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时机未到!
    ,!

    钟静萱听了顾枫的话之后,顿时就笑了,转过身,看也不看,便指着被顾枫打断两条手臂,两条腿的何明远,笑道,“那你能解释一下这位受害人是怎么受伤的吗?”

    “这位警察同志,麻烦你看清楚再说,免得冤枉好人。”

    顾枫淡淡的说道。

    “我还冤枉好人?”

    钟静萱怒极反笑,便听到何明远大惊小怪的声音,“哎,我没事啦?”

    这怎么可能?

    钟静萱檀口张开,仿佛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刚才还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伤痕累累的何明远,此刻却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在自己面前蹦跶!

    围观的众人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同样感到有些难以置信,刚刚何明远明明被顾枫用拖把杆敲断两条腿,两条手臂,那骨骼咔嚓断裂的声音,那何明远声嘶力竭的哀嚎声,依县荡在耳边,何明远成了废人一个,怎么此刻却如同没事人一样?

    “警察同志,不知道现在您要用什么罪名将我带到警察局呢?”

    顾枫递给肖淑云一个放心的眼神,云淡风轻的问道。

    “你……”

    钟静萱恨得牙痒痒,肺都要气炸了。

    她还从未想过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可是偏偏却抓不到对方任何把柄。

    “何明远,你刚刚是不是与这个人发生冲突,他有没有对你实施暴力行为?”

    钟静萱铁青着脸,望向了何明远。

    何明远想到自己的老婆肖淑云极有可能被顾枫给睡了,尽管肖淑云与自己离婚了,但是曾经也是自己的老婆,就这样被顾枫睡了,而自己还一毛钱都捞不到,哪里肯咽得下这口气!

    本想趁机将顾枫弄到警察局去,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莫名其妙的完好如初,而且,想到不可一世的鸡窝哥竟然都要喊顾枫一声枫哥,何明远顿时便打消了趁机报复顾枫的想法。

    而且,何明远自己屁股底下也不干净,若是进了局子里,那自己干的那些腌臜事迟早会被翻出来,那可真就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找死了!

    “没有,没有,警察同志,我想你们可能搞错了吧。”

    何明远赶紧摇头,如同拨浪鼓一般椅个不停。

    “没有?”

    钟静萱立刻便傻眼了,刚才何明远那一副要和顾枫拼命的样子依旧历历在目,没有想到一转眼却转而维护顾枫!

    “警察同志,就算是你们警察也有破案压力,但是您怎么也不能让我昧着良心冤枉好人吧?”

    何明远摊摊手,一脸无奈的说道。

    这时,跟着钟静萱一同前来的一位年轻男警察,李斯见钟静萱下不来台,主动上前解围道。

    “行了,行了,没事的话就都散了吧!

    以后搞清楚事情再报警!

    你们知不知道这是在浪费警力资源!”

    李斯将围观的众人轰走,这才低声对钟静萱小声说道,“要不这件事就算了吧?”

    “哼!

    希望下次你还有这个好运,千万别落到我的手上!”

    钟静萱狠狠的瞪了顾枫一眼,咬牙切齿道。

    “托你吉言,我的运气一向都很好。”

    顾枫连眼皮都不抬,淡淡的说道。

    “你!”

    顾枫那一副丝毫不将钟静萱放在眼里的欠揍的模样,让钟静萱不由得怒火中烧,若不是身上穿着这件警服,恨不得上前一脚将顾枫踹飞!

    尽管何明远刚刚为顾枫说话,可并不认为顾枫会看在刚才的事情上饶恕自己,见钟静萱等人离开小吃店,何明远快走几步,赶紧跟了上去,拦住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鸡窝见何明远竟然想要趁机溜之大吉,便要上前拦孜明远,却不曾想到被顾枫伸手拦住。

    顾枫一句话都没有说,鸡窝就以为顾枫是在忌惮钟静萱这些警察,于是便恭敬的屹立在顾枫的身后。

    钟静萱临上警车的时候,转过头,望向顾枫,目光短兵相接,如电石火花一般交织在一起,张开红润的嘴唇,轻轻说了一句话,却没有发出声音。

    顾枫也张口,回应对方,同样没有声音。

    钟静萱狠狠的瞪了顾枫一眼,便转身登上了警车,扬长而去。

    “枫哥,我知道何明远这小子住在太平县什么地方,我这就将他抓到您的面前,给你赎罪!”

    鸡窝见钟静萱离开,旁边没有外人,便自告奋勇请缨道。

    顾枫摆摆手,语气如寒霜一般,冷冷道,“不用了。

    现在的他应该已经得到应得的教训了。”

    鸡窝等人不明所以,顾枫也没有主动解释。

    此时,坐在出租车后车厢的何明远想到自己即将扬长而去,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自得的神色!

    “司机师傅,怡宾酒店。”

    何明远点了点身上带着的从s县小吃店面搜刮来的几百块钱。

    尽管不多,但是也足够何明远在怡宾酒店包个小姐,玩上一天一夜了。

    “好嘞。”

    出租车司机显然对于太平县周边的娱乐场所颇为熟悉,一听何明远提到怡宾酒店,便知道何明远是要去做什么了。

    就在何明远幻想着今天到怡宾酒店玩个什么新花样的时候,突然砰砰五声沉闷的声音在何明远的身体内传了出来。

    紧接着何明远就感到自己的四肢如同被硬生生的敲断了一般,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何明远忍不住哀嚎起来,更让何明远恐惧的是他的四肢竟然没有一丝知觉!

    “司机师傅,去医院,快去医院!”

    何明远突然回想起在自己离开的时候,顾枫非但不阻止自己,还让自己扬长而去,再联想到自己的四肢明明被顾枫敲断,竟然莫名其妙的完好如初。

    如果这一切都是顾枫在捣鬼的话,何明远心底突然泛起一丝凉意,顾枫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顾枫怎么可能容忍何明远毫发无损的从s县小吃店扬长而去呢?

    顾枫在何明远的身体内注入一丝灵气,将其敲断的四肢续接起来,而这丝灵气只能暂时的维持何明远的伤势不再复发,一旦灵气没有受到顾枫的控制,便会立刻消弭迸发,在何明远的体内肆虐,让其四肢的伤势愈发的严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