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山魈来袭
    呼啦啦!

    漫天的乌云,不断的凝聚着,越是凝聚着,越是厚重;而在厚重到了极致的时刻,雷电闪动着,雨点哗啦啦的倾盆而下,席卷了整个世界,降下了连绵不断的大雨!

    “下雨了,总算是下雨了!”

    聂知州浑身满是雨水,衣裳早已湿透了,可神情中却是带着癫狂,带着无尽的兴奋。

    下雨了,一州的百姓有救了!

    “道术,这个世界的道术!”

    王斌眼睛闪动着,解剖着,分析着刚才的法术,一道道感悟,在心中升起。

    在这个世界,没有法力,有的只是阴神之力!

    刚才,师父李初九施展着法术,催动着阴神之力,撬动着天地元气变化,降下了大雨。

    呼呼呼!

    大雨漂泊而下,稀里哗啦不断!

    李初九喘着气,浑身气息萎靡着,好似大病一场,阴神之力耗掉了七七八八,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总算是下雨了,我还以为要失败了!”

    李初九笑道。

    能降下甘霖,他也有些吃惊。

    祈雨术,施展起来成败各半,降下大雨是正常,降不下雨也是正常。没有想到这次运气不错,竟然降下了大雨!

    呜呜呜!

    这时,一股黑色的气息闪动着,出现在了祭坛之下。黑气散去,现出一个青面獠牙的山魈,他双瞳似灯,利齿如锯,森然伸出唇外,足有半尺长短,浑身散发恐怖的气息。

    “道人,我要吃掉你!”

    山魈吼叫着,扑杀而来。

    “啊!”

    四周的衙役们,看到了好似鬼魅的山魈,立刻吓尿了,裤裆当中,湿巴巴一片。

    山魈,山中精灵,乃是山气所化,似妖非妖,似神非神,生来力大无比,速度极快,远远胜过了一般武者。

    “刷!”

    这时,衙役当中出现了一个武者,长着大胡子,身材魁梧,好似铁塔一般,手中握着一杆长枪,强尖上闪动着银光,长枪一点好似龙蛇一般,撕咬而来,刺杀向山魈。

    “妖孽受死!”

    武者大喝道,长枪刺杀在了山魈的身躯上,叮叮当当,好似刺杀在了钢铁上。

    “去死吧!”

    山魈笑着,手中的爪子,一下子变长了,化为了一米长,抓向了武者的心脏。

    武者身躯闪动着,快速的躲避过去。

    只是山魈速度很快,好似一道流光,眨眼之间出现在了武者面前,又是一爪子撕裂而来,捏向了武者的脖子。

    速度太快了,武者躲闪不及,眼看就要死在了山魈之下。

    这时,一把雪白的长刀出现了,瞬息之间,斩杀向了山魈的脑袋,速度太快了。

    山魈身形闪动着,快速的躲闪而去,避开了绝杀一击,可速度还是慢了一拍,脖子上一道血口子,血口子当中流出了绿色的鲜血。只是很快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是,吴镖头!”

    王斌微微吃惊。

    那个一刀斩伤了鬼魈的刀客,竟然是老熟人吴镖头。

    刷刷!

    此刻,吴镖头斩伤了鬼魈,却没有一丝欢喜,神色凝重至极。

    而那个长枪武者握枪而立,站在一旁,神情凝重。

    “我要你们都死!”

    鬼魈叫唤着,扑杀而来。

    两人联手围攻而来,长枪闪动着,刀光废物,斩伤在了鬼魈身上,发出了金铁碰撞的声音。

    除了少数的要害之外,鬼魈几乎没有太大的破绽,浑身坚硬至极,即便破开了防御,留下了一道伤口,也很快的痊愈了。

    上下飞舞着,山魈速度快,力量大,防御强,动作敏捷,只是几招之间,吴镖头身上就是挂了彩;而那个武者也是受伤了,心口上被撕裂开来一道口子,露出了里面的内甲。

    刚才若不是内甲,挡住了鬼魈的一爪子,早就开膛破肚了!

    “急急如律令,神雷符!”

    这时,李初九念动着咒语,立刻之间手掌之上出现了一道符箓,上面上闪动着阴神之力,浓郁至极,可是又是经历了奇妙的变化,阴阳变化,阴极限生阳,演化为了纯阳的雷电之力。

    “灭!”

    挥手之间,李初九打出了一道雷符,轰杀在了鬼魈身上。

    立刻鬼魈的身子,被炸掉了一半,脑袋都是掉另一半。

    刺啦!

    这时,一把长枪刺杀而来,刺穿了鬼魈的心脏;又是一个长刀斩杀而来,斩断了鬼魈的脑袋。

    吼吼!

    鬼魈挣扎着,躺在了地上咆哮着,只是气息萎靡,当场死亡!

    “恭喜道长,诛杀了山魈!”聂知州道。

    “可惜了,我的神雷符,制作不易!”李初九心疼不已。唯有到了天师境界,领悟阴阳变化,才能制作出神雷符。

    神雷符威力绝伦,一道雷符轰杀而下,好似雷神一击,一流高手被打中了,必死无疑;先天武者被打中了,也是重伤,甚至是死亡。只是其制作艰难,平均失败了几十次,甚至是上百次,才会有一次成功。

    忽然之间,李初九似乎发生了什么,呆愣着,闭上了眼睛,似乎睡着了一般。

    唯有王斌是道士,似乎看出了猫腻,心中道:“不好,老师遭了算计!黑白无常前来勾魂!”

    阳界之人,无法看到阴界。

    那些活人,肉眼凡胎,是无法看到小鬼,看到黑白无常;唯有死人,或是道士,能看到小鬼,看到黑白无常。

    就在刚才,两个黑白无常出现了。

    黑无常手拿哭丧棒,白无常手拿锁魂链,此刻各自施展着法术,攻击向了李初九。

    李初九挥动着法术,反击而去,杀招不断!

    立刻之间,双方拼杀在一起!

    此刻,黑白无常是阴神,李初九也是阴神,阴神在交战着,尽管激烈异常,可是外界的凡人,聂知州、吴镖头等人,却看不到,感觉不到,只是感到阴气有些重而已!

    强者的世界,弱者看不懂!

    阴界的世界,活人也看不懂!

    李初九正在血拼着黑白无常,战斗分外的激烈,可能一招失败,就是满盘皆输。只是外面的凡人看不到,察觉不到,只是看着老神仙闭上了眼睛,昏迷了过去。

    至于战斗,也未波及到凡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