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武祖巴立明
    几天后,王斌回到了帝都。

    八年前离家而去,八年后归家,一切都是陌生至极,隐约之间,与社会有些脱节!

    再次见到爸爸妈妈,堂姐堂妹等等陌生至极,似乎远隔天涯;

    又是几天,王斌接触了一些太子党,也是陌生至极。

    王斌背景深厚,是太子党中的太子党,只可惜与他们尿不到一壶中。

    爷爷是武者,当年更是化劲修为,现在九十多岁,体力衰弱,衰退到了暗劲地步,而王斌时常与老爷子比划着,算是彼此切磋。

    “你退役了”爷爷道:“该结婚了!”

    “还是算了吧,没有心情!”王斌道。

    龙不与蛇居,神不会爱上猴子,这些天,老妈教唆之下,不断的相亲,见识了不少女子,可总是难以共鸣!

    “老严说了,他孙女也是大龄剩女,倒是与你适合!”爷爷说道。

    “还是算了吧。严元仪心太小!”王斌道:“我对她没有感觉,还有杂七杂八的相亲,懒得去了!”

    次日,王斌又是遇到了一个老熟人,国安老大吴文辉!

    “原来是老吴……”王斌悠然道。

    看着吴文辉,心中却是叹息不已。

    吴文辉参加过越战,在越战时期,带领一个小组的部队,在炮火的掩护下,突破越军谅山防线,一天一夜时间,急行一百三十多公里,潜入河内越军的多个指挥基地,成功的实施了斩首行动,号称是斩首王。

    算是他的前辈。

    只是现在,堕落了!

    从一代军中悍将,成为了六扇门捕快。

    宋朝是一个分割点,宋朝之前,武者多是从军,征战沙场,塞外封侯,与异族交战;而宋朝之后,武者多是加入六扇门,成为捕快,成为了狗腿子,镇压异端。

    现在,吴文辉一口一个为人民服务,一口一个命令高于一切,可实际上,只是一个腐*化的军官而已,陷入了争权夺利,阴谋算计,不可自拔!

    “小王呀,我邀请你加入獠牙,帮助训练一些军中精锐!”吴文辉开口了,满口的官话套话,一点也不真诚。他心中已经有太多的弯曲,已经不是军人,而是一个政客。

    “咳咳,我战场杀人太多了,得了战场综合症……还是算了吧!”

    说着,王斌懒得理会他,转身就走。

    军人,成为捕快,是军人的耻辱。

    军人,懒得与捕快多说几句话,这是耻辱!

    “可恶,这小子太狂傲了!”吴文辉气愤道,可是又奈何不得王斌。

    …………

    几天之后,王斌出现在了牢房当中,要见一个人——巴立明

    这个红卫兵出生的武斗之王,浑身带着桀骜不训,是天生的武者,资质上不逊色于god、唐紫尘,仅仅是比王超逊色了一丝。他的拳意为“帝星飘荡,天下皆反”,是天生的革命派,是当代的郭云深,也是天生的坐牢命。

    在旧时代,坐牢三十年;

    而到了星空时代,在永恒之塔坐牢。

    在坐牢中,不断的磨练着武道,已经到了丹道的极限。

    没过多久就到了一排粗大的铁门、高墙、铁丝网的监狱前,顿时就听见了中间一间牢房里面传来巨大的跺脚声,砰砰砰砰,地面都震动得好像地震似的,而且里面好像放炮连珠炮。

    在封闭的房间里面,巴立明练拳不断,拳风鼓荡,打得墙壁啪啪震荡!就好像巨浪排空猛击!

    “老巴,我又来了!”

    王斌说道,到了牢狱中,与巴立明,切磋了好几次,关系越发的铁。

    咣当!

    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警打开了监狱地大铁门,他们对于这样的情况好像已经司空见惯,见怪不怪,反正这个老头子每天晚上都要发疯。因为这个老头子是监狱里面犯人的老大。拥有巨大的威信,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一些出格的举动,比如深更半夜闹出巨大的响动什么的。

    五十瓦的电灯泡被拉亮,一张床上跌坐地人形显示出来。

    这样一个人坐在床上,闭眼睛休息,一动不动。

    这是个单人监狱,面积不大,也就二十平米的样子,陈设简单,就一张床和一个柜子。

    床很宽大,是水泥硬板,被子被卷到一边。旁边几个坛子,放着一些药酒,药丸等等。

    还有几个大坛子里面,王斌也看了出来,是一些名贵的草药炮制的液体和搓成的药丸。

    监狱里面的生活,清净寂寞,是最好的练功环境。当年的形意大宗师郭云深的拳法也是经过三年的监狱时间练得登峰造极的。这个人可是足足被关了三十年!

    这个人被关了三十年,在监狱里面练拳,也教了一些弟子,那些劳改犯出去之后,有地发了财。时常送东西进来孝敬这个师傅。而在这三十年中,有些武警也跟这个人学了不少拳法,这个人的日子虽然在坐牢,但和一些大狱霸一样,过得舒坦。

    一些监狱里面,像这样的狱霸,要他出去,他还不想出去呢。

    王斌经常与他切磋,关系很铁很铁!

    话音还没有落下,巴立明身上缠绕的大铁链陡然被甩了起来,好像两一杆大铁枪,狠狠的撞击向王斌的咽喉和脑袋!与此同时,巴立明的身体已经从床上猛地踏身起来,只一个移闪,就好像一座大山带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烈风狂飙向王斌整个人撞到!

    这一动手之快,发动只猛烈,就好像山崩海啸,千军万马一起杀伐而来。

    就这一刹那!王斌开始反击。

    轰轰轰轰!

    不同的武者,身上有着不同的气质。

    god身上,有着高高在上,好似神邸的气息;唐紫尘是凌厉刚猛,杀伐天下的气息;而王斌身上是铁血军旅,纯粹的军人;而巴立明身上是一股逆天而行,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战斗不息的气息。

    从交手开始,巴立明一共施展了八极,通背,形意,八卦。少林,太极,等功夫,全部都是出神入化,比任何一个大宗师都要使得流畅。

    而王斌简单了很多,只是施展着形意拳中,龙形拳,简单直接,来来回回,就是那几招,却是势大力沉,以简破繁!

    对拼了十多拳,拳拳刚猛无俦,力量凶悍,忽然巴立明后退道:“你的国术功夫,已经站在这个时代的高峰!”

    “武术从一开始练习,主要是练习爆发力。把全身的力量在一秒之内,以完美的方法打出去,以求在短时间内发出最强的一击。爆发力练好之后,才开始练准确。以求这最强一击能精确的打中敌人。”

    “明劲,暗劲,化劲,丹劲,罡劲,都是练的爆发力,而唯有神劲,练的是持久力!”王斌悠然道:“论及爆发力,我们相差不大;可是论及持久力,你差了一些!”

    “到了神劲,打破虚空,见神不坏,全身器官协调完美,减缓身体的暗伤,能够更长时间的爆发自己地体力。功夫高一寸,就高得没有边。”巴立明叹息道,“那个境界,真是令人羡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