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睁眼说瞎话!
    ,!

    “砰!”

    只听得一声巨响,只见张海鹏那硕大如猪一般上百斤的肥肉,竟然被顾枫一脚踹飞,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径直落到那满桌丰盛菜肴的圆桌之上!

    哗啦!

    圆桌之上的酒杯,碗碟碎成碎片,滑落满地!

    而端坐在圆桌前的老总们,措不及防,遍布狼藉!

    坐在老总怀中的女人们则如同惊弓之鸟一般惊声尖叫起来!

    “我靠你妈!”

    腹部剧烈的疼痛终于让张海鹏恢复了意识。

    想到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被顾枫一脚踹飞,可算是丢尽了脸面,顾不得身体的疼痛,起身拎起一旁的红酒鹏,面目狰狞的呼啸着冲顾枫而来。

    “找死!”

    顾枫冷冷的看了张海鹏一眼,抬起脚,照着张海鹏又是一脚,张海鹏再次倒飞了出去!

    这次,顾枫含怒出手,张海鹏趴在遍布狼藉的地板纸上,艰难的挣扎了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顾枫并没有打算放过张海鹏,拎起一个红酒杯,用手轻轻的在瓶口是一削,顿时,那玻璃制成的红酒杯如同被仪器精确切割了一般光滑!

    围观的数位老总,此刻,再也镇定不了,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顾枫笑眯眯的望向了张海鹏,张海鹏只感到背后冒出丝丝的冷气,浑身的衣服瞬间湿透,如同刚刚穿着衣服沐浴过一般,而在张海鹏的眼中,顾枫就如同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直面顾枫的压力,让张海鹏几近崩溃,宁愿死了也不愿意面对顾枫这样的恶魔!

    顾枫微微一笑,擒住张海鹏早就僵硬的下颚,将整瓶红酒直接如同灌鸭子一般,径直灌了进去!

    而张海鹏此刻却如同被点了穴一般,一动不动!

    顾枫如法炮制,将墙角放置的数瓶红酒,依次整瓶的灌入到张海鹏的嘴中!

    奇异的是,张海鹏的肚子如同永远装不满的水袋一般,竟然都能装的进去这么多的红酒!

    望着顾枫慢条斯理的将一瓶瓶的红酒灌进张海鹏的肚子中,围观众人脸上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惊恐的神色,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发觉,他们的双腿在颤抖,仿佛在他们的肩膀上轻轻一拍,就可以让他们跪下去!

    他们没有想到顾枫看起来斯斯文文,下起手来,却如此的狠辣果决!

    当顾枫将最后一瓶红酒灌进张海鹏的肚子中之后,才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众人。

    仿佛刚才做的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

    而不受顾枫控制的张海鹏那肚子中的红酒此刻却如同喷泉一般喷了出来!

    “你刚才打白总一巴掌?”

    顾枫望向白露那红肿的一侧脸颊,淡淡的望着季仁山。

    “是我打的又怎么样?

    我便是宏远地产的老板,我不相信你敢动我!

    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的话……”

    季仁山企图用自己的身份来压制桀骜不驯的顾枫,他相信,只要自己说出自己的身份,顾枫绝对不敢动自己一根汗毛!

    “啪!”

    “砰!”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紧接着便是一声沉闷的撞墙的声音!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顾枫竟然一巴掌将大腹便便的季仁山煽倒,更是直接撞到了墙上,瞬间季仁山的脸颊都红肿起来!

    季仁山只感到脸颊火辣辣的疼,口腔之中已经分不清是血液还是唾液,只感到一阵阵的血腥的味道在蔓延,下巴更是直接脱臼,狠狠的吐了一口,不知道是血还是唾沫,更是夹杂几颗牙齿!

    白露被顾枫这疯狂的行为吓得脸色惨白!

    “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一道威严庄重的声音响起。

    白露回头一看,只见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冷冷道。

    怎么是他?

    汪城河,太平县商会会长!

    这下可糟了!

    汪城河刚想要开口申斥这里发生的暴行,不过当他目光落到不远处正意味深长的望着自己的年轻人到时候,不由得心头一跳,却是看也不看躺在地上的张海鹏与倚靠在墙角的的季仁山,径直快步恭敬的走到顾枫的跟前,见顾枫朝自己使了个眼色,这才硬生生止住了那一声“顾先生”!

    汪城河心知顾枫也许不想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也便只好按照顾枫的心意来办事。

    汪城河并不是别人,便是顾枫在去往清水市的同一趟列车上遇到的那位突发心肌梗塞的老者!

    汪城河醒转过来,想要朝顾枫这个年轻人道谢的时候,顾枫却早就踪迹全无。

    好在汪城河有朱鹤亭的名片,汪城河找到朱鹤亭之后,再三向朱鹤亭保证绝对不会主动打扰顾枫,只是想要知道顾枫的名字,以及联系方式,住址等,朱鹤亭这才答应将有关顾枫的信息交给汪城河。

    汪城河得到顾枫的信息,就像是他对朱鹤亭保证的一般,从未主动却寻找顾枫,即便是心中数次产生过这种想法,不过还是被其生生的压制住了。

    如今再次得见恩人,汪城河的心里怎么能够不激动?

    不过,汪城河见顾枫并未想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心领神会,冷冷道,“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汪会长,刚才季总,张总逼迫我喝酒,我不从,我的朋友顾枫看不过去,便与他们发生了冲突。”

    白露尽量将顾枫的过错轻描淡写的揭了过去,主动说道。

    “既然是季总,张总他们不对在先,那这位顾先生便是没有过错。

    今天我就倚老卖老,做个主,今天这事就过去了。

    谁都不许再提!

    这太平县虽然不小,却也不大,若是被我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到时候不要怪我姓汪的不讲情面!”

    汪城河冷冷的扫了在场的诸位老板一眼。

    顿时,众人便都傻眼了!

    这次本是由季仁山与张海鹏牵头宴请太平县商会的会长汪城河,谁成想汪城河迟迟不来,季仁山等人耐不住寂寞,便点了几个小姐出台。

    本以为汪城河会站到他们这一边,却没有想到汪城河张口便将屎盆子扣在了季仁山等人的头上!

    竟然只凭着白露的一面之词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瞎子都能看得出来是顾枫狠揍一顿季仁山与张海鹏吧!

    汪城河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汪城河是不是老糊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