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连中三元
    人间的帝王,又被称为天子。

    天子,老天爷的儿子。

    传说中,当初天帝还不是天帝,仅仅是人间的帝王,仅仅是天子;可后来得到了无量功德,一举之间,生命蜕变,化为了天帝。

    故而,历代的天子,皆是命格尊贵,与天仙并列。

    历代的天仙,多数布局天下,以众生为棋子,可很少直接动手,谋害人间帝王,其中因果太大,沾染不得!

    不过,王斌本性猖狂,连老天爷也敢夺舍,区区天子又算得了什么。

    “日月轮转,武道意志,不朽不灭!”

    王斌运转着武道意志,抗击而来,冲击向了天子之气。

    天子一怒,流血五步;匹夫一怒,天下缟素!

    侠以武犯禁!

    那些道士们,畏惧因果,哪怕是天仙修为,也不敢冒犯天子;可武者是匹夫,有股不屈的意志,匹夫一怒,刺王杀驾。

    帝王有如何,我一刀砍杀之!

    刷刷!

    这时,天子之气剧烈辗压而来,碰撞到了武道意志,剧烈的消退而去。

    不得不退!

    “区区天子之气,不足畏惧,若是天帝倒还有些味道!”王斌忽然笑了。

    进入了大殿当中,殿试开始了!

    大殿宽敞,一排排考案排列整齐,贡士们对号入座,坐得满满当当,此刻都保持肃静,很是庄重肃穆。

    在上首处排开座位,乃是诸位主考官的位置。

    殿上,忽而敲起一声悠扬钟声,殿试正式开始了。

    每个案上都已摆好文房四宝,物件齐备,因而这时候只要等待考题公布即可挥毫做文章。殿试只考时务策论,只考一道题,不过对字数的要求较长,属于长文。

    至于题目为:“天下纷争,如何解忧!”

    大周王朝时势维艰,内外交困,在内各个诸侯拥兵自重,尾大不掉,在外又有蛮夷虎视眈眈,只等王朝内乱,立刻便会攻打过来……这些都是大方面的问题,至于小的就更多了。买官卖官、税赋繁杂、民心动乱……

    放眼看去皆忧患。

    但正因为多,所以切入点的选择很重要。题目虽然出了,考试可以自由答卷,但选择不同,结果也会大有不同。

    很多读书人开始动笔,主要是民生上,仁政上,既要直抒己见,又合符规矩,不出岔子。

    说白了,就是大话千言,废话满纸张,没有一句真话!

    “天下纷争,非君王昏庸,非臣子庸碌,乃人心已乱……”

    王斌洋洋洒洒写了起来,科举以来,写了很多文章,可多数是废话为主,空话为主,看似锦绣文章,文采飞扬,可仔细看,空洞无一物,尽数废话。

    可不这样写,能考中秀才,能考中举人,能考中贡士吗?

    不能!

    科举,不在于有多大才华,而在于合呼规矩!

    白纸铺开,笔尖落下,下笔如有神,飞快地写起来。那些文字,好似有灵性一般,快速在纸上成段落,酣畅淋漓。

    这是最后一场考试,那就任性一回吧!

    不为考中,只为了爽快!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殿试阅卷甚为迅速,一夜间事,诸位主考官便会评选出十卷佳卷,余下的再分成两大部分,就是二甲和三甲的名单所在了。至于评点一甲三人,那是圣上上殿,亲自看过人才会最终选定。

    只不过,在臣子审阅之后,大周皇帝又是重新审阅了一番,区区三百考生试卷而已,只是片刻时间,就是尽数阅完!

    大周皇帝微微皱眉道:“众位卿家,尔等阅卷,太让朕失望了”

    此言一出,其余主考官立刻顿在地。

    这就是规矩,皇帝一句话,不论是有罪无罪,臣子皆是要请罪。

    “天下纷争,何以解忧?难道各位卿家,觉得朕居深宫,乃是痴傻之人,不知天下忧患吗?”

    各个考官连称不敢。

    大周皇帝拿起摆在案上的宗卷,轻轻一抖:“这十份文章,看似写得花团锦簇,甚是不错。其实尽数是废话,空话,下笔千言,无一有用!”

    话说到这个份上,诸位大臣要心中了然。

    可大家都沉默了,中庸才是王道,甚至平庸些,也胜过冒尖之辈。

    他们都是官场老油条,早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热血激情,没有了昔日的菱角,有的只是麻木不仁,还有诸多的算计。

    众多考官都是沉默着,一言不发,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周明不错,可为此届状元!”

    大周皇帝笑道。

    “臣等遵旨!”各个考官,纷纷点头道。

    片刻后,执事太监拿过两卷名单,就展开黄绢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庚辰年科举取士,今赐进士及第三人,第一名为江州士子周明”

    嗡!

    众人心中骇然。

    没有想到周明,竟然中了状元,这下子乡试解元、会试会元、殿试状元,可是连中三元了呀。

    一次魁首不稀奇,但三次魁首就超乎想象,罕见至极!

    王斌也微微吃惊,没有想到这次任性妄为,竟然还考中了状元,难道是冥冥中运气不成!

    放榜完毕,三百进士谢恩后退出大殿。

    依照惯例,稍作休息,开始骑马游街,数以万计的百姓夹道欢呼,兴高采烈。

    大量官差和兵丁维护秩序,无数百姓站在边上,指着马上的进士议论纷纷。其中不少妙龄闺秀,打扮得花枝招展,挥舞着手帕,对进士们评头论足,看见中意的,甚至不惜放下身段,将那媚眼抛来。

    不少长安大户的媒婆眼光闪动,不断瞧着队伍行列中的年轻进士,然后想方设法打探目标对象的出身背景,婚配与否。

    作为状元,年轻得过分的王斌,更是被大部分的视线焦点。

    万人瞩目,不外如是也。

    立刻之间,王斌感觉到了滚滚气运,汇聚而来,气运太浓烈了,浓烈的令人吃惊。气运之浓烈,哪怕是冲击天仙,也硬生生增加了两层的机会。

    繁华热闹,笙歌欢乐,在数日后的琼林宴上达到了顶点。

    琼林宴又名“恩荣宴”,乃是以皇帝名义赐宴,招待新科进士。宴会地点设置在礼部,自有一套仪式程序。

    盛宴后,欢乐告一段落,众进士开始收拾行装,请辞归乡。

    可在这时,王斌接到了邀请,前往皇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