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朕的皇位呢(完)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日子一晃, 一月就过去了。

    此时, 即便是蒙古草原也已经冰消雪融, 谭昭明白以铁木真的野心,蒙古的铁骑怕是很快就要南下了。

    只是……谭昭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大好,具体什么毛病查不出来,但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身体里的生气在一点点地流失、消散,这个速度很慢, 但对习武之人来说, 并不是太难察觉。

    他也尝试着去阻止这种流失,但显然这股力量并不会因他的意志而减弱,那就是……谭昭眼睛一眯:系统, 我们来聊个五毛钱吧。

    系统:……宿主你终于发现了呀, 可喜可贺, 皆大欢喜,撒花……额,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你还有这么贴心的时候吗?]

    系统:你这是侮辱我的统格,看来你是想听真话了,真话就是……你被人坑惨了!太惨了, 我都对你感到同情,为此我已经帮你挑好下个世界的身体了, 对, 不用太感谢我!

    感谢你个锤子啊, 谭昭肃着脸:[说清楚。]

    系统确实是有较高的人工智能, 甚至能够在长久的相处中根据宿主的性格调节自身的性格, 但每个世界的时间攻略都是一开始就设置好的,它没有权限改变,所以一开始它也就幸灾乐祸宿主被塑料弟弟坑了,直到后来它才发现:你们人类有句话,叫做有多大的能力就担多大的责任。

    [继续。]

    系统: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大宋的帝王,负担的就是大宋百姓的命运,你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下的每一条命令都等于是你的意志,排除违背你意志的人,其他诸如两军打仗的死伤、处死杀人犯之类的,都会算在你的头上。

    谭昭听完,倒是出乎意料的冷静:[不对,按照你的说法,我该早就已经死了。]

    系统:因为你现在是特殊情况,年轻的帝皇无端暴毙,此间天道会想杀人的,现在想想宿主你也很厉害了,还没有谁家系统的宿主当上皇帝的。

    这样一想,它的年终奖金会不会提高一倍?

    并不是很想听这种夸奖呢,他完全是被坑上皇位的好不好,谭昭也不批奏折了,拄着下巴就开始想活命的招,想来想去,这因果还是要落在塑料弟弟的身上:[你说我要是现在宣布退位,还来得及吗?]

    系统:虽然我很想点头,但……来不及了:)。

    [……你这个微笑,我会很想打人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下令斩了赵昀祭军旗,同归于尽好了。]

    辣鸡宿主!毁我青春!

    谭昭也就开开玩笑,既然不能退,那么就只能进了,他现在还没死就说明他还有价值,所以按照基本法来推算,只要他越有价值,他这条命就硬得不得了。

    系统刚想说宿主你不要这么狗,外面青天白日的就响起一声巨雷,雷声滚滚,像是什么东西盘踞在皇城之上久久不散。

    谭昭:……老天爷,皮这一下你会很开心吗?

    系统:2333,我觉得如果是我,我会很开心,甚至心里美滋滋。

    将自家系统撵回去,谭昭当即就下了一条命令,说是有巨龙盘踞在皇城之上,大宋福泽又起,他要祭天。

    本来平地一声雷,朝堂之上的忠臣们还有些担心新皇在老百姓心中好感度下降,听到这条命令,那是立刻麻溜地准备起来了。

    这月的十五,谭昭在祖庙祭天,同一时刻弹尽粮绝的襄阳城里空降大批粮食衣物,百姓跪谢天地,道是天佑大宋,新帝明君。

    深谙舆论的谭昭又是一波造势,不管上层阶级怎么想,反正民心是稳得不能再稳了。

    天道:mmp!

    一连串的仪式下来,谭昭累得跟条狗一样,但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这些劳累就是值得的,所以还是那句古话说得好,与天斗其乐无穷!

    系统:……宿主你悠着点,小心哪天真的被雷劈死了。

    天道跃跃欲试,谭昭抬头看了一眼,瞬间收敛了自己脸上的笑意。

    更想劈人了,天道觉得自己暴躁得不得了!

    知道在这个世界可能又又不能长寿之后,谭昭就放开了手脚,正好此时蒙古铁骑南下,他干脆大手一挥将西北的虎符送去给了黄蓉,自己则在临安大刀阔斧的改革。

    秉承着事情搞多大,咱就搞多大的方针,谭昭几乎将朝堂上下全部清洗了一遍,别的皇权更迭伴随着鲜血,他就比较憋屈了,不能杀人就只能废物利用。

    能选择活着,谁也不会想死,犯了错悔改想活命的就去赎罪,实在是不思悔改的,就只能送去天牢关着。什么?你说新皇登基大赦天下?抱歉,没有:)。

    让一个快衰败殆尽的皇朝起死回生有多难?

    真的是经历了才明白,谭昭甚至很多时候想着干脆不破而后立算了,后来想想头上时时想锤死他的天道就十分可惜地放下了这个想法。

    临安开始欣欣向荣,另一边的襄阳城局势却是愈发紧张。赵昀原先还在苦恼这么多的粮草该怎么合理现世,毕竟沈总兵说从未看到过有人运送粮草进去,他想得头都要想破了,京里的大哥终于想起了他这个苦逼逼的弟弟,送来了一纸良策。

    也是因此,蒙古大军打来时,将士们有了充足的后需储备。

    这场仗,一打便是足足五年。

    曾经大宋的帝王如何被俘虏,如何像是丧家之犬一样地从汴京城落荒而逃,如今重回汴京城的军队就有多自豪多骄傲,多鼓动人心。

    曾经,这里是大宋最繁华的地方,士族云集,高门林立,真正的龙气汇聚之地,这种底蕴是临安给不了的。

    与五年前青涩的赵昀相比,而今已官至户部尚书的他褪去了毛躁,甚至轻功练得也小有成就了,作为赵氏子孙,先开始他确实没什么归属感,但现在……他与有荣焉,甚至他特别的开心。

    “想什么呢?”

    赵昀抬头,见是黄蓉,笑了起来:“想我大哥。”

    黄蓉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与赵昀相比,她的变化更大,或者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眼中曾经的迷惘不在,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比的坚毅。只是她自己也发现了,女将军当着是爽,但如今天下太平,她还是解甲归田来得开心。

    “想他怎么揍你吗?”

    ……求别提,他的轻功都是这么练出来的啊,赵昀努力挥散脑子里可怕的场景,说道:“说起来,郭靖没同你一起吗?”

    黄蓉脸上笑容一淡,没有说话。

    赵昀有些后悔自己的试探,可五年过去,大宋都起死回生了,这段相思也总该有个结果了。是死是活,也总该有个了断了。

    或许,他早该放弃了。

    谭昭很快就知道全面胜利的消息,他下令犒赏三军,同时封赏了狗弟弟,名头很俗却很贵重,名为一字并肩王,命他镇守北方,不得归京。

    赵昀一下子就懵了,他不明白为什么皇兄会下这样一道奇怪的命令,还不准他归朝,要是他生了什么反心,坐拥大军的他完全可以直接南下。他眨了眨眼睛叫来黄蓉,黄蓉也觉得很是奇怪,旨意上倒是没写她不可以归京,但如今太平初定,作为兵马大将军,她也实在是走不开。

    “你也别想太多,万一是你皇兄觉得你太闲了给你找活干呢!”

    ……确实是他大哥的作风来着,收复了故土,朝堂上肯定会有人提出迁都,曾经南下临安是为了避难,那么如今汴京回归,自然要回到原来的皇城之地。以他大哥那性子,估计是不太想迁都,所以……才搞出这么一出?

    赵昀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仔细想想又觉得没什么不对,反正这五年以来,大宋休养生息,百姓也渐渐安定下来,朝堂上下对大哥服气得很,应该……没什么事情吧。

    再一想,他就是偷偷回临安了又怎么样,他大哥那脾气也就看着大,等汴京的事情弄好,他就悄悄去临安,就说响应杨阁老的哭诉,劝解兄长纳个妃子什么的。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一忙整整忙了三年。

    而他要不是收到来自临安的消息,他可能还会继续忙下去。

    皇上宾天了!

    赵昀的头像是被人重重敲击了一样,他皇兄明明还那么年轻?!江湖顶尖的武林高手会病死,不会是骗他的吧?

    他心中各种思绪翻云覆雨,接到消息就往临安赶去。一路跑死了三匹快马才擦着天黑进了临安城,而此时的临安城……已经满城缟素了。

    赵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宫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接过內侍手中的诏书的,他只看到金丝楠木的棺材里那张熟悉的脸。

    眼泪,骤然落下。

    皇兄他……他还那么年轻!怎么可能呢!不会是皇兄觉得太累又诈死了吧?

    他抬头看向杨阁老,杨阁老已经很老了,他只听得对方说着:“殿下,陛下他……身体早就不好了,他是怕你担心他才不让你回来的,你……别怪他。”

    杨阁老也很惊讶两人并非同父同母的兄弟,感情却比亲兄弟更好。原是皇家无亲情,却没想到还有例外。

    “殿下,陛下走得很从容,他并不希望你伤心。”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份信,信上一如往常写着四个字:贤弟亲启。

    “呜呜——大哥!”二十几岁的青年,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杨阁老心里也不好受,陛下是明君,如果可以,他很想拿自己的命替了。他还想再劝,赵昀会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

    一时,停灵的大殿里只有赵昀一个人了。

    谭昭飘在半空中,略略有些心酸,或许……他应该更柔和一点的,只是他和天道斗了这么久,天下大定,这个世界已经容不下他了。

    系统:你怎么不说你经常偷懒不干活,换了脸去江湖上浪,还跑去战场出过谋献过策呢!

    ……你闭嘴好吗:)!

    “吱嘎”一声,大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又被人关上,赵昀没听到脚步声,直到有人站在他面前,他才反应过来:“你怎么来了?”

    “我……”

    “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骗我很好玩吗?你不喜欢我可以说啊,为什么……”像是受伤的小兽一样,伶牙俐齿的黄蓉一下子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直到许久,她才开口:“他说你看了信就会明白。”

    信?赵昀将手里的信拆开,等他看完后……诶?!诶——

    他眨了眨眼睛看向黄蓉,黄蓉也眨了眨眼睛看他,努力让自己的演技更棒一些:“没事,他走了,还有我陪你。”

    还没从他大哥又玩诈死的套路中出来,一下子听到黄蓉这话,赵昀整个人都愣住了:“是……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黄蓉点了点头,只她心里明白——这回,不是诈死。

    **

    看着大殿里相互依偎的男女,谭昭心里轻轻松了口气,赵昀对他感情这么深也是他始料未及的,以后的世界他还是……算了,还是顺其自然好了。

    系统:……还以为你要清心寡欲了,白开心一场!

    [你再说一句试试!]

    系统控诉:你这是威胁,要知道你还能在这儿是花了时间的,看了这么久好还没好啊,还走不走了!

    [……走吧。]

    谭昭有种不祥的预感,系统这么积极,难道下个世界有坑?突然有点不太想走了,其实当阿飘也挺好……熟悉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谭昭眼前一晕,随后消失在空荡荡的大殿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