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晚,王斌再次见到了谭嗣同,上前问好道:“谭叔叔好!”

    “小斌子长大了!”谭嗣同笑道,他是一个白面书生,身体有些瘦弱,可眼神带着光芒,是意志坚定之辈,“课程如何?”

    王斌道:“早就学完了!”

    前世,毕竟是名牌大学生,英语出色,德语一流,对于各个学科更是精通至极。在前世,名牌大学生,满地都是,可谓是大学生不如狗;可在清末,那些洋学生哪一个不是宝贝,可是论起质量,比起后世的大学生,差了太多太多。

    谭嗣同与老爹王五,是一对铁哥们,好基友。

    谭嗣同是书生一枚,老爹王五教授他武术,锻炼身体;而作为回报,谭嗣同教授老爹的几个儿子读书。

    其中,属王斌最为出色。

    “太后答应了,皇上决定变法,颁布了《定国是诏》。予得皇上赏识,为四品军机章京,参与变法!”谭嗣同说着好消息,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王斌看着,有些不忍心,说道:“谭叔叔,谨之!”

    “这是何意?”谭嗣同疑惑道。

    “谭叔叔,铁打的臣子,流水的皇帝!”王斌道:“在秦朝,是军事贵族与皇帝,共治天下;而到了汉唐,是皇上与世家共治天下;而宋明时代,是皇上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而我大清,是皇上与八旗、士绅,共治天下。”而今变法,损害八旗利益,损害士绅利益,惹毛了那些家伙,说不定就是清君侧!”

    “他们敢?”谭嗣同大怒道:“他们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是乱臣贼子!”

    “如今天下,遭遇了几千年未有之变局,好似战国时代,春秋无义战,礼崩乐坏。即便是太后废掉了皇帝,我等又能如何……”王斌道:“铁打的臣子,流水的皇帝。历代有不少皇帝,无疾而终,死得不明不白!”

    维新变法,其实只是一场闹剧!

    继续下去,这位谭叔叔会被砍掉脑袋。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谭嗣同笑道:“变法,不成功,就成仁!”

    王斌叹息了一声。

    穿清不造反,菊花套电钻。

    这位谭叔叔,咋就不明白,咋就不觉悟。

    晚上,谭嗣同休息在客房中,王斌睡不着觉,对老爹王五道:“爹呀,谭叔叔这是找死呀!变法的有几个好下场,王安石被气死了,商鞅是被车裂了。谭叔叔继续下去,说不定,菜市口被砍掉了脑袋!”

    “谭先生,有大理想,老佛爷若是想要杀他,我拼掉百十来斤,也要救下你谭叔叔!”

    老爹王五满不在乎道。

    王斌无语了,一对好基友,咋就不听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谭嗣同也罢,老爹也罢,不是真命天子,无法引领时代变革,却是硬生生去干真命天子才干的伙计,这不是找死吗!

    “如今的世道不好,外面是洋人欺压,里面是贪官污吏,老佛爷又是无能,你谭叔叔想要干大事,想要救下咱们这个国家。那些贪官想要害死你谭叔叔……原本打算,我亲自护卫你谭叔叔,只是你懂洋文,又是有文化,能跟你谭叔叔唠嗑,你要保护你谭叔叔吧,不要被坏人害死!!”老爹王五说道。

    “老爹,我仅仅是明劲!”王斌说道。

    “你天生神力,虽是明劲,可战斗力不必化劲弱多少!”老爹王五说着。

    “得得!”王斌叹息道:“看来,我免不了!”

    次日,王斌担任了谭嗣同的护卫,保护着谭嗣同。

    政治方面:

    (1)开放言路。光绪皇帝下诏,允许报纸“指陈利弊”,“中外时事,均许据实昌言,不必意存忌讳”。又下诏,凡院、部司员欲条陈意见,可以上书,通过本衙门的“堂官”(首长)代传。普通百姓可以到都察院呈递;

    (2)精减机构。撤销詹事府(主管皇后、太子家事)、通政司(主管内外章奏)等六个衙门,各省也要做相应精减;

    (3)任用新人。维新派杨锐、刘光第、谭嗣同都被光绪任命为“军机衙门章京上行走”(秘书),参与新政。

    (4)仿效康熙、乾隆时的旧制,在紫禁城内开“懋勤殿”,使之实际上成为皇帝与维新派讨论制度改革的机构(未能实行)。(康有为还有好些未发表的新政,如尊孔圣为国教、立教部及教会、以孔子纪年、制订宪法、开国会、君民合治、满汉平等、皇帝亲自统帅陆海军、改年号为维新、断发易服及迁都上海等。根据康有为表示,自君民合治以下的新政都得到了光绪的同意。)

    经济建设:

    康有为强调中国必须以工商立国,才能富国养民;另因为官办企业多弊病,故也着重鼓励民办企业、设铁

    路矿务总局、农工商总局,并在各省设分局、广泛开设农会,刊印农报,购买农具,订立奖励学艺、农业程序,编译外国农学书籍,采用中西各法切实开垦、颁发制器及振兴工艺给奖章程、在各地设立工厂、在各省设商务局、商会,保护商务,推广口岸商埠、开放八旗经商的禁令,名其学习士农工商自谋生计、倡办实业,促进生产、鼓励私人开办工矿企业。

    教育改革:

    举办京师大学堂所有书院、祠庙、义学、社学一律改为兼习中西学的学堂;各省会设高等学堂,郡城设中等学堂,州县设小学鼓励私人开办学堂设立翻译、医学、农务、商学、路、矿、茶务、蚕桑速成学堂;派皇族宗室出国游历,挑选学生到日本游学废八股、乡会试及生童岁、科考试,改考历史、政治、时务及四书五经,以及定期举行经济特科设译书局颁发著书及发明给奖章程,保荐格致人才。主要措施为:废八股,兴西学;创办京师大学堂;设译书局,派留学生;奖励科学著作和发明。

    军事方面:

    改用西洋军事训练;遣散老弱残兵,削减军饷须支,实行团练,裁减绿营,举办民兵;颁发兴造枪炮特赏章程;筹设武备大学堂;武科停试弓箭骑剑,改试枪炮。

    …………

    变法在继续着,可局势在不断的恶化着。

    这一天,谭嗣同叮嘱道:“太后已经囚禁了皇上,要废掉皇上,我要去搬救兵,而你要去救皇上!”

    王斌张口,想要劝说什么,可还是闭上了嘴巴,他劝说了很多很多,可是一根毛线都没用。况且,吃亏了,谭叔叔才会长记性。

    “好吧,我去救皇帝!”

    王斌叹息了一声,转身就走。

    “这是嬴台地图……”谭嗣同取出了图纸,上面描述着光绪被囚禁的地点。

    王斌道:“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