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

    “爷爷……”

    曲婉婷委屈的望了曲邦国一眼,想到曲邦国身上的疾病,精致白皙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忧虑的神色,“您身体的病可是耽误不得的!”

    “哈哈,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老头子我活了这么长时间,也算是够本了。

    傻孩子,若不是我放心不下你,没有亲眼看着你接手曲家,我早就去见你奶奶了。

    这么多年你奶奶一个人在那边估计都要埋怨死我了。”

    曲邦国虽然表面上朗声打笑,对于生死看得很开,可是心底同样浮现出一丝忧虑。。

    曲邦国知道自己对于曲家来说便如定海神针一般,有他在,曲家乱不了,曲家的敌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最近几年曲家崛起的太快,不知不觉中已经侵犯到许多人的利益,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此刻曲家可以说是强敌环伺。

    可偏偏曲邦国此刻身体查出患有异样,甚至最多不过四五个月便要撒手人寰,而曲邦国却没有时间来得及将许多事情布置妥当。

    而曲家的第二代却无一人可以挑大梁,曲家第三代勉强只有曲婉婷可以看得过眼。

    可是仅凭目前的曲婉婷恐怕连那如饿狼一般的强敌的第一轮攻击都坚持不了,曲家甚至可能由此陷入内乱,直至彻底衰败!

    这也是曲邦国明知自己剩下的日子寥寥无几,依旧前来让朱鹤亭诊治一番的原因。

    他不指望朱鹤亭能将自己治疗好,他只希望朱鹤亭能让自己留下的时间多一些,再多一些,这样自己才有时间从容的安排接下来曲家的发展,在即将到来的滚滚洪流之中,不至于烟消云散!

    “爷爷,您乱说什么呢?

    您一定会没事的!”

    曲婉婷听曲邦国如此说,想到曲邦国的病情,便片刻都等不下去了,“孙秘书,今天我一定要要见到朱院长!”

    “婉婷,不好胡闹!”

    曲邦国心知曲婉婷对自己的孝心,却越是不想曲婉婷因为自己的病而开罪了朱鹤亭!

    “爷爷,以前有什么事情,婉婷都可以听您的。

    但是这次,婉婷要忍性一次,希望爷爷您不要怪罪婉婷!”

    曲婉婷毅然决然的望了曲邦国一眼,她怎么能忍心眼睁睁的看着爱她护她的曲邦国就这样撒手人寰呢?

    就算是朱鹤亭治愈曲邦国的希望只有一成,曲婉婷都要全力以赴!

    “曲老,您怎么了?”

    就在曲婉婷刚走没有几步,身后便传来孙志雄惊呼的声音,转过身便看到曲邦国脸色发青,直接昏迷了过去,此刻哪里还顾得上去找朱鹤亭,心急如焚的大声呼号,“爷爷,爷爷,您醒醒,您不要吓我!”

    “护士呢,护士!”

    孙志雄倒是也没有想到曲邦国竟然说昏倒便昏倒了,赶紧招呼护士将曲邦国送进病房。

    孙志雄望了一眼彻底昏迷的曲邦国,这一次曲邦国极有可能胸多吉少。

    若是这个时候,朱鹤亭还不出来的话,那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什么?

    曲邦国在我们的医院昏迷过去了?”

    朱鹤亭望着对面向自己汇报情况的孙志雄,脸上流露出诧异的神色!

    “朱院长,您还是去看看曲老吧。

    他的情况不容乐观,很可能挺不过去这一关的。

    若是我们清水市中医院任由曲老在我们这里昏迷甚至去世,恐怕会引起连锁反应,不再信赖我们!”

    孙志雄h尽职尽责的劝阻道。

    朱鹤亭诚然如孙志雄所说有些心动了,可是想到顾枫待会儿就快要到了,心又凉了半截!

    难道自己这次要与顾枫的关系拉近一步的机会失之交臂吗?

    罢了,罢了,我朱鹤亭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无愧于天天地!

    即便是顾先生责备,我也认了!

    最终朱鹤亭心中的善念战胜了他的贪念!

    当朱鹤亭来到曲邦国的病房的时候,曲邦国全身上下都已经采取了全医院最好的急救措施,可是依旧不见曲邦国醒转的迹象。

    不仅曲邦国的呼吸极为虚弱,连带着呈现脑活力的脑电图的情况也并不是太好!

    在顾枫打电话的之前,朱鹤亭正是在研究曲邦国的病例,相当的刁钻奇怪。

    若是号称国医圣手的朱鹤亭面对有些问题也是束手无策。

    “朱院长,我爷爷怎么样了?”

    此刻曲婉婷哪里顾得上计较先前朱鹤亭的怠慢之意,只想问爷爷曲邦国早点儿醒转过来。

    面对着哭得梨花带泪的曲婉婷,朱鹤亭心底微微一软,还是硬气心肠,摇摇头,“情况不容乐观!

    我从未见过像是曲老如此奇怪的症状,更无从谈起救治了!

    曲老清醒的时间会越来越短,你们要做好准备,有什么需要解决的事情,还是趁着他还能清醒的时候,赶紧做出选择吧。

    否则,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胡说!

    你根本就是个庸医!

    明明是你自己的医术不行,偏偏还出来骗人!

    我会将北方的王辅仁请来,我就不相信救不了我的爷爷!”

    曲婉婷几乎是指着朱鹤亭的鼻子这般骂道!

    朱鹤亭能理解此刻曲婉婷悲痛的心情,任由对方谩骂自己,发泄心中的悲伤与不满!

    “听说曲家的曲邦国已经陷入重度昏迷当中,这次曲邦国恐怕要凶多吉少了!”

    “不是说,我们朱院长已经赶到了吗?”

    “据说,我们的朱院长对于这种新型的病症,也是束手无策!”

    “好像,我们的朱院长正被他们的人堵在门口骂呢!”

    ……

    顾枫刚走进清水市中医院便感到一股熟悉的药香扑面而来,刚在门口站定,便听懂护士们在讨论朱鹤亭以及曲邦国。

    对于曲邦国的性命是否安全,顾枫并没有太多的关系,而他找的人只有一个朱鹤亭。

    有前边的女护士带路,都是也省却了顾枫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寻找了。

    本想给朱鹤亭打个电话,如今看来也是不用了。

    “朱院长,难道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呢?”

    曲婉婷擦干了眼角的泪滴,望着陷入昏迷,脸色发青的曲邦国,悲从中来!

    ps:你们一听我要半夜吊死在你们家门口,投票的热情高涨,你们这什么心态。。。这让我很是惆怅啊。。。

    这不是逼我下次求票喝砒霜吗。。。顺便求章推荐票压压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