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比试射箭
    在汴梁,还是夏天,天气炎热,可是在会宁城下,却是白雪飘飘。

    在这个时代,最大的敌人,不是敌人强壮的兵马,而是多变的天气和复杂的地形,吃力的后勤补给!

    天气寒冷,辽金双方都是休战,等待着明天开春,再去作战。

    此刻,王斌正穿着皮甲,参与金军组织的围猎,而这也是外交方式之一,与金国谈论感情,打嘴仗,只会被看不起。想要看得起,就得有实力。

    草民民族,为了保持野性,时常举行大形的竞射、马球,摔跤、游猎等比赛。这些竞技,既是体育锻炼,更是军事比拼。

    此刻,王斌身穿皮甲,骑着高头大马,后面是一些侍卫。

    至于鲁智深、武松之流,早就还俗了,此刻身穿着战甲,虎视眈眈,全身心的戒备,越是接触,越是感到金国的强大,越是忌惮不已。

    数万人组织起来,其中女真人为主,还有渤海人、契丹人、汉人等等,尽数动员起来,场面非常壮观。王斌带来的人虽然不多,但个个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悍勇之士,接下来免不了武斗。

    “围猎开始!”

    立刻之间,大军出动,开始围猎野兽。

    王斌一挥手,立刻之间,杨志率领着一个卫队,围杀而去。

    “我大金将士,雄壮否?”完颜希尹说道。

    “女真不满万,忙万不可敌!”王斌评价道。

    女真由部落联盟,转化为了王国,是最为鼎盛的时刻,武力强大至极,不过文治人才,却是稀少至极,而完颜希尹算是一位文人。也唯有他,能与王斌交谈片刻。

    然而,这位金国的唯一文人,也是一位出色的武将。

    完颜希尹笑道,开弓打箭,射杀而去,立刻一个狍子被杀死了,一个骑兵上前,拿起来。

    王斌笑着,挥手之间,开弓搭箭,也是射杀而出。

    立刻之间,一个野鹿被射杀。

    两人驱马向前,四周的侍卫护卫着,完颜希尹开弓搭箭,射杀着猎物;而王斌也是在射杀着礼物,这是另一场考核,另一场谈判。

    真正的谈判,在谈判桌下,已经确定了。

    此刻,王斌必须要展现自己的武功,才有谈判的资格。

    彼此不断的射杀着猎物,不断的比较着,完颜希尹忽然道:“金军如虎,辽军如狼,那宋军战斗力如何?”

    王斌沉默了,若是说宋军战斗力很强,傻子都欺骗不了,片刻后道:“宋军战斗力如绵羊,远远不及金军。然而战争之道。,战场拼杀永远是其次的,关键是在地形,气候!”

    “有时,恶劣的气候,足以让敌人,非战斗减员,达到五层之多!”

    完颜希尹略有所悟。

    而这时,远处传来了争执声,原来是花荣与一个金军将领打了起来,所幸没有出人命。【】原来为了争夺一头麋鹿,双方争吵起来。都说是自己先射下的,是自己的猎物。

    “使者,当如何处置?”

    完颜希尹笑道。

    “道理,道理,打得赢才有道理!”王斌道:“再让他们打一场!”

    “好,那在比试一下!”完颜希尹也是笑道,“如何比!”

    “射艺!”王斌道。

    “好!”完颜希尹道。

    咚咚咚!

    鼓声响起!

    首先双方各自选出十名选手,于百步之外,竖一靶,参赛者从靶前纵马而过,十鼓之内要发完十箭,若是十鼓敲完而未能发完十箭者,直接予以淘汰,最后以命中靶心多者为胜。

    大宋禁军各兵种之中,弓兵是最多的,宋朝不同于汉唐,它缺少战马,步兵对上骑兵处于天然的劣势,这个残酷的现实,促使大宋不得不尽力发展远程打击武器。

    大宋朝野对箭驽都极为重视,不光禁军中弓手占到五六成,边疆的乡兵中也有大量的弓箭社,有了海量的人数基础,能入选皇宫弓箭直的人,在箭术上都可以用百步穿杨来形容。

    此刻,宋朝参赛的选手为花荣等十名,善射选手。

    而金国以骑射起家,在这方面更不待言,这注定是一场悬念迭起的龙争虎斗。

    咚!

    第一声战鼓擂响,一个金国勇士,手上大弓一张即放,嗡的一声,箭如流星,正中靶心,连许多金国百姓都跟着欢呼起来,场面十分热烈,每一声鼓响。这位金国勇士便发一箭,几乎没有间断,十鼓敲完,十箭射罢,最后统计下来,他共有十箭命中靶心,成绩斐然。

    接着,又是金国勇士出场了,欢呼声不断,这个金国勇士吹着口哨,坐着各种花哨动作,连续射杀而出,十箭皆是射中靶心。

    接着,第三个出现,

    第四个出现………

    一个接着一个,这些金国勇士,展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皆是连续十箭,皆是命中靶心。

    王斌神色微微难看,看向了花荣,花荣也是脸色沉重。

    宋朝重视弓箭手,其中诞生了不少的神射手,可多是以步射为主,毕竟宋朝缺马。

    而现在考核,却是骑射为主,纵马奔驰而过,射中靶心;而不是原本那样,站在原地不动,射击目标。

    骑马奔驰射中目标,和站在原地不动射中目标,大有不同。

    这时,花荣出手了,鼓声响起,花荣骑马奔驰而去,手上的速度很快,仅仅是五鼓,便是连续射出十箭,箭箭命中靶心。

    立刻之间,宋朝一方欢呼起来。

    完颜希尹也是笑着,有些惊讶。

    接着,第二个宋军士兵出手了,纵马奔驰而去,连续射击而去,没有花哨可言,却是稳重至极,也是箭箭命中靶心。

    第三个宋军士兵出手了,鼓声响动,纵马奔驰而去,似乎有些紧张,十箭只是九箭命中;

    第四个宋军士兵出手了,未能完美的协调弓箭和战马,十鼓之中,仅仅是射出七箭命中靶心。

    第五个……

    第六个……

    战斗结束了。

    宋军上下,脸红至极;而金军上下,却是欢呼起来。

    “我输了!”

    王斌笑道:“麋鹿归你们了!”

    “不了,还是送给使者吧!”完颜希尹道,面子他占了,里子留给王斌吧!

    回到住处,宋军上下哀声不断,不论是无法无天的鲁达,还是嚣张跋扈的武松,还是将门之后的杨志,都是压力巨大,在武力上,他们被金军辗压了。

    这一次比赛,失败了!

    可王斌却不沮丧,反倒是试探出了金军的一些虚实。

    军队不是训练出来的,训练也训练不出强军,强军是打出来的。金军与辽军血战十年之久,都是精锐的老兵,战斗力强横;而宋朝文恬武嬉,已经几十年了,早就荒废了。

    若是两者碰撞在一起,好似绵羊遇到了老虎,稀里哗啦。

    “金军很强大,奈何犯了严重的****!”

    王斌笑了,心中一个个算计在谋算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