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种梨
    那道人邋遢至极,伸出脏兮兮的手,涎着脸直要那汉子施舍一枚梨来吃。

    那商贩就是不肯,说道:“你这道士走开,别妨碍我做生意。”

    道士苦兮兮道:“居士做个好心吧,贫道我几十年没有吃过梨了。”

    商贩道:“我还要卖梨赚钱,你不要在这打搅我!”

    “只要给我一个!”道士说道:“你这一车梨子近百数,就算送一个给贫道吃又何妨?”

    “那不一样!富裕人家,家中有钱财,可以轻易的布施给道长,几十金也无所谓!”商贩道:“可我是穷苦人家,家中钱财不多,无钱布施。道长还是找有钱人家吧!”

    一个家财万贯之人,轻易的施舍几十贯钱无所谓,反正穷的就剩下钱了;可是穷苦人家,需要精打细算,哪怕是一个梨,也不敢轻易给。

    有钱才能装大方,没钱自然小气了!

    “罢了,你舍不得给梨吃,我却舍得!”道士对旁观众人道:“贫道却不是吝啬之辈,故愿请各位吃梨。”

    众人哗然道:“如何能请客?”

    道士微笑道:“贫道自有妙法。”

    说着,把手中梨子吃掉,张口一吐,将核吐到地面上,竟然入土三寸。随后他又请人去取些水来,很快就有好事者装了一碗水过来。

    道士把水倒于梨核所落之处,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那梨核竟然瞬间生出了萌芽——萌芽摇身一变,开叶生枝,眨眼之间,竟长成了一棵梨树——树上骤然开花,有芬香,倏尔花朵结果,果实累累,黄橙橙的,甚是诱人。

    “各位居士,请吃梨。”

    道士一稽首。

    围观众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纷纷伸手去摘梨来吃,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呢。

    “这是一位老神仙!”

    白符欣喜若狂。

    王斌却是微微皱眉,道士的手段能欺瞒一些凡人,却是骗不了他。

    此刻,道士施展了一个幻术,让凡人们看到了梨树快速的长大,结出了梨,只是假象而已。其实,这些梨来自商贩的车内。

    商贩的车上梨看似还在,其实是幻术。

    一旦幻术消失,商贩就会发觉,梨已经消失了!

    在这世界上,佛门和道门的地位很高。一些庙宇道观等,占据大量的田地,不交税,不纳粮,不服徭役,可谓是逍遥于王朝法令之外。

    其中最著名的四大寺庙,八大道观等,势力庞大,不用缴税,田产又多,香火鼎盛数千年,千年积累,富可敌国,很多信徒遍及各州。

    那些百姓宁愿自己不吃油,都把油供奉到佛祖、道祖的长明灯前。

    而穷苦百姓是这样,那些富商、官员更就不用说了。

    传说有一位帝王,想让寺庙道观缴纳赋税,限制道士数量,僧人数量,只是刚刚提出,就是无疾而终了!

    一些和尚、道人在外面游走四方,寻求布施,也是霸道至极。

    此刻,给梨是恩情,不给是本分!

    可正因为商贩不给一个梨,让商贩整车的梨都是没了。

    道士吃不上梨,只是口渴而已;可是商贩没有了一车梨,却可能一家人饿肚子!

    …………

    此时那棵梨树上的梨子都被人们摘掉吃光,整株树木突然齐根没地,不见踪影。诸人大惊小怪,左右顾盼却发现道士也消失了,无不以为遇到了神仙。

    人群中那贩子猛地大叫:“我的梨呢?”

    原来他刚才看道士种树,手段超凡,看得入神,此时才发现自己的一车梨一个都不剩了。

    听到他的叫声,大家才恍然,原来先前诸人吃到的梨,都是道士用法术从贩子的车上变来的,想到贩子因为小气不肯施舍一个梨,最终却导致整车梨不见,损失惨重,不禁粲然。

    而商贩却是大哭了起来!

    “仙缘呀,仙缘!”白符道:“我若是向这位老神仙,求教上一两招,那可就大发了!”

    说着,白符追击而去。

    王斌上前结算账目,等待着白符归来。

    至于上前,去求教,求指点一下,王斌却是兴趣寥寥。

    或许,在那位道人眼中,他们这些凡人,只是蚁民吧!

    …………

    “道长,请求传授我法术?”

    此刻,在一个小巷,白符跪倒在地上,祈求着所谓的仙缘。

    道士依旧是邋里邋遢,嘴上带着笑容,只是心中却是不悦至极。原本想要吊起一条大龙,没有想到龙没有上钩,泥鳅倒是爬上来了。

    刚才行走在街上,道士忽然抬头看去,顺着窗户,看到了一个年轻的书生,那个书生好似璞玉一般,浑身散发着道的气息,是上好的道家种子。若是入正一道,经历百年修道,必然成为天师,甚至是地仙!

    故而,在大街上,他向那个商贩,讨要一个梨,借此施展法术,露出自己的神奇。为的就是让那个书生,产生兴趣,接着借机拜师。而他顺水推船,收下这个徒弟。

    只是没有想到,真龙没有来了,反倒是来了一个泥鳅。

    “我有三术,一个是穿墙术,一个是隐身术,一个是搬运术!你要学哪一个?”道士说道。

    “我要学……”白符思考了许久,说道:“还是隐身术吧!”

    “好,只是术法不可轻传!”道士说道:“拜师要给束脩;而学法术,也要束脩!”

    “那不知什么章程?”白符问道。

    “本尊五脏庙空了!”道士说道。

    “师傅请,我们到状元楼上……”白符心中大喜。不怕道士没有**,就怕道士清心寡欲,只要道士有所求,就能学到法术。

    很快,道士和白符再次登上了状元楼。

    王斌看着道士,又看着白符,想要问什么,可白符说:“这位道长饿了……我们再次入席吧!”

    招呼之下,各自摆下了酒席。

    “隐身术,关键在于万物皆虚,唯我真实。隐身之妙,不着外物,而在心灵;心似赤子,不染尘埃,方可成功……”道士悠然的讲述着,隐身的奥妙。

    白符听着,抓耳挠腮,摸不着头脑。

    道士摇摇头,很是失望,果然没有灵性。

    再看着王斌,只见他眼睛中明光闪动,显然已经有所领悟。

    “不愧有慧根,修道奇才!”道士心中道,对王斌的评价,再次高了一个档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