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桃花劫!
    ,!

    丧彪眼角微微眯起,收敛起脸上不屑轻蔑的表情,神情变得凝重,“小子,混哪条道上的?

    报个名号出来。

    刀剑无眼!

    到时候,若是伤了和气可就不好了。”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就你也配和我称兄道弟?”

    顾枫冷冷的瞥了一眼丧彪道。

    “我靠,你他么的挺狂啊!

    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见血!”

    丧彪将腰间的钢制砍刀猛地抽了出来,在手中耍了个漂亮的刀花,凶神恶煞,面目狰狞的冲顾枫呼啸而来。

    顾枫目光清冷如水,漆黑的眼眸闪烁着点点寒光,不等丧彪近前,右手往前一探,擒住丧彪手腕,用力一折,只听得丧彪哀嚎一声,手臂就已脱臼!

    “砰!”

    顾枫一脚踹在丧彪腹部,顿时,丧彪凌空跃起,噗通一声狠狠的四脚朝天摔在地上!

    顾枫弯下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钢制砍刀,轻轻的拍打手掌,发出空旷的回声,那瘦削的身影却散发出无匹的杀气!

    丧彪怀中那身材火爆丰腴的女人见顾枫轻描淡写的就将三人踹飞,两条套着黑色丝袜的大长腿微微发软颤抖。

    若是让她在床上伺候男人,吹拉弹唱,弄玉吹箫,十八般武艺,她是样样精通,保证将男人伺候的舒舒服服。

    可是当面对顾枫这等凶神恶煞,面目狰狞的魔头的时候,她就宛如待宰的鸡仔一般,瑟瑟发抖!

    顾枫走到那丰腴的女人身边,望了一眼女人脚下的一滩水渍,皱了皱眉,这女人竟然被直接吓尿了,摇了摇头,径直往趴在地上的丧彪走去。

    “你要干什么?”

    当那冰冷的钢刀轻轻的拍打脸颊,顾枫眼中那近乎冰冷无情的眼神,丧彪只感到浑身战栗,如同被死神盯上了一般!

    “已经很少有人敢对我动刀了。

    刚才是哪一只手握的刀呢?”

    顾枫手中的钢刀轻轻的划过丧彪的手腕,似乎在调整角度,准备将丧彪的手一刀剁下!

    “哥,哥,兄弟错了!

    我再也不敢了!

    放兄弟一马吧!”

    顾枫那冰冷无情的目光让丧彪感到心悸,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大魔头!

    “现在知道错了?

    早干嘛去了?

    你不是要我见见血吗?”

    顾枫冷冷的瞥了一眼丧彪,一脚踩住其的手腕,将手中的钢刀竖起来径直插入了丧彪那五指齐张的手掌之中!

    丧彪的小拇指被冰冷的钢刀齐根斩断!

    “啊!”

    十指连心!

    空旷的郊野回荡着丧彪那撕心裂肺的哀嚎!

    “这一刀是给你一个教训,下一次,若是还敢拿刀冒犯我的话,剁掉的就是你这双手!”

    顾枫拔出钢刀,蹲下身子,将刀柄递到丧彪的右手里,笑眯眯的望着丧彪。

    “知道到了医院怎么和医生说吗?”

    “知道,知道,我削苹果不小心削到手了……”

    丧彪望着顾枫那如同恶魔一般的笑脸,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勉强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彪哥,就这么放过那个小白脸吗?

    也太便宜他了吧?

    ”

    等顾枫和王建国扬长而去之后,牛二蛋和李二狗这才敢大着胆子跑到丧彪跟前。

    “我靠你妈的!

    你他么的瞎了眼啊!

    老子的手指被你踩到了!”

    丧彪杏目圆睁,睚眦欲裂!

    牛二蛋一抬脚,赫然正是丧彪的一小节小拇指。

    饶是牛二蛋手黑心狠,见顾枫竟然真敢剁掉丧彪的小拇指来杀鸡儆猴,亦是不由得心颤胆寒!

    “彪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牛二蛋小心翼翼的望向丧彪。

    “还能怎么办?

    他么的赶紧送老子去医院,把手指接上!

    卧槽你老母!

    老子今天被你害惨了!”

    被牛二蛋扶起来的丧彪抬脚就狠狠的踹了牛二蛋一脚,骂骂咧咧道。

    “彪哥,我去把嫂子扶起来。”

    李二狗瞥到不远处被吓瘫跪坐在地上的女人,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过去,接着将对方扶起来的机会手径直顺着那纤细腰线滑到她那丰腴的屁股上。

    都他么的,老子终于能抓一把了!

    真大!真软!真他妈的的软和!

    怪不得彪哥玩了这女人这么久,还不腻!

    嗯?

    李二狗抽回手,放到鼻尖下,皱了皱鼻子,嗅了嗅。

    他么的,怎么还有一股尿骚味?

    靠,这娘们……

    顾枫那冷血无情的一刀将丧彪的手指剁掉,让王建国不寒而栗!

    一别三年。

    若不是顾枫那熟悉的面孔,王建国都不相信眼前的这位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干嘛?

    死胖子?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被吓傻了?”

    顾枫察觉到王建国望向自己目光中流露称呼的异样,不由得笑骂道。

    一声“死胖子”将王建国重新拉回到两人一起上树摸鸟蛋,下河捉泥鳅的记忆中。

    “靠,你他么的还有脸说!

    你不知道,你他么的刚才吓死老子我了!”

    王建国照着顾枫的胸口就是一拳,拳很重,情更重!

    顾枫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若是在过去的那三年,凡是有人敢如此袭击自己,顾枫早就一脚将对方踹飞了。

    顾枫却很是珍惜和王建国的友谊,硬生生受了王建国一拳。

    “对了,枫哥,这三年你去哪儿了?

    你不会是去混道上去了吧?”

    王建国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担忧。

    想到过去那三年,顾枫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黯然的神色。

    “算了,最重要的是兄弟你回来了。

    从今以后,我们太平双雄又要重出江湖了!”

    王建国见顾枫似乎有难言之隐,话题一转,打着哈哈将刚才的话题遮掩过去。

    “对了,你回家,有没有见到住到你家里的那位村里希望小学的刚来的美女老师?

    啧啧,说说吧?

    你要怎么报答兄弟?”

    “该不会是你这死胖子让那女人住到我家里去的吧?”

    顾枫闻言不由得回过味来。

    “不然,你以为呢?

    你是不知道当初有多少人想让杨老师住到他们家去。

    最后还是你兄弟我力排众议,让人家杨老师住到你的房子里的。

    你想想要不是我,你会有这等桃花运?

    和美女老师住在一起哎!

    光是想想做梦都能笑醒!

    这可是多少男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王建国一脸猥琐的向顾枫邀功请赏,谄媚道。

    桃花运?

    桃花劫还差不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