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小僧心里软(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所以他赌西门吹雪会来,幸好他也真的来了。

    “然后, 你想怎么做?”

    西门吹雪一楞, 这个问题陆小凤在来时也问过他, 他没有回答,而现在……他握紧手中的剑,给出了他的答案:“我来带他走。”

    典型的剑神式回答,谭昭并不例外:“然后呢?你要负起做父亲的责任吗?”

    西门吹雪看他, 男子的脸上是绝无仅有的认真,眼神里透露出一种他从未涉及过的东西,他觉得他需要给一个真诚的答案, 但他张了张口, 却说不出一句承诺。

    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剑,便再也握不住其他东西了。

    谭昭轻嗤一声,嘲讽之意没有丝毫的掩饰,他就是明明确确地告诉西门吹雪他瞧不起他的剑道, 哪怕他厉害到无人能敌, 可连自己基本的责任都做不到, 又凭何做一个父亲:“你与玉罗刹当真是父子, 父无情,子无情, 可你早知道如此, 又何必将睿儿生下来?养而不教, 不如不养!”

    偷听的陆小凤一把捂住了小祖宗的口, 心道谭兄真是什么都敢讲!江湖上任何一个人这么说,此刻恐怕都身首异处了,也就谭兄身份特殊,我去西门你冷静啊,剑不要出鞘啊!

    “三年前你如此,三年后你抑是如此,你自己问问你的剑,这三年它可曾有多任何的进步!”谭昭也是被这对父子逼得够够的了:“不要说什么你的剑道已到达了顶峰,学无止境,你的剑是快了,是锋利了,但它……”

    陆小凤只听得夜风送来最后三个字:“到头了!”

    我去!谭昭你疯了!可你就是疯也等离开西域再说啊,惹恼了西门,咱们带着小祖宗肯定出不去罗刹教的势力范围啊!

    “你!”

    西门吹雪一瞬间握紧了手中的剑,沉重,冰凉,已经如同他的手一般长在他身上。在这之前,他从武当回庄便闭关四月,出关后……毫无寸进。

    他想反驳,可事实远比言语来得真切。

    陆小凤已经闭着眼睛坐等一场刀光血影了,可他等了许久也没有等来,最后只等来西门吹雪的一句话:“谭昭,你该学剑的。”

    语气,竟是前所未有的可惜。

    谭昭却觉得一点儿都不可惜,于他而言他学剑、学刀、学鞭子都无所谓,倘若学剑会让人变成这样,那么这剑便不学也罢:“是吗?我觉得我没什么学剑的天赋。”

    “那你觉得,我该如何?”

    “这个你最该问的,难道不应该是你自己吗?”

    西门吹雪听了不置可否,他当然时刻自省,也日日锻炼剑心,他学剑之诚江湖找不出第二人:“倘若问无所答呢?”

    谭昭就开了个口:“那就入世,放下你的剑,问一人不得,那便问千人万人。”

    陆小凤倒抽一口冷气,他低头去看小祖宗,却不知何时西门睿已经睡着了,歪在他的手掌里,他生怕冻着孩子,将身上的斗篷解下来盖上去,随后……便暴露了他的位置,或者说是那边的两人终于不想再让他听下去。

    陆小凤抱着孩子尴尬地笑了笑,随后转身消失在夜色里。

    少了人听壁脚,两人也随性了许多,谭昭甚至坐在了沙丘上,这漫天的黑夜与黄沙能将人的绝望都挖掘出来,却也美得惊心动魄。

    “你怎知我没有入世?”

    “这个简单!”谭昭捡着一枚小石头扔到远处的沙丘上,那沙丘一下便将石头吞没:“眼下就有一个现成的老师。”

    “谁?”

    谭昭想到便一乐:“你儿子,西门睿。”

    **

    这西域的黄沙漫天能腐蚀人的心灵,同样也能涤荡内心的空洞。这里有旅客,也有归人,但在这片土地上,盘踞最深的自然是罗刹魔教。

    没有人可以撼动它的地位,也无人想去尝试得罪它的后果,特别是三年前与它齐名的飞虎堂连点水花都没泛起就被全面碾压后,西域霸主的地位已经无人质疑。

    只要玉罗刹在一日,他便是西域的无冕之王。

    陆小凤听完谭昭的打算,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眼神去看待这位好友了,他瞪着眼睛看他,上上下下都看了个遍,终于吃惊地开口:“谭兄,罗刹教虽然行事诡异,但一旦它分崩离析,你可知道会有多大的后果吗?”

    谭昭当然知道:“陆小凤,你想错了,这天下之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你怎知合便是最好?”

    陆小凤已经明白了谭昭的意思,一家独大自然也好,但几家相争却更能相互掣肘,卧槽老友你这是要搞大事情啊!

    “不不不,你让我先捋一捋!”陆小凤拍着脑袋,最后终于找回了思路:“不,我承认你的方法可行,但你这未免想得也太好了一点,你能够想到的事情,玉教主难道会想不到吗?”

    “我知道他想得到,可倘若我不赌,难道一生都要活在他的阴影下吗?”

    陆小凤看到老友望着昏黄的天空,眼睛里带着一种自由的亮光。倘若易地而处,他可能也会选择这条路,假死隐姓埋名这种套路天生不适合他们这种人,就像他生活里如果没有了酒和美人,那他活着和死了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也要看什么样的赖活。

    可他却不愿意看一个好友去送死:“你这么做,你有想过睿儿吗?”

    谭昭还真就点头了:“你以为我昨日为什么要同西门吹雪说那番话?”

    ……卧槽你都考虑得这么全面了,那么死劲白咧散播谣言让他过来:“你这么能耐,还要我做什么?”

    谭昭一笑:“对呀,你来干什么,多事!”

    陆小凤瞬间炸了:“谭昭我们还是不是好朋友了,是好朋友就把这句话收回去,听到没有!”

    “不好!”

    “谭昭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这个讲义气的好朋友的。”

    “求失去!”

    玉一霸一进来就看到眉毛叔叔追着自家二叔咋咋呼呼,做了一天教主“老成”不少的小玉教主开口:“眉毛叔叔,你都这么大人了,咋咋呼呼,成何体统!”

    ……这日子当真是没法过了!

    叔侄俩露出相似的笑容,气得陆大爷一个轻功翻了出去,不知道往哪里去了。

    “哟~这又是什么稀罕玩意儿啊?”

    西门睿手里拿着个木质的东西,像是机关玩物,却是上好的香木制成,有着凝神静气、舒缓心情的功效,在这西域可谓是一两千金,好东西啊!

    小祖宗一脸你不许觊觎的模样,揣进在怀里:“这是睿儿的,他们送我的生辰礼物!可以变出声音来的!”

    “我还能跟你抢不成,藏这么好!”

    “哼!你抢得还少吗,那木盒里的小木牌都快没了!昨天还有一半呢!”

    谭昭:……

    小孩子这么鬼精做什么!不过精明一点好,至少不会被别人骗。

    两人也没说一会儿,外边便有属下慌张而来,见到谭昭和西门睿便跪地道:“报告教主和护法,西门吹雪……西门吹雪打进来了!他说我教抢夺了他的孩儿,说是……说是要血洗我教啊!”

    西门睿一楞,这个套路有点儿熟悉啊,脑子转了好一会儿都没理解这话什么意思。

    可他人小,即便他不理解也被人牵着走,场景一瞬变幻,等到西门睿再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清冷剑客扛在了肩上,周围黄沙遍布,而他举目四望,已没有了自家二叔的声音。

    小孩子最敏感,想起今天二叔的模样,突然就大叫起来:“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要二叔,你个臭爹!你快放我下来!”

    只可惜小孩子力气太小,对于纵横江湖的剑客而言,这点儿力气实在是太微末了。小孩儿很快被镇压,只听到黄沙风里呜呜咽咽的声音。

    系统:宿主,你要坚持住啊!

    毫无疑问,谭昭是一个认定了一件事就会坚持不懈去做的人,否则系统也不会毫无缘由地选择他。这世上得绝症的人千千万万,可偏偏就是选中了谭昭。系统经常抱怨自家宿主为人狗且作,可如果让它再选一次,它恐怕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谭昭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韧性,这股韧性的存在使他不同于旁人,也更加契合系统的存在。一个人的大脑可能出错,数据却不会。

    相比谭昭的狼狈,玉罗刹简直可以称为闲庭漫步。他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如今即便长成了一个疯子,也是一个冷静而理智的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