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吾与汝孰美(十四)
    谭昭的开口,不仅打断了龙啸云的示好,  也成功化解了林诗音的尴尬。

    林诗音出身武林世家,  却是被母亲以大家闺秀教养长大的,  她长到如今武功半点不会,  诗词歌赋女工妇容却极为擅长,她又自小与表哥定亲,当然不知道如何与江湖外男相处。

    可是她又极为替表哥着想,眼前此人说是表哥的朋友,她自然不好太过无理,故而才不得不留下来攀谈两句。

    李寻欢听到谭昭的声音出来,  林诗音也正好瞧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谭昭……谭昭觉得自己就应该变成一棵桃树随风而去。

    他一想也是,普天之下的姑娘谁会弃李寻欢而选择毫无名气的龙啸云呢!看来好友头上的帽子颜色是保住了。

    “咳咳咳,  李兄!”

    都说这英雄难过美人关,他现在倒是真的信了,  李寻欢这才低下掩饰了一下自己的笑容:“谭兄,你来了,  来我给你介绍。”

    表哥来了,林诗音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她走路的模样煞是好看,便是冬日里着装也不显得臃肿,  反而似扶风弱柳,  一翦秋水能将世上最美好的东西看穿,  武林第一美人,传闻所言非虚。

    林诗音过来了,龙啸云自然也不情不愿地过来了,他不喜欢谭昭,可人身份在那摆着,他也不好太过刻意针对。但他显然还太年轻,只他刚刚走进,就听着人开口:“哟~这不是龙大侠嘛,你也在呢!”

    这语气,妥妥的就是嫌弃加嘲讽。

    龙啸云倒是想作,可美人当前,他只能尴尬着开口:“谭大人好。”

    爽!

    打过招呼,林诗音就带着侍女离开了,谭昭看着龙啸云这眼睛都要跟着人姑娘走了就觉得有些伤眼,他推了推李寻欢,示意他看。

    李寻欢自然也是看到了,只是昨日有些晚他也考虑到龙啸云是本案有关人员才慷慨带着人回来,没想到……哼!

    若是早知此人为人这般轻浮,他就是……对着好友调侃的笑容,李寻欢这般的佳公子也有些绷不住,最后讨饶:“谭兄,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欠揍?”

    谭昭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哦,没有呢!:)”

    ……这脸皮也是没谁了。

    等到龙啸云回过头,这园中哪里还有谭昭和李寻欢的身影,他转头四望,最后气的提着枪离开。

    这倒不是谭昭看不过眼拉着人离开,而是李寻欢听到后院有动静才拉着他走,刚到后院,果然看到了王怜花,他又换成了公子装扮,后面还跟着个兢兢业业拿着贴片的小尾巴。

    李寻欢还是第一次见到阿飞,几乎是一眼就喜欢上小孩这双倔强的眼神,这样一双眼睛长在小孩身上就更加讨喜了。

    “你叫什么名字?”

    “阿飞。”

    像是某种历史性的会晤一样,谭昭饶有兴趣地看着李探花收回一枚小迷弟,三人这才讲起了“真凶大缉拿”的计划。

    谈起这个,李寻欢的表情又肃了起来,李探花之名虽然响彻天下,但他却并非风流喜好女色之人,一颗心全系在表妹身上,哪里还分拨得出半毫给旁的女子。可就像英雄难过美人关一样,这美人爱才子也是一般。

    这最后,自然便成为了求不得。谭昭以前耳闻过月满楼里有位姑娘对李探花痴心绝对,原以为是坊间传闻,如今看来……这人太优秀也是一种负担。

    “哦对了,说起这个,前辈你还没解释那日的追踪虫呢!”

    王怜花闲闲地靠在廊柱下面,乍看当真是位一表人才的公子,只不过这人一开口,气质就迅往纨绔的方向而去:“你那日不是见到那短小刀客了。”

    “……所以,你那虫子出错了?”

    “不不不,我那天说他帮了一个大忙,自然是真的。”王怜花凉凉地开口:“他身上有药粉,却从未去过那位林姓编修的家,这就意味着他同袭击的凶手接触过。一个喜好钻人闺房的小贼,你说他是不是个好帮手!”

    他边说边乐,这胆子大到去偷看杀人凶手的,这命丢得也是当真不亏。

    谭昭不由有些无语,他算是看出来了,这王怜花根本没有在好好查案,所谓的帮忙都是兴致来了去戳一下,否则以这位的江湖人脉绝对不会就这点消息。

    那边厢,林诗音带着侍女碧依回到房间,脸上带着一丝愁容。碧依是从小侍奉她的丫鬟,很是知道自家小姐的心情,知道自家小姐人善却很容易想过,便开导着说:“小姐,别怕,一切都有表少爷呢!”

    显然这位碧依姑娘也是李探花的小迷妹。

    林诗音听到李寻欢的名头,脸上自然地荡起笑容,随即也觉得这话并没有任何毛病,她如今已经出了孝期,只要表哥有时间,他们就……她脸一红,啐道:“你浑说什么呢!”

    碧依立刻随着杆子说:“小姐,奴婢说的可都是实话,那姓龙的公子一看就居心不良,要奴婢说还是后来的谭大人人品好,人长得俊秀不说还是状元郎!”

    “你再说!”

    碧依就知道不能再提了,自家小姐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过柔弱了些,不过她转念又想似她家小姐这般的花容月貌,便是再柔弱也不打紧,左右有表少爷操心呢,想到这里,她这才继续开口:“所以啊,小姐你千万别信那龙公子的话啊!”

    林诗音为什么忧愁?她自然不会为只碰了一面的龙啸云忧愁,有的自然是姑娘心事。表哥能够回来她自是开心不已,可当她知道是因为另一位姑娘为情义舍身,她这心里头就万般不是滋味了。

    这无论是什么人,只要沾染情意滋味就都是普通人了,你是驰名江湖的风流才子还是响彻江湖的第一美人,无非都是虚名,在爱情里都只容得下两个人,也仅仅是两个人而已。

    林诗音并非不知表哥的优秀,可事情生在眼前,她心里依然还是十分难受,她低低地应了一声,嘴上是答应了,可表情却不是这般的。

    碧依看着自家小姐,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事儿还得表少爷来说,她就是说一千道一万都是没有用的。

    美人脸上添了三分愁容,更显得楚楚动人,李寻欢例行过来便看到这般模样,心里一动,却仍然恪守着礼仪:“诗音,刚才吓到你了?”

    林诗音自然摇头:“没有,我哪有这般娇弱。”

    说到这里,李寻欢自然不会忘记此来的目的,他简单地介绍了与龙啸云相识的经过,随后才说起谭昭:“谭兄是个很有趣的人,为人也十分磊落,是个好人。”

    虽然他不懂谭兄为何一定要让他过来说明如何与龙啸云相识,但李探花十分无师自通顺道都讲了一遍,林诗音听了果然愁容少了一丝,她心想表哥能与她说这些,是不是心里对她愈看重了?

    两人郎情妾意,碧依十分有眼色地退下。

    谭昭目送李寻欢离开,忽的想起什么,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小孩一闻到味道眼睛就是一亮,谭昭不由地一笑:“今天我娘出门前一定让我带给你的,是她和李婶新制的肉干,风味十足,我都没有,便宜你了!”

    阿飞听了果然十分开心,对于能够善良地给予他食物的人,他都介于给予善意,将手在衣襟上擦干净后才十分崇敬地接过油纸包,脸上难得扯出了一个笑容:“谢谢!”

    真是再郑重不过的谢谢了,自己送出的礼物得到这般的对待,难怪谭大娘这般惦记这小孩了,赤子之心,最为难得。

    “小乡巴佬,吃个肉干还这么开心!”

    阿飞立刻凶相毕露,舅甥二人针锋相对,原因是因为……一包肉干。

    “我说状元郎,你的人生就闲到这个地步,人大理寺都认下了,显然是不想这事酵,准备暗中行事。”否则就凭一个欢场女子的奋不顾身?王怜花心里嗤笑一声,也不知这女子所谓的痴情到底是不是真,这李家三郎为人情深义重,绝不会坐视别人替他受罪。虽不知这李三郎什么话都没说,不过显然他不会就此罢休。

    这戏,当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谭昭就点了点头,说起来他真的挺闲的,用着别人的身份过自己的人生,他也无意去改变什么,自然时间就大把大把地有:“对呀,你也知道我活不长了,闲事管管就管管了。”

    王怜花眼中精光一闪而过,人却依然慵懒地躺在塌上:“哦,说起这个,状元郎想好需要在下帮你做的事情了吗?”

    能说没想好吗?谭昭觉得女装大佬脸上的笑容有些危险,他思虑片刻,立刻脱口而出:“那就帮我治病吧,我还是蛮惜命的。”

    “呵呵!”没看出来。

    109/109823/48053250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