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大婚
    ps:第三更,求订阅,求打赏!

    一个月之后,青帝大婚的消息传播而去,各个仙人纷纷降临。

    青帝覆灭了天宫,一举奠定了无上威名,众神皆是畏惧着,纷纷前来。

    在各种目光之中,如众星捧月般,王斌降临到了青丘。

    两条长的夸张地毯铺在了青丘前方,而地毯的周围,每隔几步便站着一名花童,大约是是七八岁左右,一男一女手执红色花篮,皆是清秀可人。随着王斌出现,青丘上下一片欢腾,人潮涌动。

    一眼望去,满城张灯结彩,喜气冲天,到处都是明晃晃的红色灯笼,大红地毯。

    饶是王斌心有准备,也是有亮瞎眼睛的节奏,让牡丹仙子操办婚事,结果没有学到仙家的洒脱,反倒是学到了凡间的恶俗。

    不过这样,我喜欢!

    在青丘当中,白浅身穿着喜服,在紧张的等待着,有些忐忑不安,有些焦急。终于,被两个喜娘搀扶到了花轿之上,然后紧张的握着手中没看清楚是谁递过来的苹果。

    一切浑浑噩噩,迷迷糊糊!

    在紧张的同时,白浅眼中闪动着幸福。

    耳边,锣鼓唢呐响彻青丘,浪潮一般的欢喜声从各处传来。

    骑在白马上,王斌眸若深潭,神仪明秀,风度翩然,一身大红喜服,长发飘扬在他的身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帝王气息,脸上带着几分云淡风轻的笑容。

    很多仙女看着,不由的失魂落魄,心神颤抖着。

    无数的小迷妹在伤心着,对白浅更是有一丝丝的恨意!

    面对青帝这样的男儿,有哪个未嫁女子会不动心。一旦对他动了情愫,再看其他男儿,对比之下皆如粪土。

    白浅走下花轿时,一席淡金珠帘掩面,容颜自然半遮半掩的暴露于众人前,而今日阳光格外柔和,潋滟日光映着她身上的凤冠霞帔妩媚明耀,傲然生辉,熠熠闪光刺的人眼花缭乱。

    她头佩四屏凤冠,高挽的云髻上点缀着精美绝伦的金簪子,下面垂着数条雕镂鸾凤金步摇,身穿大摆宽袖金凤纹大红礼服,腰系同色同纹宽锦带,足踏金丝履,步步生辉。大红的金丝鸾凤盖头坠满细长的明珠流苏,遮住了她眉心上低垂的红宝石。黛眉雪肤,明眸玉唇,精致动人,那让人心怜的羞怯之态与淡金珠帘的半遮半掩更是让她魅力倍增,犹如天女谪尘,美的不似凡间。

    今天,是她今生最美丽的时刻。她的美丽,将所有见过她与没见过她的人瞬间征服,不知有多少人在无意识间屏住了呼吸,呆呆的看着她,目光怎么都无法移开。

    白浅没走几步,一只火盆出现在了脚边,她轻缓小心的在小玉的搀扶下跨过了火盆。

    随之,她手中的瓶子被拿起,一条红绸子放在了她的手中,被她偷偷握紧。在红绸的带领之下,她莲步轻移,缓缓紧跟,她当然知道,那一头系着的,是她的夫君——青帝!

    终于,跨过那不算高的门槛,她踏进了大门,原本就一直犹若鹿撞的心儿,更是“砰砰”的跳动起来。

    恍惚之间,白浅的思绪就不知飞向了何处,从与他的相遇,相思,又想到了将来的与他终身厮守,这一切一切,恍然就如繁华一梦,幸福的难以找到真实感。

    逐渐的,白浅迈入了一个奢华高贵的大厅之中。

    四周雕梁镶嵌着黄水晶,四壁雕画双龙戏珠,之上嵌着若干颗珍稀明珠,大红地毯一直穿过大厅正中央,笔直蔓延到正前方的金阶下,金光淡淡,将被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大厅照耀的更加璀璨夺目。

    大厅的最高处,是几把被装饰的耀眼生光的椅子,满脸淡笑的狐帝白止和狐后,满目热切的看着他们的走进。

    席案分居红毯两侧,左右各三排,早已经坐满了人,皆是八荒四海的顶级仙人!

    “一拜天地!”

    她的手被带起,青帝轻拉着她,带着她的身体曲下,共拜天地。

    “二拜父母!”

    身体被轻轻转过,又是盈盈一拜。

    “夫妻交拜!”

    看着对方的眼睛,两人弓身交拜,随之,厅内响起了热烈无比的拍掌声、大笑声、欢呼声。

    喜乐之声依然不断缭绕在耳畔,行过交拜之礼后,白浅便被侍女小子搀扶到了后院,被安置在喜床上坐着,喜房里面一片寂静,只能隐约听见几个轻轻行走的脚步声,以及自己浅浅的呼吸声,还有心跳声。

    眼前依旧是一片一片的艳红,精绣着龙凤祥云的大红地毯,大的双喜字,满室的红绸,红带;耀眼夺目的金盏台上两只大红喜烛潋滟生辉,烛身金漆雕着冲天的翔龙与鸾凤;烛火摇曳的隐射着几乎齐地的流金琉璃帘,满室朦胧梦幻之色,将喜房与外界隔绝,熠熠闪光刺的人眼花缭乱。

    “小月,你在吗?”白浅依然在紧张,她轻轻的呼唤道。

    “咳咳,小月不在了,我在!”这时传来了尴尬的咳嗽声,正是牡丹仙子。

    “牡丹姐姐,怎么是你,小月呢?”白浅微微吃惊道。

    “小月被我打晕了,我来代替!”牡丹仙子悠然道:“若是晚上白浅妹妹撑不住我,我可以代替,我可是主人的侍女,自然是负责暖床了!”

    白浅凌乱了!

    这还是雍容华贵,高贵如冰霜的牡丹姐姐吗?

    整个花痴女!

    不对,一代污妖王,污力浑厚!

    “这个……有一点点重,可以拿下来吗?”白浅用手扶了扶头上挂着金色珠帘的凤冠,凤冠有些沉重,她戴了很久,脖颈已经开始感觉到酸痛。

    牡丹仙子道,“你带着觉得累,我帮你带上!”

    说着,将凤冠戴在了头上。

    “对了,若是喜服,装着不方便,我代替你穿上!”牡丹仙子又道。

    白浅道:“……”

    从厅内到厅外,王斌一直走动着,给各个仙人敬酒,各个仙人受宠若惊,慌不迭的把酒相敬,动作、眼神都小心翼翼。但几杯酒下肚,再加上王斌的随和与气氛的热闹融洽,他们也终于放开心来,开始起哄着轮番敬酒,大有将王斌灌醉的意味。

    这里的美酒,名为百花酿,是百花仙子酿造。

    一般的仙人,喝上了几杯酒,就是晕乎乎的,可王斌来者不拒,连饮几十杯,竟是面无红潮,脚步平稳,眼眸清亮,根本没半点醉酒的迹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