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吾与汝孰美(八)
    谭昭的预感到了第二日变成了现实。

    跟着宫里来的公公穿行了大半个皇宫,谭昭终于获得了单独面见圣上的成就。成华帝并不是一个苛刻的皇帝,  虽然只过去一日,  他还是亲切地问了谭昭调查的进度,  等到用过一盏茶,  才问起了坊间的传闻,正是关于这快活王的藏宝图。

    这么多钱,就是国家也会觊觎,况且现在国家还很缺钱来着。

    谭昭能怎么说,他当然说不知道啊,随即又许下承诺说倘若找到,  绝对是我大明之福,  成华帝听到这个就满意了,又聊了两句就将谭昭遣退了。

    不幸中的万幸,皇帝没有明面上再指派一个人一同调查,  至于暗地里,这个他不在意。皇宫里肯定有不少好手,  但他相信比王怜花还要高的绝对不会过一个。

    出了宫门又看到女装大佬,不过这回比上次多了一个小孩,  谭昭觉得明天关于他的传闻肯定会越来越奇怪,说不定过几个时辰他已婚生子的消息就众所周知了。

    不过他也不在意,走过去和小孩打了个招呼就进了马车。

    马夫还是昨天那个马夫,谭昭刚坐定王怜花就递过来一本册子,  他翻开看到无数的名录和小道消息,  他不得不佩服王怜花收集情报的能力,  上面什么无悔子明觉啊血意刀冷醒什么的,十八流的都记录在上面,还有些最近流传在江湖人中的消息,小到青楼头牌,大到宝藏消息都在上面。

    难怪厚厚一本,可仔细看,这消息也未免太过零散。

    最后等马车在翰林院门口停下,谭昭只看了小半本,他将册子放在袖子里,这才下车进了翰林院。

    因是出了命案,如今的正厅已经被大理寺封了起来。翰林院都是读书人,大多数人都避着这走,估计就算解封了,这正厅恐怕也不会再启用。

    说起来,这读书人的臭规矩就是比一般人多。

    谭昭刚要取出大理寺的牌子递过去,旁边斜里就窜出一个声音,略带尖利,十足的讽刺:“哟,这不是状元郎嘛,我原听说状元郎当堂下军令状,却没想到还携美查案,倒是颇有兴致啊!”

    说着眼睛还朝着女装大佬飞,显然很吃女装大佬的颜。

    ……勇士,竟然敢觊觎女装大佬!谭昭都替他捏一把汗,他想了想,终于想起眼前这人是谁了:“柳编修,听说你是第一个现案现场的人?”

    说起这柳编修,也是翰林院一奇葩。他也是寒门出身,三年前入了翰林当庶吉士,三年后升了七品编修便以过来人的姿态傲视今届门生,动不动就挑剔手下的庶吉士,厉害得一批。

    据说此人本可以选择外调,却说醉心修书,立志要修出另一套永乐大典来。

    谭昭对此不置可否,不过嘛……

    “是又如何?你我同一官位,你凭什么问询我!”

    谭昭是不喜欢和读书人讲道理的,因为他们通常是最不讲道理的人,所以他从怀中掏出了左明给的大理寺腰牌,往看门的官差一送,官差看过之后尊敬地递过来,柳编修的脸色都涨红了:“如何,说说吧。”

    便引着人进去,可柳编修胆小啊,最后还是看女装大佬进去才跟了进去,恐怕心里是觉得女人小孩都进去了,他不进去太怂。

    谭昭让小孩把门关上,刚刚死过人的房间感觉阴气森森,刚刚好壮着胆的柳编修简直秒怂,他靠在门边,看着谭昭将正厅里的蜡烛全点上才有了几丝安全感。

    早知道他刚刚肯定不说话了,可他就是忍不住嫉妒谭昭,凭什么这人这么好运,凭什么能与李寻欢这般的人称兄道弟,又凭什么瞧不起他,他有今天的成就都是自己挣来的!

    有了火光,整个房间的全局就映入眼帘,谭昭一边让系统将拍摄的全局影像调出来,一边比照着看过去,果然他的金手指还是有点用处的。

    而女装大佬已经走到柳编修旁边,论套话十个谭昭都比不上半个王怜花。

    很快,柳编修就将那日早上的事情娓娓道来。

    “我记的很清楚,因为那天我要赶着写祭天的祷文,所以天蒙蒙亮我就从家里出来了,天很冷我提着灯笼,刚一推开门我就听到里面一个模糊的人影,当时吓得我差点……叫出来,我壮着胆子用灯笼一招,这才现竟是李编修,随后我看到了……”

    柳编修回忆的时候,脸上带着全然的恐惧,显然对于他而言,当时的景象即便到现在仍然让他十分恐惧,对于他这样的读书人而言,他这个反应十分正常。

    “具体是什么时辰?”

    “大约是寅时三刻左右,我当时吓坏了,指着李编修说不出话,刚要回身喊人,林编修就过来了。”

    “林编修?”

    柳编修解释道:“林兄是我好友,与我是同届进士。”

    “后来呢?”

    “后来我吓得紧,还是林编修去外面叫的人。”

    再套,也套不出什么话来了,说来说去都是车轱辘话,谭昭将房间比照完,推开门请他出去,柳编修恨恨地瞧了他一眼,飞快地离开。

    ……

    “你们翰林每天都这么用功吗?”

    谭昭摇头:“不,我除外。”凌晨四点半来上班,他是活腻歪了吗,他每天都是踩着卯时的尾巴来点到的,真是惭愧。

    不过这样推测时间线,凌晨四点半柳编修现尸体,他是七点钟左右到的,大理寺据说是六点钟到的,那么在官差未来之前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有什么现没有?”

    倒是有一些现,谭昭举着手里的一沓纸张:“你瞧,这是什么?”

    王怜花接过来看了一瞧,顿时脑袋就疼,这些庙文祷文他素来最是厌恶,看了一眼就推了过去:“这是什么?”

    谭昭一笑,清俊的脸上闪过狡黠:“这是我誊抄的那份祭文啊!”

    这就十分有趣了,他可以一万分地确定当初他案几上是没有的,可今天进来却又看到了,然后更妙的是,李寻欢桌上的不见了。

    这简直是太棒了,谭昭决定再去见一眼李寻欢。

    出了翰林院,王怜花带着小孩与谭昭分道扬镳,大理寺离这里并不远,谭昭步行过去也就一刻钟的功夫,三番两次来也混了个脸熟,很快他就见到了换了牢房的李寻欢。

    显然,这里更加干净,更加静谧。

    “谭兄,可是有了进展?”

    谭昭劈头送上一副文房四宝,表示你快点将你准备交给领导的祭文写下来。李寻欢和谭昭一样最讨厌写这种歌功颂德的文章,但他文采好提笔就来,虽然不明白好友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还是如实照做。

    等到最后一个字学完,谭昭伸手吹了吹墨迹,珍重地塞进兜里。

    “等有消息了再告诉你。”

    李寻欢就笑了,即便身处牢房他也并未有任何暴躁的情绪,如果是谭昭,他自问做不到如此:“好,我相信谭兄。”

    “说起这个,王前辈到底是何人啊?”相比王怜花,谭昭自然更相信李寻欢,因为李寻欢这个人实在是个好人,一个对谁都很好的好人。

    李寻欢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不知道他身份就把他带在身边,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我不认识他,这很正常,不是吗?”

    李寻欢竟然有些无言以为,不过好脾气的他还是开口说:“王怜花前辈在数十年前的江湖上赫赫有名,人称千面公子,传闻……后来他结识沈浪沈大侠,一同诛杀了祸害武林的快活王柴玉关,也是自此之后,其人绝迹江湖的。”

    “那柴玉关与他又有何关系?”

    不得不说谭昭的直觉很准,又恰好问了一个知情人,却原来这快活王男女关系搞七捻三,有了大老婆就想要小老婆,有了小老婆有想要红颜知己,最后功成名就还想要个心头爱,这便宜哪都能让你一个人占全喽,最后果然天理昭昭,被自己的一群儿女怼死了。也难怪王怜花会那般在意柴玉关的东西了,归根结底,那可以称作他家的家产。

    看好友出神,李寻欢推了推他:“怎么了?”

    谭昭十分严肃地开口:“我在想我平日里有什么得罪王前辈的地方。”

    系统:完喽,早就得罪光了!

    你闭嘴!

    “哈哈哈,王前辈不会在意这个的,不过你说起的那个叫做阿飞的小孩有些奇怪,既然王前辈说他是他舅舅,那我大概猜到小孩的父母是谁了。”话里,难掩唏嘘。

    “是谁?”

    李寻欢笑眯眯地摇了摇头:“不好说,这个你知道了没多少好处的。”

    ……李兄你变了,你以前善解人意绝对不会说话说一半留一半的,你知道这样会好奇死人吗:)?

    109/109823/48053249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