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算你还有良心!
    ,!

    李长河艰难的从地上摇椅晃的爬了起来,意识到有顾枫在,自己的计划泡汤了,不甘心的扫了赵玉兰一眼,这才踉踉跄跄的跑出堂屋。

    “你们这对狗男女!

    你们给老子等着!

    老子要是不整死你们,老子跟你们姓!”

    李长河指着顾枫,恼羞成怒的骂道,生怕顾枫出来,一溜烟如同兔子一般从赵玉兰家中蹿了出来!

    赵玉兰匍匐在地上,眼神中充满了绝望和无助。

    顾枫心底一软,走到赵玉兰跟前,将手伸到了赵玉兰的眼前。

    赵玉兰望着顾枫伸到跟前的大手,迟疑了一下,咬咬牙,握住了顾枫,从地上爬了起来。

    “顾枫,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

    赵玉兰站起来,缩回手,一脸感激的说道。

    “小事一桩而已。”

    顾枫丝毫没有将其放在心上,也不想让赵玉兰觉得自己是在怜悯她,故作轻松的说道。

    “李长河为人睚眦必较。

    现在你得罪了他,他肯定是要秋后算账的!

    而且,李长河身为杏花村的村长,若是有心为难你,有很大办法给你穿小鞋。

    过段时间,村里就要承包分地,我估计他会拿这件事刁难我们,这可如何是好啊?”

    赵玉兰想到李长河的话,精致白皙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忧愁的阴霾。

    “放心吧,总会有办法的。”

    顾枫笑着安慰道,然后取出卖掉赵玉兰金银花的两百块钱朝赵玉兰递了过去,“对了,这是你托我卖掉金银花的二百块钱。”

    “啊?这么多?

    平时的话,这些金银花,我到县城去买,能有五十就不错了呢。”

    赵玉兰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不过还是伸手去接过顾枫递过来的两百块钱,两手相触,滑若凝脂。

    不知何时,赵玉兰领口的纽扣已经不堪重负崩开,显露出傲人的上围,勾勒出惊人的弧线。

    “啊~”

    赵玉兰察觉到顾枫的目光,惊醒过来,赶紧用手将领口往里边扯了扯,捂住领口,脸颊泛起一抹醉人的红晕。

    顾枫尴尬的转过头,挪开目光,淡淡道,“天色不早了,我先走了。”

    “嗯。”

    赵玉兰轻轻的点点头,待回过神来,想要出去送送顾枫,手刚松开,衣领有敞开,赶紧惊慌失措的捂住。

    顾枫来打家门口,推了推门,杨诗琪竟然在里边反锁了,顾枫苦笑一声,没有想到这女人警惕性倒是挺高的。

    许是汹听到响动,低吠不止,将杨诗琪吵醒,传出杨诗琪推门的声音。

    听到杨诗琪走出堂屋的声音,顾枫便等在门口等杨诗琪来开门。

    “谁啊?”

    庭院的灯打开,隔着房门,传来杨诗琪警惕谨慎的声音。

    深更半夜,杨诗琪独自一人在家,却是不敢贸然给旁人开门。

    “我,顾枫。”

    顾枫笑道。

    “哦,等一等。”

    杨诗琪听到是顾枫回来了,应了一声,便听到她手忙脚乱开门的声音。

    房门打开,顾枫推门走了进去,却见此时杨诗琪穿着一件粉色真丝丝绸睡衣,睡衣的裙摆露出踩着棉布拖鞋的玉足。

    杨诗琪这个女人未免太过于高估顾枫的定力,以及低估了她的魅力了吧?

    杨诗琪明明知道她此刻是和一个正常的男人合租,难道还不知道在穿着方面注意一下吗?

    顾枫将目光收回,深吸了一口气,收敛心神。

    杨诗琪显然没有顾枫想得那么多,待顾枫进门之后,随手将门关上,随口问道,“这么晚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呢。

    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那株紫灵芝卖出去了吗?”

    “嗯,卖了五万多块钱,不过花了一万多,还有四万多块钱。”

    顾枫点点头,倒是没有隐瞒。

    “哇,那紫灵芝这么值钱吗?”

    杨诗琪诧异道。

    “正好碰到有人高价收购紫灵芝,时机凑巧罢了。”

    顾枫笑了笑,沈曼青病情好转,恐怕之后紫灵芝的价格就没有现在这般离谱了。

    “对了,你吃完饭了吗?

    我回来的时候,路过县城的s县小吃店,顺便给你带了一份鸭腿面。”

    顾枫将手中的鸭腿面递给杨诗琪。

    杨诗琪下班回到家本打算将昨天剩叫花鸡和鲫鱼汤热一热,解决晚饭,不过,却怎么做都不是昨天晚上的味道,杨诗琪随便吃两口,便都便宜了汹。

    顾枫不说,杨诗琪还不觉得,他一提,杨诗琪默默微微凹陷的小腹,还真的有些饿了,挑挑眉,顺手接过顾枫手中的鸭腿面。

    “哼,算你还有点儿良心,知道给我带一份。

    不过,这份小吃店的老板倒是蛮贴心的,故意没有将面煮的时间过长,而且将面,面汤,鸭腿,分开盛放。

    否则,现在这面得坨成一坨了。”

    顾枫倒是没有想到肖淑云竟然如此的体贴细心,对其印象又好了几分。

    来到堂屋,杨诗琪将盛放在一次性餐具的中的面条,面汤,鸭腿倒在大碗中,此时,正值盛夏,而且鸭腿面还带着温度,杨诗琪索性也不热,直接这样吃了。

    “这么晚了,你竟然还没睡?”

    顾枫瞥到茶几上还有几份没有批改的作业本,不免有些诧异。

    “杏花村的教育条件还是太差。

    目前的师资力量还是跟不上,学生开始的学习基础没有打好,现在只能让他们多用用功了,否则,等到了更高的年纪,和外边的孩子相比,差距会更大。”

    杨诗琪见顾枫翻看茶几上的自己批改过的作业本,夹起一筷子面条吃了一口,叹道。

    “嗯,确实如此。”

    在杏花村土生土长的顾枫深有感触的点点头。

    “对了,你以后什么打算吗?

    杏花村希望小学的学校后勤部还有空闲的职位,你要不要来?

    虽然工资并不高,但是已经足够你生活了。

    你刚从外边回来,村里的地都没有分到,总不能坐吃山空吧?”

    杨诗琪特意打听了一番顾枫的身世,知道顾枫并不坏,而且对顾枫的印象还可以,便想着帮顾枫谋一份职业。

    听了杨诗琪的话,顾枫倒是有些哭笑不得,没有想到杨诗琪竟然想着将自己也弄到希望小学中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