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它是狼不是狗!
    ,!

    当顾枫回到家的时候,杨诗琪正俯下身子趴在小方桌上批改学生的作业。

    不知道是因为杨诗琪二十多年清清白白的身子在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被顾枫看光了。

    还是因为杨诗琪并没有那么保守封建,倒是没有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水洗白牛仔热裤堪堪遮住屁股,让那两条修长健美的大长腿显露出来。

    天蓝色的吊带背心,傲人的曲线呼之欲出,顾枫居高临下,一抹雪白在眼底一闪而过。

    “你回来了?”

    杨诗琪抬头望向了一眼顾枫,轻轻的拉了拉领口,主动和顾枫打招呼道。

    “嗯。”

    顾枫点点头,不动声色的将目光从杨诗琪那傲人的曲线上面收了回来,淡淡道。

    “你不是说去打野味吗?

    怎么还从哪里抱来了一条小狗?

    蛮可爱的。”

    杨诗琪抱起一旁乖乖的蹲在一旁的小狼崽,亲密的抱在怀里。

    “这不是一条小狗,而是一条小狼崽。”

    顾枫指着杨诗琪抱在怀中的小狼崽,郁闷道。

    “怎么可能?这明明是一条可爱听话的小狗狗!”

    杨诗琪闻言一脸的难以置信。

    “狼与狗的很好分辨的。

    狼的尾巴是垂下去的,而狗的尾巴是翘起来的。”

    顾枫只好一把接过小狼崽,然后指着尾巴仔细为杨诗琪解释道。

    杨诗琪估计养尊处优惯了,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一无所知。

    “啊,它真的是狼啊!”

    杨诗琪想到刚刚自己像是抱小狗一般把一条小狼崽抱在怀里,不禁心有余悸,脸色煞白。

    “放心,它现在只是条小狼崽,并没有什么威胁性。”

    见杨诗琪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顾枫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这样啊。

    那既然以后我们都要生活在一起,不如给它取个名字吧?”

    杨诗琪听顾枫这样说,倒是不再惧怕小狼崽,而且小狼崽对杨诗琪极为亲近,杨诗琪更是再次将小狼崽抱在怀中。

    “既然你刚才将它认成了狗,要不就叫它阿狗吧。”

    顾枫瞥了一眼被杨诗琪抱在怀中的小狼崽,随口说道。

    “哦呜……”

    显然,小狼崽并不满意阿狗这个名字,不仅极为人性化的扭过头,更是可怜兮兮的望着杨诗琪,像是在撒娇,卖萌。

    这一下,杨诗琪那少女心顿时就泛滥开来了,抬头望向了顾枫。

    “你看它好像不满意这个名字,要不再换一个吧?”

    顾枫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要不以后就叫它旺财吧,招财进宝,挺喜庆的。”

    “噗……你这是将狼当狗养吗?”

    杨诗琪见顾枫一连给狼起了两个名字都是狗的名字,顿时就忍俊不禁。

    “说不定它就喜欢这样的名字呢?

    来,让我问问它,它是喜欢叫阿狗还是叫旺财?”

    顾枫没有理会杨诗琪的冷嘲热讽,扭过头望向了杨诗琪抱在怀中的小狼崽。

    “我这个人是相当民主和尊重言论自由的。

    现在给你个机会,让你选择你自己的名字。

    你说。

    你是喜欢阿狗这个名字呢?

    还是喜欢旺财这个名字?”

    顾枫停顿了三秒钟,就紧接着道,“嗯,既然你没有开口说的话,那我就当你喜欢旺财了。”

    杨诗琪目瞪口呆的望着顾枫就这样将小狼崽的名字定了下来。

    人怎么可以无耻道这个地步?

    小狼崽竟好像是听懂了顾枫的话一般,一个劲的往杨诗琪的怀里拱,似乎相当不满顾枫就这样草率的给自己这条狼取了个狗的名字。

    “你看它好像并不喜欢你给取的这名字哦。”

    杨诗琪揶揄的望着顾枫。

    “哦,你不想要这个名字?”

    顾枫伸手揪着旺财的小耳朵,笑眯眯的问道。

    小狼崽竟然露出拟人化的求饶的神情,逗得杨诗琪咯咯的笑了起来。

    “看它的毛色是黑灰色的,要不干脆就叫它汹吧?”

    杨诗琪张口沉吟道。

    “汹,听起来都是蛮不错的,那就叫汹好了。”

    顾枫闻言点点头,倒是没有反驳。

    毕竟,要是真像是顾枫说的给一头狼起一狗的名,多少差点儿意思。

    顾枫说罢,抬起汹的两条前腿,拎到杨诗琪的跟前,“汹,还不谢谢你琪琪姐赐名,要不你就只能叫旺财了。”

    “呸!谁是它姐了?”

    杨诗琪闻言啐了顾枫一口。

    天色渐晚,顾枫见杨诗琪还有作业要批改,便开始动手准备晚餐。

    家中并没有余粮,好在花椒,八角,大料,葱姜蒜等调料一应俱全,再加上自己在虎头山捕获的野味,山鸡,倒是能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叫花鸡。

    顾枫将开水烧开,用热水将鸡毛烫一下,褪掉鸡毛,然后将鸡开膛破肚,清洗干净,然后把料酒,生抽等涂抹在鸡身的内外。

    接着又将采摘到的香菇,木耳等其他山菜剁制成馅塞入鸡腹之中。

    将本用来包裹几尾鲫鱼荷叶放在沸水中稍微烫一下,然后将用其包裹鸡身,最后将黄土和泥包裹在荷叶外面。

    顾枫将柴火架鸡的上面,点燃,将鲫鱼洗净,穿在铁丝上,放在火上烧烤,没有过多久,鲫鱼表面就泛黄,散发出阵阵香气。

    此时,杨诗琪刚好批改完作业,慵懒的伸展着腰肢,琼鼻嗅到那阵阵扑鼻的烤鲫鱼的香味,一双美眸不由得亮了起来。

    来杏花村这么久了,每天早晚都是方便面,中午学校食堂的饭菜也是十分清淡。

    “顾枫,你做了什么饭?

    好香啊!”

    杨诗琪嗅着鼻尖那浓浓的香味,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那烤的已经泛着金黄的鲫鱼,食欲一下就被勾了起来,狠狠的吞咽着口水。

    杨诗琪身边的汹同样可怜兮兮的吐着舌头,一双眼睛泛着绿光同样盯着顾枫手中刚刚烤好的鲫鱼。

    “叫花鸡还没有好,你要是饿了的话,先吃点儿烤鲫鱼吧?”

    顾枫伸手将一条刚刚烤好的鲫鱼撒了些盐和调料,递给身边的杨诗琪,然后又扔了一条给汹。

    汹一口就将顾枫扔到跟前的烤鲫鱼囫囵吞枣咽了下去,丝毫不怕被鱼刺卡到。

    杨诗琪见顾枫不仅烤好鲫鱼还细心为自己撒好盐和调料,望着火堆旁细心烤着鲫鱼的顾枫,心底的某根心弦似乎被轻轻地的拨动了一下。

    对于顾枫看走自己珍藏了二十多年的身子心底也没有那么膈应了,那满是铠甲包裹的心扉仿佛也打开了一般,连带着望向顾枫的目光都变得温柔了一些。

    “你这烤鱼真香,真好吃啊!”

    杨诗琪张口红润的嘴唇轻轻的咬了一口,齿颊留香,简直就是人间美味,此刻也顾不得什么淑女风范了,大快朵颐,对顾枫的手艺更是赞不绝口。

    顾枫淡然一笑,没有多做解释。

    自己何止是烤鱼在行,即便是烤蛇,烤野猪也是信手拈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