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小僧心里软(七)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可不管如何, 路在脚下, 端看是什么人走了, 谭昭看着面前平平无奇的店铺, 对着自家傻侄儿开口:“现在, 给你最后一个练习的机会。”

    西门一霸张口就来:“爹,睿儿不喜欢玉一霸这个名字。”

    他假爹也是张口就来:“哦, 刚好你爹我也不喜欢玉天宝这个名字。”

    彼此彼此的两人似乎站在了统一战线,谭昭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牵着小孩就走进了这家平平无奇的粮食米面铺子。

    在西域, 粮店是最赚钱的, 同样也是风险性最高的店铺。一来西域不产粮,古代运输困难, 想要运输粮食十天半个月都算短的,所以能够在西域这片土地上开粮店, 无一不是此间大佬。

    辅一进去, 谭昭就闻到了一股米香味, 不如扬州铺子那般敞亮,却有股独特的粗犷意味, 甚至……他微微眯了眼睛, 心里将玉罗刹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他就不应该对玉罗刹所谓的贺仪有所期待, 看着面前两位容颜姝丽的女子, 谭昭咧开了嘴, 张口就来:“蓉姐姐, 丽姐姐,近日过得可好?”

    倒映在他眼睛里的,是蓉丽两姐妹惊讶且冷厉的眼神。

    他大概猜到玉罗刹的意图了,可他恐怕……是要让人失望了:)。

    系统:宿主你记得就好,千万不要动手杀人!

    玉天宝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蓉丽姐妹先开始看到人还以为是普通的客人,可当她俩听到声音时,心里的震惊几乎控制不住地出现在脸上。

    就像谭昭猜到一般,她俩作为曾经玉天宝的贴身侍女能够活下来,三年前可能还以为是她俩的哭诉得到了教主的怜惜,而三年后的今天……并不天真善良的两姐妹瞬间就明白她俩存在的意义。

    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如谭昭所言人能活着便不会选择去死,蓉丽二人也一样。

    一时,剑拔弩张。

    谭昭摆了摆手,拉着西门睿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我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吗?我自问对你俩不错,倘若不是我幼年将你俩捡回来,此刻你俩还不知道在哪里,如此恩将仇报,定是有些缘由的吧?”

    蓉丽二姐妹,可以说是作为玉天宝身边贴身侍卫一般的存在。怎么说呢,玉天宝这人确实毫无建树,又特别喜欢仗势欺人,纨绔子该有的东西他一样不少,但对于身边人,却是纵容颇深,那个所谓的西域小国为何湮灭,也不过是惹了两人嫌弃告状到玉天宝面前,玉天宝听了才去求的玉罗刹。

    “恩将仇报?倘若有缘由,少教主便会怜惜奴婢吗?”说话是姐姐蓉玉。

    容颜姝丽,好看的姑娘落泪恳求,总是会得人怜惜的,倘若陆小凤在这儿,怕是脖子上架把刀都会点头,可谭昭却摇了摇头:“不会,但我可以给你俩一个活命的机会。”

    西门睿从怀中掏出个小窝头啃得开心,他眼睛眨呀眨呀,觉得这两小姐姐长得真好看,只不过看他的眼神让他有些难受,怕不是……神经病?!哎,年纪轻轻就眼神不好,也怪可怜的。

    被个小孩同情的蓉丽姐妹本就没有与谭昭谈条件的意思,以己度人,倘若她俩被人打下悬崖侥幸不死,绝对不会放过打杀她俩的人,故而在她俩拿出武器后,便直攻……西门睿而去。

    一个与玉天宝长相神似的小孩子,年纪看着也就三岁左右,两人几乎毫不质疑他的身份,甚至作为心灵相通的两姐妹,一个更大的扶摇天梯出现在了她俩的脑海里,只可惜……吧嗒两声,是两人坠地的声音。

    那眼神的不甘于惊讶皆是化作新鲜的血液溢满在地面上,也让粮店悬梁上的人终于落了下来。

    “少教主,属下来迟,罪该万死。”一声玄衣,像是黑夜的使者一般收割着人的生命。

    谭昭根本来不及救人,他有些生理性的不适,但也第一时间将西门睿抱在了怀里,他已经让这孩子看到过一次鲜血,如今绝不会让他在这个年纪看到第二回。

    两条鲜活的生命啊,是他错估了玉罗刹的算计。谭昭隐下眼中的怒意,随即又狠狠踢了对方一脚:“来得这么迟,要你们何用!我爹呢!”

    假爹也是爹。

    “少教主恕罪,教主派属下前来迎接,这二人假意扮作使者冒犯少教主,还请少教主给属下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这个机会,自然不需要谭昭给,但谭昭却给了,他也突然就明白这个是人杀人的江湖,人命不值钱,只有拳头才最值钱。

    刚来的时候,他还觉得西门吹雪一味钻研剑道有些疯魔,而如今……反倒是他认不清这现实。

    ——这不是他所生活的现代,而是刀光剑影、有血色也有情怀的江湖。

    而如今,他被这江湖最大的黑势力胁迫,正在……

    “二叔……爹,我怕!”

    小孩声音细微的带着难得的恐惧意味,谭昭恨极玉罗刹的算计,却明白这出下马威并非是给他的,而是给西门睿的。

    不会养孩子就不要养了,整这种把戏给个小孩子看,谭昭心中——怒火燎原。

    所有人在知道这个消息后都觉得今年李家三郎定然摘得魁首,成为新科的状元郎。

    可这事儿吧,还得看皇帝。

    成化帝这人吧,他不喜欢随大流。倘若有人非要他怎么做,他就偏偏要逆着来。当然他也不是不欣赏李家三郎,相反他对李家人的基因很是羡慕,所以殿试当天便赐了李家一个“一门三探花”的佳话。

    先不说李家三郎感觉如何,这状元郎却是气死了。

    寒窗苦读多年,谁不想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干取得成就,明明该是高兴的事情,出门后老百姓都在讨论这届的状元郎白捡了个大便宜,说他长得面如猪鬆,声大如雷不配探花之名,又说他才学不及榜眼探花,端的是浪得虚名!

    这声音听得多了,心里难免不舒服,特别是状元宴的时候,同科进士和官僚都在窃窃私语排挤他,说他名不副实,本来的朋友相继疏远他,这状元郎回来心里过不去,半夜就要服毒自杀。

    这药都吞到胃里要发作起来,谭昭就穿过来了。

    他辅一进入,胃里便如同火烧一般。随后还没等他清醒三分,这疼痛便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粘稠的血液从鼻腔里喷涌而出,谭昭扣着喉咙不停地灌水,心里大骂卧槽。

    系统:宿主你挺住啊,我给你翻商城的解□□!

    见血封喉的□□,发作快得吓人,即便谭昭稀释毒素又买了颗解□□,身体的伤害却已经形成不可逆转了。

    谭昭躺在地上,衣襟裤子上都是水渍,他有些狼狈地喘着气,开始后悔上个世界为什么要那么作死。

    系统:宿主,大胆地往前走哇!喜欢这个世界不,按照你的要求,这身体绝对没有奇奇怪怪的家庭关系!棒不棒,快为我点赞!

    [系统,我觉得我们有代沟。]

    系统:宿主,你这么狗以后绝对不会有女孩子喜欢你的。

    谭昭无话可说。

    系统也是操碎了心:你看这状元郎和你的名字一样,现在年纪还不过二十六,家里只有一个慈爱的老母,这关系难道还不简单吗?

    [简单,能不简单吗?你给我找个状元郎,是觉得我死得不够快吗?]

    就算他有记忆,那也是分分钟被戳穿好不好,他虽然历史学的不算好,但明清八股取士还是知道的,感觉这个世界很快就会玩完了:)。

    谭昭还欲再说,木门却被人从外面推开。他还没看清楚来人是谁,便听到啪嗒一声,一老迈的老妪奔过来推他:“哎哟我的儿啊,儿啊你醒醒!”

    ……不想醒,想死!

    **

    状元宴后便是授官,新科进士多入翰林,大多授位庶吉士,只三甲及第是翰林编修,正七品官位,即便谭昭心不甘情不愿,但他也没这个胆子罢官不做。

    一大早,便身着官服去翰林院报道。

    谭昭是寒门子弟,他爹考了一辈子的功名到死都是个秀才,死前郁郁而终告诉老妻一定要抚养儿子考取功名光宗耀祖,这样的实例并不少见,只是谭昭苦读成才真的实现了死去爹的愿望而已。

    而且要说这具身体长得丑,也未免太过偏颇。只是孤儿寡母家财有限,钱都用来读书了,吃的自然就比不上了,人面黄肌瘦,自然就称不上好看了。而且若非人本身就是京城周边人士,恐怕谭家连上京赶考的盘缠都拿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