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朕的皇位呢(二十七)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他只能顶着无数好奇间或夹杂着嫉妒的目光走到人面前,在外面眼中就是清俊朝堂新贵与美相伴,竟是出乎意料地和谐。

    “你怎么来了?还是这个打扮!”谭昭头皮都有些发麻。

    “今日天高风大, 郎君身子骨淡薄……”

    谭昭望着面前的高挑美人, 虽然心里清楚这是一位女装大佬, 但他还是不免被这位大佬的演技所折服, 就这身段说是男的,谁信呢!

    搁谁谁都不信, 两人从宫门离开,大街上已经开始热闹起来,谭昭坐在轻微摇晃的马车里, 开口:“今日多谢王公子来接我。”

    王姓公子显然还沉迷在人设中不可自拔:“这是奴家的荣幸。”

    谭昭又想喊你能不能正常点,复又想起上次说实话的后果, 话到嘴边拐了个弯:“王公子昨日说, 倘若我帮你这个忙, 你就答应我一件事,是不是?”

    昨天他一通发作后,这人终于坦白他叫王怜花,那日在翰林院外打晕李寻欢只是情急所致,据此人说他与李家老爹是故交, 虽然完全看不出来, 这次进京也是听闻了无敌宝鉴的消息才过来的。

    害得故交之子蒙冤, 王怜花这才找上了谭昭, 这个说辞很容易戳破,在要他帮忙的前提下,谭昭觉得王怜花所说有八分是真的。

    “是,状元郎想好了?”

    谭昭也是突然福至心灵,可对着这张脸他又把这个大胆的想法压抑了下去,谭大娘最近好像和街坊邻里走得有些近,还到处打听哪家有适龄的姑娘,这妥妥的就是要给他找个媳妇,他要是不先下手为强……

    “怎么,很难开口?”

    这倒不是,他脸皮多厚啊,谭昭摇了摇头:“此事不急,我承诺陛下七日之内破案,如果不抓紧时间,李兄怕是要被罢官流放了。”

    王怜花一听就笑了:“那李家三郎不老实,他怕是巴不得被罢官呢!”

    不管是不是老实,谭昭先替李寻欢传了个消息去山西保定,都坐牢了还想着表妹,谭昭唯有佩服二字。

    之后,他才带着换了随从装束的王怜花去了大理寺,到了大理寺,左明出来接待了他,又指派了个大理寺官差给他,说是需要人手就同这人说,谭昭点头,这才拿着令牌进了大理寺牢房。

    牢房还是一如既往地阴暗难闻,王怜花掩着鼻子几步就与谭昭并排行进,谭昭偏头就听到人略带戏谑的声音:“状元郎,我原以为你们朝廷的人武功都不怎么样,今日一见反倒是我着相了。”

    谭昭眼带疑问,王怜花看他有兴趣,反而不说了,提醒他前面带路的狱卒转过来了。谭昭向前看,身边这人又退了回去。

    ……恶趣味啊!

    李寻欢还是和昨天一样,不过他见到谭昭很惊讶,等到谭昭将狱卒挥推,他终于开口:“谭兄,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他话还未说完,眼睛一凛便刺向了站在谭昭身后的王怜花。

    李寻欢向来温和,即便被人找上人比武手段也以促狭为主,可这会儿他站在牢房里,整个人却是锋芒毕露,身上的那点儿文人气质瞬间被削弱得一点儿不剩:“你是谁?”

    好生敏锐,老李这儿子不错啊,王怜花穿着一随从的衣服,这会儿从隐没的黑暗里出来,要不是知道这是老友的儿子,他都有点想抢回去当徒弟了:“小寻欢可真是无情,这多年不见都不认识叔叔了吗?”

    叔叔?!

    谭昭已经不想吐槽武林中人驻颜有术了,上个世界的玉罗刹就是,那时他还有意识,眼睁睁看着玉罗刹脸上的浓雾消散直到显现出一张年轻到不可思议的脸庞,如此他也大概猜到玉罗刹要用浓雾掩盖自己的面容了。

    李寻欢显然对叔叔这个词印象深刻,身上的气息陡然温和了下去,看着王怜花年轻的脸庞,将信将疑地开口:“王怜花前辈?”

    “小寻欢就是客气,叫叔叔就好了。”

    谭昭从李寻欢的脸上看到了四个字——叫不出口,恰是此时去取牢房钥匙的狱卒过来,引着三人进了最里面的问询室。

    李寻欢显然在确认了王怜花的身份后就对他十分信任,明明还挂着牢狱之灾,却还要先转达老父临死前对老友的挂念,王怜花看着年轻,可听完之后眼神露出沧桑,可见他的年纪绝非他所表现出来的年轻。

    [系统,这王怜花到底是什么人?]

    系统:一天获得时间。

    那还是算了,他找个时间问李寻欢照样能知道。

    系统:勤俭持家,宿主请继续保持!

    ……

    谭昭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就像上个世界一眼便觉得陆小凤绝非一般人,这个世界能给他这种感觉的除了李寻欢,便是这位王怜花了。

    都是江湖大佬啊,他心中一叹,终于听到认亲寒暄的两人讲到了正题,只听得王怜花开口:“那日,确实是我将你打晕放在翰林院正厅的。”

    “为什么?”

    “因为一个人,一个武功与我比肩的人。”

    李寻欢眼中大骇,脑中已经盘旋了江湖上各位神隐的老前辈姓名,可每过一个他都觉得不可能:“这不合理。”

    王怜花这会儿也坐定,明明上一身小厮着装,身上的狂放却难以抑制地散发出来:“不,这很合理,这个江湖,有人求名利,也有人不求名利不为人所知。小寻欢,你可识得此物?”

    李寻欢和谭昭齐齐定睛瞧去,只见一枚梅花暗器闪着啐毒的冷光。

    他随即便对着一脸无奈的花满楼开口:“他要再去扬州,你就别借给他银子不给他酒喝,他没钱没酒,就是一只废鸡了!”

    花满楼恍然点头:“谭兄此话有理。”

    过了嘴瘾,那边厢小祖宗已经趾高气昂地发表过演讲了,宗旨就是我是谁儿子关你什么事,长得这么不讨喜难怪被人绑着许许。

    反正谭昭提着早餐过来时,叶孤鸿的脸色已是难看至极。他看到谭昭进来,便冷着声开口:“你作为他的长辈,便是这般教授人的吗?”

    这自说自话有些严重啊,谭昭一边摆吃的,一边让小家伙去洗漱,说话颇有几分不在意:“哦,那你觉得该怎么教?”

    叶孤鸿被绑着,也十分理所当然地开口:“自然是学剑,西门吹雪三岁学剑,七年有成,十一岁便声惯江湖,他作为西门吹雪的儿子,难道不理当继承父亲意志吗?”

    “强盗逻辑!听起来你好像很想当西门吹雪的儿子?”

    “你——”

    ……怕不是说到心坎上了?!这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难怪心理素质这么差,陆小凤刺几句就心理承受不住要自杀了。

    小祖宗被花满楼领着回来刚好听到这话,脸上一喜:“你要给我爹当儿子,那就是要给我当弟弟咯!”随即又十分苦恼托腮:“可是你这般老,我想我爹并不想要你这么大的儿子。”

    叶孤鸿直接气秃!

    如此再看,叶孤鸿就完全不像西门吹雪了,除了一身衣服一个发型,谭昭再也瞧不见他身上有一处与西门吹雪相同的地方了。

    模仿的永远超不过正版,这个道理都不懂,你学剑干啥呢!

    谭昭三人就落座吃饭了,吃的是豆腐花配生煎,街角的玉子虾仁小馄饨配小葱烩饼,鲜香味美,对于饥饿之人来说,能看到吃不到简直就是万般的折磨。

    叶孤鸿艰难地撇开眼睛,可鼻尖的香味仍然欲拒还迎地涌向他。

    花满楼虽然看不到,可他的耳朵再灵敏不过,他也知道谭兄为人促狭,却没想到这般……他轻轻笑了笑,随即动手个西门睿夹了个煎饺,半点没有要出口阻止的意思。

    ——连自己性命都不爱惜的人,凭什么要别人爱惜。

    “酷刑”终于结束,叶孤鸿轻轻舒了口气,随即便看着谭昭的眼神更加不善起来:“陆小凤呢?”

    “你说眉毛叔叔吗?他来了吗?他上次说好给我带礼物的,又说谎,还陆大侠呢,太丢脸了,竟然骗小孩!”西门睿一脸悲愤。

    叶孤鸿竟然也被带了过去,他却是也觉得陆小凤挺不要脸的。

    谭昭:……

    多了个累赘,谭昭一行还是正常上路,叶孤鸿本来不愿意的,但他武功被封,又听说此行去往万梅山庄,立刻就不反抗了,甚至……偶像的力量真大啊!

    “诶,我听说你好像是叶孤城的远亲,叶孤城的剑术并不弱,你怎么会崇拜西门吹雪而非叶孤城呢?”

    前头西门睿闹着花满楼要买糖画,后面谭昭闲得无聊便开口说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