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数风流少年(二十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但即使如此,这也不能打消相思少女的一腔情义。

    谭昭有些无奈地开口:“你能放开我吗?又不是我让他不来的,他既是不来,我也没有法子的。”

    左明珠不依,她对薛斌当真是情深义重,只恨当时鬼迷了心窍竟然同意了左红聿的赌约,如今后退无路、前行困难,她急得一下子瘦了两斤,却是想不出任何的法子:“我不管,红聿你就再帮我一回,薛斌定在山下,你去与他说,他就定会上来了。他不知你武功,这才不相信的。”

    谭昭自然不会答应,但他下得山去,还当真见到了这位薛斌二少爷。

    这位薛斌少爷虽是不敢上山,却是干对着左红聿叫嚣:“左红聿,枉明珠对你照顾有加,你便如此对她吗?”显然,左明珠在给薛斌的信中将一切和盘托出,他自然也知道是左红聿的出现才使得他们的计划被迫中断。

    谭昭呵了一声,嘲讽之意简直写在脸上,长得也就一般以上,武功高不成低不就,连胆子都这么小……他开始怀疑左明珠的品味。

    “你怎么不说话?”

    左红聿的脸是生得真好,便是嘲讽脸也一副雅痞的感觉,谭昭随便倚靠在树上,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位天下第一剑客的儿子:“你学剑吗?”

    薛斌一脸自傲:“自然,我爹……”

    “你开口你爹,闭口你爹,你爹是挂在你腰间的尚方宝剑吗?”谭昭掏了掏耳朵,无所谓地开口:“孬种!”

    “你——”薛斌气得大怒,拔剑就喊道:“今天,我就替明珠教训教训你,也好叫你明白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然后,薛·孬种·斌很快就明白什么叫做天高地厚了。

    “你放开我!”

    “放开?”谭昭一手就放开了他:“你以为你们这些小手段能瞒得了所有人?我竟不知道,打了小的竟还来个大的!”

    薛斌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眼前的左红聿却好像收敛了身上所有的玩世不恭急速后退,这样的速度完全不像是一个武功被废的人该有的速度,甚至他出剑的速度更快,快到……他怀疑他一生都使不出这么快的剑。

    “叮——”地一声,双剑相触,谭昭被内力撞得急速退后了十步才止住退势,但方才那一剑已经挑起了他的斗志。

    学剑的人,从来都渴望与高手过招。

    一叶落地,薛斌还未凭着剑站起来,耳后就传来剑气凛冽的寒风,他下意识地低头,鬓边的头发便断裂了两根,他眼睁睁看着头发随着剑气急速后退,最后落在他的脸上,而他的眼睛里……是两人的惊天一剑。

    这两人,一人是他刚才想教训却被反教训年纪比他还小三岁的左红聿,一人是他恐惧又崇敬的父亲,天下第一剑薛衣人。

    谭昭受了伤,鲜血从衣袖里慢慢低落下来,落在翠绿的树叶上,十分明显。

    但此时此刻,没一人敢嘲讽他的不自量力,因为这世上能接住薛衣人惊天一剑的人实在不多。更何况他现在才十六,凭着悟性入了剑道,便是连薛衣人也得赞叹一句此子天纵奇才。

    这世上,就是有这样受尽老天偏爱之人。

    “十年后,老夫在薛家庄静候少侠。”

    薛斌瞪大了眼睛,他已经从父亲的语气里听出了郑重和跃跃欲试,这样的父亲他已经许久未见过,可惜的是能激起父亲胜负欲的不是他这个儿子,而是一个……被废了武功的左家小子。

    额……十年他可能有点悬,根本活不了那么久来着,谭昭欲言又止。

    “怎么,你不敢?”

    对于剑道前辈,谭昭还是很尊重的:“不,五年,五年为期,如何?”

    薛衣人深深看了他一眼,一直卡着的剑道关卡竟有了些微的松动,对,就是这种一往无前视他人于无物的自傲和对自己剑道的自信,他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连剑都提不稳的儿子,心下不是不失望的:“好,五年,老夫等你。”

    他瞬间收了剑,但他即便手中没有剑,整个人也像一柄剑一样寒凉肃穆,薛斌根本没有胆子上前,畏畏缩缩甚至谭昭想如果地上有条裂缝,他可能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

    “还不快滚过来!”

    薛斌立刻马上就滚过去了,那叫没一个犹豫的,怕爹怕到这个地步,可见薛衣人的积威极重:“拜见父亲。”

    也是此时,左二爷赶来,这座山是掷杯山庄的地盘,山脚下发生比斗他没道理不知道,这会儿过来看到侄儿受伤,薛衣人又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顿时就气得满脸通红:“薛衣人,你有种欺负小辈,不如今日……”算算总账!

    他后四个字没说出来,薛衣人就秒杀了一切:“我是来替我儿提亲的。”

    左二爷:卧槽红聿你别拦着我,我要杀了这个老贼替天行道!他那儿子文不成武不就,风花雪月全占全,想娶他的明珠,想都不要想!

    要不是谭昭拦着,左二爷能和薛衣人直接干起来,冤家仇人相见,左二爷满脸都是凶神恶煞,薛斌没吓晕纯粹是有薛衣人提着他。

    此事,自然是没有成功的。

    至少在谭昭离开松江府前,左二爷还是那副喊打喊杀的模样。临走前,谭昭还给人出了一个馊主意,估计薛斌知道后,会又想提剑砍上左红聿十七八刀泄愤。

    谭昭是在一个夜晚悄无声息离开松江府南下的,至于为何南下,自然是要去找找蝙蝠岛的霉头。至于为什么晚上离开,那还不是因为十几个小尾巴太难缠,还有就是几天没回来,忍冬阁就新添了人口和收入进项。

    这样生机勃勃,他反而不好多加参与,毕竟……他就是个短命鬼。

    系统:哈哈哈,短命鬼!谁让你作死!

    [……你确定是我的锅吗?]

    系统瞬间安静如鸡,心里却觉得不是你的锅难道还是我的锅不成!

    不过谭昭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个,中原一点红的第四十五次刺杀一如既往地来了,而且还是在他快入睡的时候。

    不过说是刺杀,更像是被人撵着过来的。

    中原一点红受了伤,而且还是极其重的伤,重到像他这样不会喊痛的人都忍不住闷哼,可见他已经到了意识模糊的边缘。

    等他看清是左红聿,几乎是脱口出去:“快逃!”

    一个来杀他的杀手,开口却是让他逃,谭昭不明白,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因为有人在追杀中原一点红,而且还是个剑术高手。

    来人一身传统的黑衣刺客服饰,从头到脚只露出一声泛着精光的眼睛,看向谭昭的眼神却古怪中带着某种欣羡,谭昭记性极好,可以十分肯定从未见过这双眼睛的主人,怎么感觉看他跟看情敌似的?!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黑衣刺客却开口说了话,他提着剑,声音低低的,显然是变了声:“你便是掷杯山庄的左红聿?”

    谭昭却摇头。

    “……你竟否认?”剑尖所向,确实中原一点红,显然是拿着中原一点红威胁谭昭。

    谭昭:……你看我长得很像慈眉善目的菩萨吗?拿一个杀了我四十四次的杀手来威胁,我看着像这么傻的人吗?

    不过对事不对人,谭昭一本正经地纠正他的语言错误:“不是掷杯山庄左红聿,而是忍冬阁左红聿。”

    “这有何分别?”

    “这自然有分别,男子汉大丈夫,我初来闯荡江湖,难道还要用我叔父的名头吗?这江湖上的大侠,哪一个是仗着荫庇就受人敬仰成为一流高手的?”

    黑衣刺客似乎也觉得用中原一点红来威胁没什么用,他将中原一点红像一条狗一样踢走,剑尖垂在地上,鲜血顺着地心引力一滴滴往下落。

    那是中原一点红的血。

    “你似乎一点儿都不怕我?”

    “我很怕。”来人武功高强,绝非他能对付,但怕不能解决问题,谭昭一向是个十分务实的人,只是他觉得这回世界他的运气实在不怎么好,先开始废了内力却是杀鸡用了牛刀,现在想用牛刀的时候,只有杀鸡刀了,气秃!

    “我可看不出来。”

    谭昭觉得自己还能皮一下:“那可能是天太黑了。”

    “……”这人怕不是有病。

    谭昭低低地叹了一声,其中可惜意味,让人想忽略都难。

    “何必这般叹气,等你死了,便不会可惜了。”

    谭昭却摇头:“不,我其实在为你可惜。我观阁下剑术精妙,却行的阴诡杀人生意,我曾经也有个学剑的故人,他说剑是光明正大的武器,暗剑伤人者便不配学剑。”

    此话甚是激怒人,黑衣刺客自然恼怒非常,他提剑横刺,却见这小子含笑看他半分没动,他心中疑惑,剑势立刻慢了三分。

    这三分,已是足够。

    谭昭立刻咧开嘴一笑,弯身一个躲闪,随后树丛里飞出一个白衣俊俏男子,他摸了摸鼻子,却不损半点风雅:“红聿,我没迟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