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2.重生的皇帝(二十六)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也是混过三年江湖的人,谭昭一眼便认出这把刀是当初那位西域刀客的。他心里一突, 迅速望向尸体的脸。

    死的人是那个西域刀客。

    李寻欢被人质问, 他左手还沾着血, 顺着袖口滴落在地上, 与地上粘稠的血液积聚在一块儿, 他抿着嘴唇, 神色缄默却并未开口反驳。

    一会儿的功夫, 大理寺便来人了,因是牵扯到新科探花又是李家人, 所以来的还是大理寺少卿左明。左明长得身材高大, 据说武功放在江湖上都属一流, 他见现场繁杂便直接唤手下清场,谭昭就这么被清出去了。

    到底事关朋友,谭昭临走前多了个心眼,花了一小时让系统把现场陈设都录了下来。

    就怕这大理寺将之定性为江湖械斗, 一个朝廷命官搅和进江湖里, 如果是一般时候没什么,可死人的话……这就很难办了。

    谭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知坐了多长时间,一个大理寺官差来请他, 他跟着去,进门就看到了左明, 随即拱手道:“下官拜见左少卿。”

    左明自然不是因为怀疑谭昭才传唤的, 而是因为:“谭大人, 本官听闻你与李寻欢交好,可是真?”

    他说话不怒自威,显然这是一位深谙邢狱之道的官老爷。

    谭昭不卑不亢地开口:“是,下官是李编修是好友。”

    “那你可知你的好友李编修近日里有什么异常?特别是你俩经常一同进出藏书楼,他可有什么异动?”

    ……昨天发现了一本武功秘笈算不算?谭昭摇了摇头:“不曾。”

    “当真?”

    谭昭适时地表现下书生意气:“左少卿,下官虽份列末等,却并非你牢狱里的犯人。再说李编修为人正直,绝不会做出杀人越货之事。”

    左明没想到这传闻中才学普通的状元郎竟是这般模样,他在此之前已经传唤了不少人,各个说的义愤填膺不包庇同僚,唯有这人眼神清明说相信自己的朋友,倒是个人才。

    总比些蝇营狗苟的小人来得好。

    “那你觉得是谁杀的人?”

    这是问他?谭昭错愕地抬头,他所知道的消息太少,最后诚实地摇了摇头:“下官不知。”

    然后说完就被请出来了,这位大理寺少卿办事挺雷厉风行、铁面无私的,谭昭想了想,最好还是去见李寻欢一面。

    这一面,便是等了两日。

    第三日的中午,谭昭拎着临江仙的醉红酿去见李寻欢。

    阴暗的牢房里气味迷人,一路走过这犯人脸上都神情木讷,拐了两个弯才看到李寻欢的牢房,这狱卒便道:“谭大人,您快些说话,小的就先退下了。”

    李寻欢毕竟是李家人,这会儿也没受多少苛待,虽然一身囚服,看着倒是挺精神,见到他也有些高兴:“谭兄,你怎么来了?”

    谭昭就将水酒递过去,看着他接过才说话:“我要再不来,你岂不是要馋死在这牢里了!”

    “知我者,谭兄也。”

    这到了冬日,牢里是真的冷,谭昭身体不好裹着大袄没接话,一起上班摸鱼的小伙伴惹上了人命官司,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李兄,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

    李寻欢喝酒的手一顿,心里晕起一股暖流,人生得一挚友,已是足矣。

    “没事,我没杀人,别人也冤枉不到我身上。”只是这一遭下来,他怕是不好再在朝为官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谭昭才悄声直说:“是不是与那本秘笈有关?”

    李寻欢微微惊愕,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他知道谭昭聪明,否认并没有太多的用处:“这本是江湖事,不瞒你说,那本刀剑秘笈名唤无敌宝鉴,它如其名乃是当世绝世武功秘笈,当年快活王正是得了此才成为了天下第一高手,据说当年此宝鉴在衡山出世,江湖豪侠无不赶往衡山,衡山之路的路旁随处可见江湖人的尸首。”

    要不要这么夸张?!

    “最后自然是快活王得了秘笈称霸当时的武林,他死后秘笈下落不明,有人说是他坐下酒使贪墨了,也有人说随着快活林一起烟消云散,甚至还有人说是沈浪沈大侠得了秘笈这才出海。”说起这个,李寻欢脸上显然有欣羡:“那日我见到秘笈便觉不对,吃面的时候那俩江湖人,谭兄你还记得吗?”

    谭昭点头,他自然记得。

    “我与你分开后就回家换了身衣服,入了夜就等在翰林院门口,等到半夜就听到有脚步声传来。我以为是那哥俩,却没想到……”

    这表情怎么听着有些难以启齿:“没想到怎样?”

    “没想到是个娇俏的女郎,出现在那是我自然觉得不妥,可这女郎身形壮硕,我刚要躲便听到掌风袭来,那人武功端的是高,我自问武功不低却在他手下走不过几招,情急之下我欲遁走,却未料中了迷药。”

    “等我再醒过来时,是被柳编修的尖叫声吵醒的,我躺在血泊里,左手还受了伤。”李寻欢抬起自己的左手,左手的小胳膊上果然有一道血疤。

    ……真是有够离奇的。

    “告诉你是怕你瞎掺和,此事事关江湖,那死者更是西域人,我最多丢官,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谭昭从大理寺的监狱里出来,便觉得有些奇怪,他让系统将拍摄的凶案现场全景图放出来,他一边走一边看,书丛杂乱,还有些血迹飞溅到古书上,这誊抄修书又造成了……对!誊抄!他记得案几上曾经有他誊抄的笔记,那是他抄录的历年来的祭奠辞藻。

    “小郎君,在想什么呢?”

    谭昭猛地一激灵,正对上一双欲语还休的水眸。

    这可不就是坊间流传的西方罗刹教少教主的画像!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谭兄的兄弟,但陆小凤明白自己已然是摊上大事了,而且是攸关性命的大事。他的这种直觉向来很准,也救了他许多次,然而……还是被西方魔教的岁寒三友追了三里地才脱身。

    冷月挂在树梢,谭昭却迟迟没有入睡,他细细拨弄着桌上的茶盏等着陆小凤归来。

    一直等到半夜,陆小凤终于踏着冷月而归,一身露寒从窗户外边翻进来,对着谭昭的眼就问了一句话:“谭兄,你怎么还没睡?”

    谭昭笑了笑,伸手给他倒了杯茶,茶烟袅袅,尚且还是热的。

    茶不是什么好茶,水也不是什么好水,但在被算计了一晚上的陆大爷喝来,却足够温暖心扉,他开始倒苦水:“谭兄,你是不是知道银钩赌坊宴无好宴啊,那蓝胡子瞅着大爷我心善给我下套,你说我这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他也真是,惹上了西方魔教还来找我擦屁股,他这么有胆怎么就不直接攻上西方昆仑上啊!”他停顿了一下,直视谭昭的眼睛:“你说是不是啊,少教主?”

    谭昭半点不惊讶对方的称呼,甚至还卖起了惨:“不,陆小凤你错了,我不是什么少教主。”他也同样直视陆小凤的眼睛,气氛一时凝滞,蜡烛哔啵一声,谭昭略显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西方罗刹教的少教主,已经死了,活着的,只有谭昭。”

    当真是再真再真不过的话了。

    陆小凤自然也听出来了,如此他才唏嘘不已,这年头果然什么人活着都不容易啊,西方罗刹教家大业大,可谭兄却如此……想来也是隐情颇深。

    可如今的谭昭是他朋友,陆小凤从来是个体谅朋友的人,所以他开口:“如此也好,谭兄既是这般打算,便不好出现在人前了,我有位朋友通晓易容之术,谭兄倘若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

    谈话,就这么结束了。

    陆小凤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是辗转难眠,蓝胡子设了套污蔑他杀害了西方魔教的少教主玉天宝,说是只要他找到被他夫人李霞盗走的罗刹牌便为他洗清冤屈。

    这逻辑粗粗看是没什么问题,但他总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特别是……他刚刚确认了真正的玉天宝还好端端活在隔壁,说起来谭兄也并未隐瞒他多少,不管是长相,还是……前段时间在银钩赌坊输得一分不剩。

    显然,这是个圈套了,甚至按照谭兄的态度,他的“死”也绝对是圈套的一部分,甚至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有什么样的阴谋是需要少教主必须死的呢?陆小凤想了又想,如今他手上的消息不够,真相仍然掩藏在迷雾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