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道貌岸然!
    ..,

    “都说江浙盛产美女,柔情似水。

    我陈某原本还有些不信。

    不过,如今见沈总竟然如此娇俏可人,却也巾帼不让须眉,倒是让我辈汗颜啊。”

    陈希文轻轻的捧了沈曼青一句,倒是并没有急色的将沈曼青拿下。

    对于陈希文来说,若是见到个女人便像是几辈子没有见过女人一般急色的直奔主题,那还有什么乐趣?

    “陈会长,您真是说笑了。

    我这样的庸脂俗粉哪里能入得了您的眼?

    这样,我敬您一杯便离开,省的叨扰您与几位老总的酒局。”

    陈希文那隐晦的充满强烈占有冲动的目光让沈曼青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惊悚感觉,举起手中的酒杯,朝着陈希文遥遥一举,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

    “沈总,真会开玩笑。

    有沈总这么一位漂亮的美女老总加入,我们这帮老爷们求之不得才是,又怎么会嫌弃呢?

    沈总,既然来了就别着急走!

    来人,在这里给沈总添张椅子!”

    陈希文朗声笑道,话还未说完,陈希文身边的人便识趣的给沈曼青让出了一个椅子的位置。

    “来,来,沈总,坐这里,我们把酒言欢,待会儿我还想与沈总好好的深入交流一番呢。”

    陈希文拍了拍身边的人让出的椅子,朝着沈曼青招招手,笑道。

    “陈会长,真的不用了,我的朋友还在另一个包间等我呢。”

    沈曼青听到陈希文的邀请,那笑容瞬间僵在脸上,勉强挤出一笑笑容,婉拒道。

    “这样啊,沈总就请自便吧!”

    陈希文没有想到沈曼青竟然当着这么多人都不给自己面子,脸色瞬间便阴沉下来,本是热情和煦的脸庞也变得面无表情,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目光犀利冷漠的扫了沈曼青一眼。

    “陈会长,这样,我自罚三杯,就当着我向您赔罪好了!”

    陈希文那阴森冷漠的态度让沈曼青的一颗芳心沉入谷底,心底微微一颤,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主动道。

    “沈总,今天陈会长肯让你上桌,是抬举你,给你面子,你知不知道?

    你不要不识抬举!

    今天,你不给陈会长面子,便是不给整个云城玉石协会面子!

    既然沈总可以做到无视整个云城玉石协会,那以后沈总与我们云城的玉石交易也都可以不用继续下去了!

    沈总有如此大的本事,大可以用其他地方的玉石替代!”

    潘忠信闻听沈曼青此言,顿时脸便阴沉下来,冷冷的扫了沈曼青一眼,冷冷道。

    “潘总,你这说是什么话?

    弄得像是我们这群大老爷们欺负人家沈总一个女人似的?

    这要是传出去了,不是让旁人笑话我们云城玉石协会吗?”

    陈希文淡淡的扫沈曼青一眼,尽管陈希文嘴上说得极为客气,却让沈曼青有种毛骨悚然的惊悚感!

    “陈会长,正所谓君辱臣死!

    您陈会长便是代表我们云城玉石协会。

    既然沈总不给陈会长面子,便是看不起我们云城玉石协会。

    那以后她们曼莎玉器店便别想从云城买到一块玉石!”

    潘忠信腾地一下起身,冷冷的望着沈曼青威胁道。

    潘忠信话一出,在座的其他人即便是心中有意见却也不好当着陈希文的面反驳。

    毕竟,反驳潘忠信的话无疑是当着陈希文的面打陈希文的脸。

    为了沈曼青这样一个外乡人,却得罪陈希文这等地头蛇,着实不智,便纷纷都按耐心中的不忿,装作不知。

    而有些存心投机取巧,想要巴结讨好,抱上陈希文这条大腿的玉石商人,便开始不怀好意的望着沈曼青。

    甚至有些做的比较激进的则是当场便划出道道。

    “如果沈总今天离开这个包间,那沈总以后休想从我这里买到一块玉石!”

    “我这里也是!”

    “我也是!”

    “我还会让我的合作伙伴也不允许将玉石卖给沈总!”

    ……

    一时间,在场想要与陈希文拉近关系的玉石商人旗帜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沈曼青没有想到这群大名鼎鼎,在公众面前道貌岸然的玉石商人竟然会联合起来逼迫自己一介弱女子,脸色惨白,贝齿轻咬红唇,迟迟没有低头认输!

    陈希文倒是没有想到沈曼青被这些人逼迫到这种地步竟然还能咬着牙坚持,不由得高看了沈曼青几分。

    不过,沈曼青越是不肯屈服,越是反抗,陈希文对沈曼青的兴趣便越大,想到等会儿沈曼青屈服于自己,那自己便越是兴奋!

    陈希文慢条斯理的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很是享受这种裁决别人生死,将别人掌握手中的如同主宰一般的感觉,待时机差不多,便端起桌前的酒杯,如同高傲的高高在上的皇帝一般巡视到沈曼青跟前,轻轻地抿了一口,主动朝沈曼青伸出了右手。

    “沈总,很荣幸见到你这样的女人!”

    沈曼青望着陈希文那伸出的右手,不解其意,迟疑了一下,还是同样也伸出了右手。

    那滑若凝脂的纤纤玉手落到陈希文手中,便不舍放开!

    这一双细腻冰爽的小手,真不忍心放开,轻拢慢捻抹复挑,这百般妙用,得其一,君王从此不早朝!

    沈曼青没有想到陈希文一握住自己的手便又是揉又是捏,始终不肯松开,顿时便如同被毒蛇在手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一般,有种毛骨悚然的惊恐感觉!

    沈曼青恨不得将杯中的红酒狠狠的泼到对方的脸上,然后像是之前顾枫将王凯等人踹飞一般,狠狠的照着陈希文那张两人作呕的脸庞一脚踹去!

    “沈总,来到我这边做,我们好好的交流一番,少听潘总这些人吓唬你。”

    陈希文说着便要强横的拉着沈曼青的手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尽管陈希文嘴上是商量的语气,可是那话语中却带着不由分说的强迫!

    沈曼青本就性烈如火,她能委屈求全,忍到现在就是考虑到会牵扯到顾枫,会株连到曼莎玉器店,但是此刻陈希文竟然得罪进尺,痴心妄想,哪里还能够忍得下去,银牙一咬,倔强的抽回手。

    “陈会长,这杯就当是我向您赔罪了。

    至于其他的要求,请恕我办不到!”

    说罢,沈曼青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便要转身离开包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