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吾与汝孰美(十五)
    “我还以为你会让我扮演你的心上人呢!”

    声音凉凉的不露悲喜,但谭昭愣是听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女装大佬这直觉未免也太精准了一些。

    “怎么会!”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反驳道。

    王怜花折扇一开挡住自己下半部分的脸,  可笑意却从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状元郎果然好性情,  倘若我是你,  便找个女子回家随便充数。”

    “倘若我这般做了,我会瞧不起我自己的。”

    谭昭自问自身没多少节操,遇上很多事都是自扫门前雪,但对于欺骗感情还是敬谢不敏的,明知道活不长还去祸害别人,这不过是贯着责任名头的自私自利罢了。

    这样的话从一个前途光明的官场新秀嘴里说出来实在令人惊叹,  王怜花自问已经不年轻了,  即便他因为练武容颜与青年时期相差无几,但他已见过江湖上的太多风浪,也从小尝过辛酸苦辣,  大概是身在黑暗中的人都会向往光明,人生如能活成状元郎这般,  便是只能再活个数年,也比普通人庸碌一生来得精彩。

    突然,  他心中就涌起了一股热情,王怜花站起来,脸上是难得地认真:“好,既然你开口,  我便全力以赴。”

    谭昭一楞,  这才明白女装大佬是应下了他的条件。

    ——唔,  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怎么办?

    **

    因为所谓刀客案的凶手投案了,翰林院的正厅终于解禁了,谭昭也不得不恢复点卯的生活,至于李寻欢为何没有?请不要问单身狗这么残酷的问题。

    刚一进翰林院,柳编修便冲着谭昭打了个招呼,脸上难得挂着相对真诚的笑容,而他的身边并没有林逸的身影。谭昭眼神一暗,这才挂起笑容说道:

    “柳编修早啊,你的伤如何了?”

    柳编修就摇了摇头,神情难得有些落寞:“无碍,烦劳谭编修挂心了。”

    说实话,没有挂心来着,就是没什么好聊的才开了这个头,谭昭原以为这位只是心血来潮找他聊天,没想到接下来的时间一直不停地跟他讲话,谭昭……求你改回原来的嘲讽脸!跪求!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出门就听到大理寺出了宣告,与此同时,市井之地却兴起了另一波江湖传闻。

    这传闻,自然是有关于快活王柴玉关的宝藏。只听得说书人惊堂木一敲,这故事就娓娓道来,这说书人口才极好,说的是快活王如何成名的故事,说起他成名后建了一个快活林,其间珍馐宝物尽皆藏之,可当年快活王死后,这批宝藏就没了声响。

    故事编得活灵活现,这江湖上耳闻过快活王的人都知道其人喜好渔色,当时不知有多少江湖女侠与他有些交集,便说有这样一位女侠得了他的青眼掌管他的私人宝库,纵使快活王柴玉关死后仍然不改其心。

    听者自然羡慕不已,忙催促他继续说下去,说书人等到得了赏钱,这才开始叙说这位女侠的厉害之处,又说而今据说这位女侠作古,她的传人欲取宝藏……

    反正不知真假,可人呢但凡有些希望都是想要搏一搏的,就像现代的彩民一样,毕竟万一中了呢?

    而提着银.枪刚吃完阳春面的龙啸云就是其中一个。

    这江湖上自然也是世态炎凉,他对李寻欢所说的话并不假,来京也确实是一位朋友相邀,可这位朋友却是在知道他进过大理寺后就单方面断绝了与他的往来,如今京城的江湖客栈全都住满了江湖人,没住满的又都是高档客栈。

    一分钱难道江湖汉,这话说的一点儿没错。

    他若是有钱,他就……龙啸云眼前闪过林诗音绝美的脸庞,他心头火热不止,只觉得没有比此刻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了。

    他想要江湖地位,想要用之不尽的金钱,想要美女倾心相守,想要……过快活王一样的生活!再不想像如今这般累死累活也不过有个小名头,倘若他有李寻欢那般的出身,如今又如何会活得这般累!

    他眼中燃气熊熊的**,脚下的步子也愈快了起来。

    高楼包厢上,王怜花与李寻欢相对而坐,阿飞坐在李寻欢的旁边乖巧地吃着茶点,似乎全然没有在关注两个大人一样。

    “你看,这就是江湖人。”

    李寻欢却不赞成:“这只是江湖人的一种。”

    “天真,李老头说的没错,他家小二就是个浪漫主义的诗人。”也不知实在感叹什么,又或者只是随意的概叹罢了。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叫他爹李老头,李寻欢竟然莫名觉得有些新鲜,但他显然不想谈论江湖人如何这个话题,索性就转开了:“这饵已经下下去了,前辈觉得谭兄这办法当真能逮到人?”

    王怜花就笑了,微微带着凉薄:“那你觉得呢?”

    李寻欢立刻也有了谭昭的感觉,这位前辈真的太难沟通了,索性两人没聊一会儿,热场的谭昭就过来了,他带着一身凉气,坐下就让小二上了壶热茶,开口就说:“在说什么呢,表情这么严肃?”

    李寻欢就说:“说你的计划呢!”

    王怜花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那聊出什么花来了吗?”谭昭喝了热茶,手脚都暖和起来了,这天气一日一日冷下来,他这身体就愈怕冷起来,也不知是谁说的内力可以抗寒,骗人!

    “没呢你就过来了,说起来谭兄你还会武?”

    谭昭就十分不要脸地点头了:“对呀,我难道没跟李兄你说过吗?”:)

    ……“没有。”李寻欢也十分纳闷:“可我观谭兄气息,实在察觉不出,难道谭兄你练了什么隐蔽内息的法门?”

    谭昭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截了当地说道:“没有,只是我身体不太好,气息才没多大的改变。”也算是一处让江湖人放下戒心的bug。

    “谭兄身体不好?可是哪里不舒服,如果缺药材,尽管同我说。”显然李寻欢也知道谭家并不富裕。

    他这病怕是只有灵丹妙药才能好了,谭昭笑着刚要拒绝,旁边一直缄默逗弄小孩的女装大佬突然开口:“如此甚好啊,我原本还有些担心,这小子眼看着就几年好活了,如果我没记错,你李家……”

    真是话都没说完,李寻欢就惊讶地站了起来,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关心与错愕:“谭兄你……”

    谭昭有些头疼,他早该知道这位大佬的脾性是不会替他保密的。

    “他说的……”

    李寻欢眼中的难以置信,谭昭一眼能够看到,他心中一叹,开口:“他说的是真的。但你不必这般,难道我只能活几年,咱们就不是朋友了吗?”

    李寻欢却是讷讷,半晌才开口,声音有些幽幽的:“我以为……我们该是好友了。”

    谭昭一楞,印象中花满楼也说过这样的话,原因似乎也是他对朋友有所隐瞒,或者说是想独自承担,可天地良心,这回他真的是觉得这事儿说出来没什么意义。

    他要死要活,说出来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既然如此,他一个人知道反而比数个人知道更好,不是吗?

    谭昭眨了眨眼睛,点头:“我们是好友,一直都是。”

    李寻欢盯着谭昭,好友脸色虽然不是特别红润,但丝毫不显病态,而气息也并非体弱之人的气若游丝,这样好的人……“真的不能治吗?李家有朵天山雪莲,是先帝御赐,可有功效?”

    话是对着谭昭说的,但对象显然是道破事情的王怜花,王怜花也不负他的期望开口:“我刚要说呢,那天山雪莲续命的功效倒是不错。”

    “那我立刻写信让人取来。”

    谭昭有些哭笑不得地打断他:“不用这么着急,我暂时也死不了的。”

    系统:那是,你作起死来连你自己都怕!你再作呀!

    谭昭已经学会选择性无视每天都在给自己加戏的系统了。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王怜花显然很喜欢看谭昭变脸:“昨儿个也不知是谁那么真诚地拜托我替他治病来着。”

    谭昭……谭昭无话可说,不祥的预感终于还是成真了。

    “那便麻烦王前辈了,前辈倘若需要药材,自可送行去李园。”

    “好,那便多谢了。”

    两人自说自话地决定,半点都没管以后可能要被各种药汤围绕的状元郎谭昭。想想以后每天的“伙食”,谭昭……谭昭突然觉得有些生不如死。

    人生,你可以过得再艰难一点儿吗?

    谭昭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其实……我说我身体很好还能再战五百年,你们信吗?”

    “呵呵!”

    “……”李寻欢觉得好友什么都好,就是这性子实在是太欠揍了。

    109/109823/48053250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