

    这个时候,王盈盈也刚好把一道菜松鼠桂鱼端了上来。

    鱼炸的金黄,端上来时浇上滚热的汤汁,顿时发出“吱吱”的响声,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王大挺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

    农村也有鱼,但最多也就用水煮着吃,再奢侈一点就放两滴油进去,哪像现在这样讲究?

    “舅舅,快趁热吃。”

    邵辰夹起一大块鱼肉放进了王大挺面前的盘子里。

    王大挺张嘴吃了一口,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这鱼是咋做的,恁好吃啊!”

    外酥里嫩,唇齿留香,这是他从小到大吃过最好吃的鱼了。

    国营饭店果然名不虚传啊!

    “舅舅,松鼠桂鱼是南方那边的做法,把鱼抹上调料放进油锅里炸一下,再用油把番茄和葱姜蒜烧出香味,淋上去就行了……”

    邵辰说的简单,王大挺却听的直瞪眼睛,“啧啧,这得多浪费油啊!芳华你没吃过这鱼,多吃一点,我听说吃鱼最补脑子了!”

    他正想劝自家外甥女多吃,却见邵辰将夹起的鱼肉细细挑了刺,然后放进了林芳华的盘子里。

    就连林芳华也想不到邵辰居然会这么做,连忙朝他笑了笑,“谢谢啊!”

    “不用谢。”

    邵辰也回了林芳华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和谐的一幕,顿时晃花了姜浩然跟王大挺的双眼。

    忽然间,王大挺就觉得这道松鼠桂鱼不怎么好吃了。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

    就好像是自己家里一直珍藏着的宝贝,被坏人给惦记了一般……

    清了清嗓子,他有些郁闷地开口,“好吃是好吃,不过现在要是能给我来一份红烧肉就更过瘾了!”

    听到这话,不远处等着上菜的王盈盈看他的眼神就带上了一抹鄙视。

    农村人就是没见识,就算是跟燕京人在一起吃饭,也改变不了他们乡巴佬的本质!

    于是上第二道葱烧海参的时候,王盈盈便忍不住用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介绍道:“这道菜叫葱烧海参,里面的海参是从郡海那边

    特意运过来的,一般人可吃不起,你们两个就趁着这个机会尝一下吧!”

    言下之意就是两人根本就吃不起,沾了别人的光才能吃上的,能多吃就多吃一点吧!

    这带着讽刺意味的话听的林芳华眉头微微一蹙,王大挺却还没有反应过来,忍不住瞪大眼睛顺着她的话接了下去:

    “从郡海运过来的?这得老贵了吧!”

    王盈盈得意地一笑,“是啊,一份要二十五块钱呢!”

    说完便弯腰准备把菜放到桌子上,只是不知道脚下好像绊到了什么东西,一个没站好,她手里的托盘瞬间脱手,满满一盘菜整

    个都浇在了姜浩然身上。

    也幸好姜浩然皮糙肉厚,这才没有被烫伤,不过他天蓝色的衬衣却整个都变了颜色,看起来格外的狼狈。

    姜浩然疑惑地看了邵辰一眼,他怎么好像看到是辰哥伸脚绊的女服务员?

    不过辰哥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于是姜浩然只得配合着拍着桌子站起来,“你这人怎么笨手笨脚的啊,到底会不会上菜啊!”

    王盈盈这才从呆愣中回神,连忙开口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便手忙脚乱地拿出手帕,想替姜浩然把衣服上的脏污给擦掉,结果却越擦越脏。

    姜浩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他求救般地向邵辰看过去,想从他眼中得到一点提示。

    邵辰又往林芳华面前的盘子里放了一块挑好刺的鱼肉之后,这才面色平静地开口,“既然连上菜都不会,那就把饭店的负责人找

    来,让他们换一个服务员吧!”

    只要能达到目的,他不介意在适当的时候用上一些小手段。

    欺负自己还好,但是想欺负他未来的媳妇儿?

    别说门了,连窗户都没有!

    听到邵辰的话,王盈盈猛然抬头望向他。

    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这个燕京口音的年轻小伙子一定是在帮那个农村小姑娘报复自己的!

    不过能在国营饭店里上班的,哪个没有一点关系?

    而她的关系,又是所有服务员中最硬的。

    就算是这两个年轻人是从燕京里来的,还能真有本事让自己下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