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3.小僧心里软(二十七)
    雍州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 一来它与李阀的势力接壤,二来则是如今雍州以北的主人梁师都……他叛变了。

    他先是杀了郡丞, 后又与西突厥合作,引外族进中原,此时正是关外民族缺衣短粮的时候, 西突厥自然一口应允。可外族人, 哪里是那般好相与的, 梁师都此举, 无异于与虎谋皮。

    寇仲想了想, 觉得这主意真是一点儿也不靠谱:“那梁师都我也听过, 他好像自称什么大丞相,杀了几个隋军将领,听说好像要称帝的样子。”

    称帝能说得这般轻飘飘, 也是这个年代所独有的特色的。也就前段时间, 李阀李渊拥了个隋皇室的小儿学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后又有不少人效仿,隋炀帝一死,整个中原都动乱起来了。

    谭昭敲了敲桌子, 道:“没错,柿子挑软的捏,还要为师教你?”

    = =寇仲实在无力吐槽:“师父你确定这是软柿子!”硬得都要成铁丸了都,他师父怕不是对柿子有什么偏见。

    见小徒弟怀疑的眼神, 谭昭就忍不住伸手敲徒弟的脑袋:“那你倒是挑个比他软的柿子出来啊!”

    还、还真没有, 即便有那也在极南之地, 风土不熟悉不说,就是得了也极难做大:“可那也太冷了,将士们如何受得住啊!”

    “办法……自然不是没有,就端看你的态度了。”

    师父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看着就……胸有成竹,两徒弟胸口跟揣了两只兔子一样,大概等了两个呼吸的时间,寇仲蹭地一下站起来:“陵少,出来!”

    ……徐子陵一脸讪讪地出来,两只眼睛里却写满了你怎么知道的这个问题,明明他已经用了师父传授的“隐身法”了呀。

    “你我还不知道吗,你就是放个屁我都知道你在想什么!”

    “喂喂喂,仲少你注意点行不行,师父还在呢!”

    “……”没关系,你们继续,为师知道你们关系好:)。

    最后的最后,师徒三人就十分草率地决定去北方跟别人抢地盘了,寇仲确实舍不得梁都,怎么说呢,他是个雏鸟情节比较重的人,但他转念一想,梁都又不会跑,大不了以后发达了再抢回来便是。

    一想通,他整个人就高昂起来了。虚行之再见到主公时,就发现主公一扫之前的颓唐,像是……有了什么解决之策。

    “少帅是有了奇策?”

    谁知道自家少帅舔着个脸就摇头:“没有啊!”

    “……”没有你还乐开了花,怕不是傻了?

    “但是我准备搬家了,开心吗?”

    虚行之懵逼了,他张了张口,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主公这话……何意?”

    寇仲就扇了扇风,一副梁都真是太热的样子开口:“梁都燥热,不利于将士们静下心来练兵,我和陵少预备带他们去北方修整一下,也好加强我少帅军的力量。”

    “……”不知道现在离开梁都,还来不来得及?真是可怜,好端端的少帅,眼睁睁就被柴绍给逼傻了,这何必呢,都手下败将了,还这么……罪过罪过。

    寇仲还不知道手下如何腹诽他,这会儿还在喋喋不休:“你赶紧的,将所有的东西整装好,带上有用的东西,用不上的就分发给梁都的百姓,喂,你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问题可大的!

    “主公,你这般做,让将士们如何想啊!此举恐动摇军心啊!”

    “此事,本帅自有妙法。”

    虚行之此人,论说能力还是有的,但要说大魄力和大才干,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谭昭是当过皇帝的人,十分明白手下人能干的重要性。就说人李二公子,不说他的玄甲军如何,他自己就有一套智谋班子,魏征自不必说,当年他能够玄武门……不不不不等等,这会儿“房谋杜断”是不是都没找到伯乐呢?魏征……魏征在哪儿来着?

    如果他挖墙脚,会不会不太好啊?谭昭摸了摸自己的良心,好像……也不痛的样子耶~

    系统:可是我好痛哦~

    [那就更棒了,决定了,去挖墙脚!]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小徒弟这班底着实是太单薄了一些,全是草根庶族出身,行军打仗倒不难,但你平时的公文、撰写檄文、出谋划策呢?不说王佐之才,你就一个光杆军师,虚行之还没秃头也是奇迹了。

    系统:那你就自己上啊,躲在小徒弟背后干什么!

    [……那不是得罪的人太多了嘛,我要露头,那场面就好看了~你想看吗?]

    系统:你竟然还有这种自知之明,太难得了。

    [来来来,帮我找找那三个智多星在哪?]

    系统:我,系统,打钱!

    [……]上辈子欠了你的!

    找人这种事情无异于大海捞针,就是系统都要运作一会儿,谭昭正准备小憩一会儿,系统的提示音竟然突然就响了起来。

    系统:宿主,魏征此时正在少帅军中担任主簿,他原投奔瓦岗却不受李密重用,此时正想着离开,宿主若要挽留,请尽快进行。

    ……所以说李密你不失败谁失败!

    寇仲是个做下决定就说干就干的,很快少帅军就动作起来,该拿的东西都拿好,并且他还按照师父的建议给将士们制定了行军负重,力求做到行且练兵。

    而少帅军这样的动作,其他的势力不可能没收到探子来报。临近的王世充顾不上小小的两万队伍,隔壁的李阀却有人一直关注着这股小小的势力。

    李二公子当天收到消息,心里又莫名有些坠坠,父亲已经决定开春就举兵西进,此时少帅军这番动向,难道是要殊死一搏?如果是寇仲倒有可能,但如果是了玄呢?他想不出来,但他很快就知道了玄的打算了。

    “寇仲?寇仲!”无怪于李二公子这般惊讶,实在是寇仲太大胆了,此时敢单枪匹马来李阀,他就不怕有来无回吗!

    寇仲表示是不在怕的,他师父给了他保命的大宝贝,有那东西他要是还死,那也只能怪他学艺不精了,再说临走前小可爱阿曜还送了他一点儿邪帝舍利的功力,现在他简直能隔山打牛了。

    “二公子,别来无恙。”

    “你此来作何?”

    寇仲一笑,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来送过路文书,顺便有笔买卖,要同你的父亲谈一谈。”

    李世民目露疑问,但对方大大方方地来,他也不好强行动手,便带着人进去了。

    进去之后,他才算清楚寇仲的来意。

    乍听荒唐,细听却……李世民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有没有心动,反正他是有些心动的。突厥不好对付,若对方当真愿意以过路之便签下十年不会主动与李阀动手的合约,那么也不是不可行。

    左右,寇仲失败了也于他们李阀无碍,但若是寇仲成功了,那也可以免除十年内的后方之忧。说到底,还是少帅军的底蕴太弱,即便知道他可能会做大,也觉得大不到哪里去。

    果然权衡完利弊,李渊并没有一口拒绝,甚至隐隐有答应的样子。但政事就是这样,不可能一下子就敲定的,寇仲在太原和人扯皮的时候,徐子陵也出发去长安“挖墙脚”了。

    而至于挖的谁,无所谓就是后世的“房谋杜断”其中一人了。

    两大帅皆不在,谭昭这个躲清闲的就再也躲不过去了,当然他也没想再躲,就在某个深秋的黄昏后,他终于“偶遇”了“可以正衣冠”的魏征。

    怎么说呢,谭昭大概有点理解李密为什么不想用魏征了,因为魏征……实在是态度倨傲都写在脸上了。不仅写在脸上,连五官都在诉说着“我好有才我主公要比我更有才你们要是不用我就是你们的损失但我不会说……”这样子。

    人是长得好,却生了一张典型的嘲讽脸,难怪李世民将人比作镜子了。

    而与魏征的嘲讽脸相比,谭昭这幅身体就生了一张谁看谁亲切的脸,魏征本来正计划着离开梁都去李阀,猛一抬头就看到一张自己做梦都想要的脸,竟脱口而出:“兄台瞧着眼熟,我们是否见过?”

    ……那可能是几百年后咱在凌烟阁神交过吧。

    谭昭摸了摸自己的脸,开口:“那可能是在下生了一张大众脸吧。”

    魏征:……你不要给我啊!我——做梦都想要一张大众脸!

    “不过相逢即是缘,在下了玄,不知先生尊姓大名?”谭昭落落大方,魏征却陡然变了眼神,他假做无意地探查了一番,这才拱手:“卑职魏征,拜见军师。”

    “你是少帅军的人?”

    魏征既然主动点破,那么谭昭自然顺着对方的话讲下去,听对方口称是,他便笑着开口:“听先生的语气,似是不愿?”

    “……”并没有这个意思的魏征第无数次怨愤自己的脸。

    “先生可是觉得北上一事,太过儿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