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阳谋!
    ,!

    沈康伟的酒量实在不怎么样,李长河心中想好的劝酒词还没有说多少,沈康伟便已经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

    李长河嘴角冷笑的望着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的沈康伟,将沈康伟拖到他房间的床上。

    薛彩霞的家里,李长河的床上,一道压抑的声音随之响起。

    “明明是你让我去陪他,讨好他的,怎么现在反而倒是吃起他的醋来了?

    既然舍不得,当初你又干嘛将他送到我这里来呢?”

    片刻,那压抑的声音停止,便传来薛彩霞那娇嗔的声音。

    “我吃什么醋?你不要多想。”

    李长河哪里会承认这种事。

    “既然没有,刚刚你那可怕的眼神就仿佛要吃人的野兽一般,幸亏他没有发现,否则我们所做的一切不都全部白费了吗?”

    薛彩霞既然已经牺牲了这么多,自然不想要因此而功亏一篑。

    “你知道的,我也是不想的,可是我看到他和你亲密的在一起的样子,我就控制不住要生气!”

    事到如今,李长河倒是索性也不再隐瞒,直接了当的说道。

    “噗嗤……”

    薛彩霞噗嗤,轻笑一声,娇嗔道,“你以为人人都像是你这般,是个女人就恨不得一口吞下,沈康伟可是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刚才你没有见到我都已经做得如此明显了,他都没有趁机对我毛手毛脚,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呵呵,正人君子?

    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

    你说他会不会是那方面不行?

    不然像是你这般娇艳的花朵,他都不采?”

    李长河冷笑一声,讥讽道。

    “不会,刚刚我能感到他有反应。

    他应该是一个有原则的正人君子。”

    薛彩霞摇摇头,现在倒是很少有男人这么有原则了。

    “你也知道沈康伟是来历练的,无论是能力还是人脉都远胜于我,现在我与之亲近,便是拉近彼此的关系。

    而且沈康伟在我们这里还要待一段时间,有很多的事情我们可以做。

    顾枫的能力不是强吗?

    那我们让能力同样强悍的沈康伟来对付顾枫,我看顾枫这次还有什么办法?”

    李长河此刻便要做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他要将沈康伟当成自己的一把枪,帮助自己铲除异己。

    “真的有用吗?”

    薛彩霞倒是有些患得患失。

    “他才刚来杏花村几天,他的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李长河对沈康伟的信心很足。

    “你还吃不够?

    今天的兴致怎么这么大?”

    “吃不够,怎么都吃不够?”

    “沈康伟可还是在隔壁的房间呢,万一被他听到。”

    “放心,他已经醉成死猪,什么都不会听到的。”

    一道压抑的声音再次响起。

    片刻,薛彩霞带着满足又疲惫的神情陷入沉睡。

    而李长河则是深一脚浅一脚,两脚虚浮的从薛彩霞的家里走了出来,借着月色往自己家里走去。

    想到最近几次身体愈发的力不从心,李长河便愈发的苦恼,惆怅。

    不过,好在听说那被传得神乎其神的肾元丹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再次出售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花大价钱拿下一颗。

    这段时间,李长河将肾元丹的信息打听的详详细细,这肾元丹由宋朝宗售卖,却无人知道这肾元丹是何人所制,这也就断绝了一部分人想要直接找到炼丹师的想法。

    再来便是这肾元丹极为的神奇,即便是拿去检验,非但检测不出任何对人体有害的物质,甚至其功效要远超其所夸耀的。

    这肾元丹检测的信息不知道被谁泄露出去,更是将肾元丹在上流社会的需求彻底引爆。

    尽管事后有些人怀疑这完全是一出宋朝宗自导自演的好戏,不过,购买肾元丹的人却依旧趋之若鹜!

    毫无疑问,他成功了!

    这是一个成王败寇,胜者为王的时代!

    没有人会关心你做事的过程,只会看到最后的结果!

    李长河也隐隐的听到了一些外围边缘的信息,这才下决心买下一颗。

    只是这肾元丹的数量极为有限,而且,还需要预约竞拍。

    现在这肾元丹可谓是供不应求,不过,即便是肾元丹如此火爆,宋朝宗却丝毫没有扩大生产以及供货量的样子!

    因此得到肾元丹的人自然是欣喜若狂,得不到的人只能捶胸顿足,痛苦不已!

    想到再过不久,李长河便能到手一枚肾元丹,眼中不由得迸射出炙热的光芒。

    当李长河离开薛彩霞的庭院,而薛彩霞带着满足又疲惫的倦容陷入沉睡的时候。

    突然,本应该沉醉未醒的沈康伟却突然睁开双眼,如同两道带有清冷寒意的利剑,耳朵微微动了动,待探查到周围的环境没有任何异样之后,沈康伟这才在床上坐起来。

    沈康伟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为的笑意。

    只见沈康伟抬手一挥,窗户轻轻打开,沈康伟身形飞掠如同一道鬼魅,一缕青烟,从窗户之中飞了出去。

    沈康伟站在薛红霞的卧室门口,右手按在门上,轻轻一推,房门应声而开。

    在房门刚好关上的时候,沈康伟已经悄无声息如同鬼魅一般站在薛红霞的床头。

    极度的愉悦之后,薛彩霞脸上带着满足又疲惫的倦容,显然不会想到在她眼中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沈康伟正双眼直勾勾盯着显露出的傲然身段的薛彩霞的身体。

    沈康伟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伸手抓住盖在薛彩霞身上那担保的床单,在月光的映照下,那肌肤欺霜赛雪,沈康伟缓缓的拉开床单,呼吸甚至也变得粗了许多,重了许多。

    乡下总是夜凉如水,床单被拉开,薛彩霞便感到身上周围传来丝丝的晾意,下意识的身体蜷缩,而此时沈康伟的大手已经在薛彩霞那不着片缕的身体上游走。

    薛彩霞身体感受到异样,眉头微微皱起,便要挣扎着睁开双眼,却没有想到眼睛还未睁开,便感到眼皮突然变得沉重无比,再次陷入沉睡之中,而此时沈康伟的手正好拂过薛彩霞的黑甜穴。

    薛彩霞彻底昏死了过去!

    沈康伟轻轻的拍拍手,丝毫不担心薛彩霞会醒过来。

    沈康伟将衣服揭开,随手扔到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