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兄弟阋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谁能想到那被韩家寄予厚望,甚至有望争夺今年翡翠王称号的天价翡翠竟然赌垮了!

    顿时,整个会场的内皆是一片哗然!

    而作为承办方的韩家更是在今年的云城展销会上丢尽脸面,成为这张展销会最大的笑柄!

    一些曾经见证过顾枫与韩镇宇争夺那块天价毛料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同样大吃一惊,纷纷慨叹顾枫运气之好,否则极有可能顾枫接盘。

    但是王传雄想到当初顾枫如此干脆利落便决定放弃竞价,心中倒是隐隐的感觉也许顾枫早就看出那块毛料有问题。

    王传雄自己都差点儿被自己这种猜测惊吓到。

    要知道当初不仅是自己就是韩镇宇身边的顶级玉石鉴定专家都认为那毛料一定能涨,顾枫又没有长第三只眼,怎么可能预见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呢?

    上午解石,下午拍卖。

    上午的解石大会在韩家解出废料的轰动消息之中结束。

    韩长勋脸色难看的将韩镇宇叫到一旁,跟着回到韩家。

    至于韩家家主继承人的消息,只能暂时缓一缓了。

    沈曼青算是彻底对顾枫心服口服了。

    便直接央求顾枫帮忙看毛料。

    顾枫拗不过沈曼青,只好随意帮其选了几块毛料,不过,为了避免引起轰动,让其不要当着众人的面解开。

    虽然沈曼青十分想确认那毛料是否真有翡翠,不过,心知顾枫不想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只好耐着性子等回去之后再解毛料。

    顾枫倒是不想这么麻烦,早就看好了上午解石大会解出来的几块翡翠。

    尽管,价格比毛料昂贵多了,但是,胜在简单低调。

    不过,此刻的顾枫可以说是一贫如洗,捉襟见肘,身上的钱并不多,而沈曼青手上的钱也大多买了毛料。

    顾枫只好朝曲邦国开口借钱。

    曲邦国见顾枫难得朝自己开口,却是喜不自禁,更是从未想过再收回这些钱。

    在曲邦国看来,无论再多的钱,只要能与顾枫交好,便是都是值得的。

    虽然曲邦国一再声明不用顾枫还钱,不过,顾枫还是给曲邦国留下了欠条。

    而且,曲邦国一下就给顾枫调集了将近三亿的资金供顾枫挥霍,这倒是让顾枫哭笑不得。

    顾枫想了想,却也只拿了其中的一亿,便已经足够了。

    其他然见曲邦国跟在顾枫身边,以为顾枫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毕竟,曲邦国在玉石行业的声誉与地位,值得他们给这个面子。

    所以,在顾枫拍卖翡翠的时候,遇上顾枫大都的敬而远之,这倒是让顾枫能以相对的便宜的价格买到自己需要的玉石。

    好在顾枫买到自己需要的玉石便立刻收手,这倒是让负责拍卖的主持人长松了一口气。

    若是让顾枫继续这样搞下去,那自己的饭碗铁定砸了不成。

    回到酒店,沈曼青估算了一下手中的玉石,已经足够曼莎玉器店的消耗,便打算等顾枫回来与其商量一下,明天一早便离开云城,返回清水市。

    入夜,韩家!

    韩镇宇的房间不时传出打砸瓷器以及咒骂的声音。

    “混蛋!”

    “这绝对是个阴谋!”

    ……

    来汇报沈曼青打算离开云城消息的周建龙站在一旁的角落惴惴不安。

    心道自己先前已经提醒过对方,谁让你不听我的?

    “韩少,不过一时之挫折,无需介怀。

    大不了明年再一鸣惊人便是了。”

    周建龙硬着头皮讨好道。

    “你懂个屁!

    老爷子本来要趁机宣布我为韩家家主继承人的,这下彻底泡汤了!”

    韩镇宇恶狠狠的骂道!

    “什么人?

    连规矩都不懂!”

    正在气头上的韩镇宇见有人胆敢不敲门便闯进自己的房间便直接破口大骂。

    “送你上西天的人!”

    对方一身夜行衣,黑巾蒙面,看不清楚容貌。

    “你们敢什么?

    这可是韩家!

    韩家护卫队的人呢?

    来人,快点儿来人!”

    韩镇宇见房间里一下便进来七八个来意不善的黑衣人,顿时脸色一变,惊恐的朝门外喊道。

    “兄弟们,送韩少上路!”

    为首的人冷冷的说道。

    顿时其他人便一拥而上,瞬间便将韩镇宇擒住,直接用绳子绞杀!

    “老大,这还有一个人!”

    干净利落的将韩镇宇绞杀之后,便指着一旁吓得双腿发软的周建龙恶狠狠道。

    “也送他一起上路吧。

    黄泉路上,有他陪着韩少,起码韩少也不会太孤单!”

    为首的人淡淡道。

    “好汉,饶命,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听到,求好汉饶命啊!”

    周建龙直接双膝跪地,磕头求饶。

    “送他上路!”

    冰冷的话语如同利剑!

    很快,整个房间便被布置成自缢的场景。

    “不错。”

    那为首的黑衣人点点头,取下黑巾,赫然便是韩青山!

    “既然这里已经处理好了,那我们便去与二少汇合吧。”

    说着,韩青山一挥手,便大摇大摆的带着人从韩镇宇的房间走了出来。

    而在韩长勋的房间中,韩长勋的脖子上架着两把利刃,韩长勋的对面坐着韩正宇。

    “逆子,你这个逆子!

    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韩长勋怒目而视,没有想到韩正宇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韩少,已经送韩镇宇上路了!”

    韩青山恭敬的朝韩正宇拱拱手,丝毫没有介意韩长勋在旁边,如同将其当成了一个死人。

    “逆子!

    你竟然对自己兄长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你还有没有人性!”

    韩长勋情急之下吐出一口鲜血,手指着韩正宇恶狠狠的怒骂道。

    “呵呵,这是韩镇宇买杀手想让我死于意外的资料。

    若不是我资源够广,够小心,恐怕我的下场比他更惨!”

    韩正宇冷笑一声,淡淡道。

    韩长勋望着散落在自己面前的资料,身体剧烈的颤抖,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他没有想到韩家兄弟两个竟然最后沦落道手足相残的局面!

    “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韩长勋一脸的懊悔。

    韩家二龙夺嫡,他沾沾自喜,殊不知却是这种畸形的兄弟竞争最终让其兄弟阋墙,手足相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