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吾与汝孰美(十六)
    为什么他说真话永远都没人信呢?谭大人表示很无奈,但无奈也无法更改他以后终日要与药汤为伴的事实。

    想想都觉得暗无天日,  谭昭面对两张格外严肃认真的脸,  终于溃败下来:“你们想问什么,  就问吧。”

    这学医的但凡碰上疑难杂症都会见猎心喜,  即便是王怜花也不例外,他斟酌了一下语言,方才开口:“你脉象虚浮,脾脏皆有损伤,按照常理,你该不久于世才对,  可你如今这状态,  可否与那日服用的药丸有关?”

    还真是直截了当,李寻欢却是大骇,他以为很严重,  但没想到已是这般严重的地步,他心中担忧,  只听得好友点头说着:“确实如此,说起来也有些羞赧,  这是我幼年时期贪玩惹下的祸根,你们也知道家父早逝,家中全由寡母照顾,她一人之力到底力有不逮,  那时候家中贫困自然什么都爱吃,  一日便食了那新摘的蓖麻子,  想必前辈也知道我能活下来,已是万幸了。”

    这当然并非谭昭信口胡诌,原身幼年确实经历过这么一遭,只是情况比较轻,副作用也并不影响性命,只是体格有些下降,后来那副面黄肌瘦的模样也有几分这个原因在里面。至于服毒自尽什么的,打死他都不会说的。

    “竟是蓖麻子?”

    蓖麻子这种东西未加工前食用含有剧毒,几粒就能夺去人的性命。但只要加热或者另做加工,却不含毒素,在乡间也很是常见,最常听到的就是蓖麻油。

    “嗯,曾经有位游医去村里行医,说是倘若有传说中的回春丹,或有一线生机。”回春丹什么的,系统商城里是有卖的,只是价格标的比绝世武功还要高,谭昭想不通这么高的价格到底哪只蠢猪会买。

    系统:宿主,我听到f1ag的声音!

    “回春丹?”王怜花忽然想到了什么,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谭昭,看的谭昭和李寻欢都有些奇怪。

    “怎么了?”

    王怜花这才收回视线,开口:“我娘曾经偶然提过,回春丹的药方好像在柴玉关的手里。”

    “什么?!”

    卧槽他刚刚真的只是找个借口而已啊!什么鬼!

    李寻欢却比他更加敏锐:“那是不是说明……”

    “也不一定,但如果这玩意儿当真有,确有极大的可能在那劳什子的宝藏里。”柴玉关此人自私成性,喜好收敛珍宝,否则座下也不会就酒色财气四使,这些人便是专门替他敛尽各种宝物的。

    回春丹这种药名为回春,倒不是什么返老还童的仙丹,而是一种可以缓解病症甚至可以给身体提供生气的丹药。如果当真是这种药效,倒是当真对状元郎的病症。

    这下,找到快活王的宝藏就成为一定之事了。

    谭昭看着外面热热闹闹的街景,只觉得人生就像一场过山车,要圆的慌简直一个接一个,太刺激了,不行,他要吃碗面冷静一下。

    **

    两日过去,今天已经是谭昭许诺的第六日,恰巧今天刚好是休沐日,谭昭一早就听到系统播报说目标地点出现了可疑人物。

    他眼睛刷地一亮,叼着大肉包就直接出门。天寒地冻的,廊柱上都结着厚厚的冰碴子,谭昭裹着大斗篷一路往西,直到到了东西区的交界处。

    这里……有点眼熟啊?谭昭眨了眨眼睛,这拐个弯不就林逸家那小破屋了。

    [系统,确定是这里?]

    这房子怕不是比林编修那小破屋还要古旧,牌匾不知道去了哪里,门口都是纠缠在一起的蜘蛛网,走近还能隐隐闻到霉味,这绝对是微生物最爱的家了。

    系统:宿主,你要相信科学。

    ……谭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索性他什么都不说,与李寻欢商量的计划是放出流言引幕后之人出来,流言自然不止快活王那点事儿,更多的是状元郎有夹带私货,说是藏宝之地就位于城内,且是不易让人察觉之地。

    这皇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要不易察觉的地方,转过弯也就那么几个,这样的大批人翻找,除非当真是藏得太深,否则找到绝对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显然,这样的逼迫对于幕后之人是有效果的。

    谭昭想了想,从怀中拿出个信号器,这是王怜花送给他让他用作联系之用的,如今刚好派上用场。

    而作为一个惜命之人,谭大人自然不会单枪匹马地闯进去。约莫等了半柱香不到的时间,王怜花和李寻欢前后到了,王怜花手里还提着个小孩,小孩脸上满满的不情愿,等到被放开,立刻就站到了李寻欢的身边。

    ……

    简单交流了一下,四人便进了荒宅。

    荒宅的大门口石狮子东倒西歪刚好卡在了门口,里面的门上都是青苔和小蘑菇,索性四人都会武,就直接绕到后面轻功一提跃了进去。

    一进去,扑面而来的蜘蛛网和霉味,相信如果到了夏日,这里的味道肯定十分芬芳。

    谭昭目力所及,看到的都是破败的东西,缺胳膊断腿的凳子椅子,还有各种破破烂烂的茶壶碟子之类的,都是不值钱的东西,想来值钱的东西早在这里辉煌的时候就被人搬空了。

    “谭兄你确定看到有人进来?”

    谭昭自然是没有,但系统不会拿这个骗他,所以他点了点头:“今日休沐,我有点在意林编修就过来瞧瞧,谁知道……”

    “不对,你俩退后!”

    王怜花话音刚落,谭昭就听到一阵机栝腐朽的声音传来,他心道要遭,脚下的泥土却已经迅往两面延伸,几乎是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身体的重心就迅坠了下去。

    几秒种后,他睁开眼睛,面前是李寻欢关心的眼神。

    再听四周,很好:“王前辈和阿飞在上面?”

    李寻欢握着个火折子,谭昭就看到他幽幽地点了点头,声音有些轻:“我等武功未至化境。”

    ……就是技不如人啦,谭昭愉快地接受了这个说法,随后才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着微弱的火光观察起四周来。

    “这……似乎是一间密室?”

    李寻欢点了点头:“是密室,而且建造十分精巧,像是鲁家人的手艺。这种密室一般只能从外面打开,里面是被锁死的,我们大概只能等王前辈来……”救了。

    救了两个字还没出口,李寻欢就听到打脸的声音,谭昭也没想到自己运气还有这么好的时候,随便一推就把生门推出来了:“李兄,你看?”

    托谭昭好运气的加成,两人避免了被困密室的窘境,可随后遇到的问题却更加棘手,这不知是哪个缺德鬼设计的地下迷宫!步步都是陷阱!

    “李兄,你对京城比我了解,可知道这宅子以前的主人是何人?”

    李寻欢摸索着路前进,迷宫这种东西对于他而言本不困难,可难就难在这迷宫运用了奇门遁甲又因光线不明难以看清方向,他只能一点点用脚步丈量:“说来惭愧,我并不知道,不过位于此地,应该是个文官的宅子。”

    “文官啊,宅子败落成这样,恐怕应该是数十年以前的事情了,倒是与快活王的时间线吻合。”

    “确实,而且快活林位于西域交界之地,倘若这个文官经常出使西域,那么他进京带着大量行李就不会被人怀疑,甚至很多时候守城的将士会直接放行。”

    这就是职务之便?

    可是以传闻中快活王的人品,他可能会与一个官员互通有无?谭昭觉得是快活王控制了这个官员的可能性比较大,更甚至以某些东西相要挟,不过能想出藏宝于京城这么疯狂之事的人,还真难以预料。

    “等等,这里有个人!”

    什么?!

    谭昭立刻赶上李寻欢的脚步,却是被脚下绊了一下,金属与地面相触的尖利声传来,还未等他看清,便听到李寻欢的低呼声:“这是……龙兄?”

    龙啸云?!

    “谭兄,他中了毒,如果没有解药,怕是命不久矣了。”

    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虽然谭昭对龙啸云没什么好感,但还是同意李寻欢带着龙啸云前进。

    与此同时,躲过“地陷”的王怜花提着小孩碰上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不是很美,甚至她身上穿着的衣服都很普通,她脸上微微带着病容,刚好王怜花前段时间刚刚见过她。

    喔,深藏不露啊,也不知道那位林编修知不知道,怕是不知道吧,他有些幸灾乐祸地想。

    “我知道你很厉害,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不如何,你也说了我很厉害,你觉得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我吗?”

    109/109823/48053250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