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7.别逼我出手(二十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谭昭绑着两只大猪蹄子进开封府, 守门的官差吓坏了。

    “周公子, 你这是……”

    谭昭没封侯爷前就住在开封府, 开封府的人还是习惯叫他周公子, 谭昭也不介意, 闻言安抚地笑了笑:“小伤, 包大人和公孙先生呢?”

    这还小伤呢, 官差咽了口口水,连忙道:“包大人带人下县城去了,公孙先生他们……他们在后院。”

    察觉到官差后半句话有些吞吞吐吐,谭昭心里存疑,而等他进了后院看到……一群人正在试图破开他设在埋酒之处的阵法。

    可以,这很开封府。

    “咳咳咳咳, 咳咳!”

    谁啊,这么没有眼力劲, 这不是在……张龙一转头,好家伙!明知道人看不见, 但他还是吓得手中铁锹脱了手,只听得哐当一声, 剩下的人也转了过来。

    唔, 现在用轻功离开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众位,忙什么呢?”

    “哦,今天天气真不错, 我晒被子呢!”

    “对对对, 后院的架子倒了, 我替老张扶一下!”

    “没错没错,今天日头有些大,正适合……”

    ……包大人知道你们私底下这么谎话连篇吗?欺负老实人不是!

    系统:宿主,恕我直言,你如果都是老实人了,天底下就没有不老实的人了:)。

    [彼此彼此。]

    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公孙先生捻着胡须一叹,脸上没有半分干坏事的窘迫,他走上前,脸上还带着关心:“怎么弄成这样?你受伤了,展昭呢?”

    谭昭一惊:“什么,展昭还没回来!”

    这下,公孙先生也知道大事不妙了,他急忙拉着周勤去内室谈,临了还嘱托张龙赵虎赶紧去下面把包大人请回来,越快越好。

    皇帝被行刺,这是大事。官家并不欲声张,此时还在隐瞒阶段,虽然隐瞒不了多久,但官家的态度,显然是瞒过一时是一时。

    不过开封府公孙先生的嘴巴是很牢靠的,谭昭并没有选择隐瞒。

    公孙先生原本心里就直跳,现在一听,连眼皮都开始跳了,他活了这么多年,竟不知有人敢这般大胆:“你说有人假扮安乐侯和公主回宫行刺官家?”

    谭昭点头。

    “这怎么可能!这年头易容又不难识破,宫门口的侍卫若这点本事都没有,哪担得此重任!”公孙先生觉得这事儿听着就玄幻。

    “那若是有人天生就生得如此呢?”

    那只能说明有人预谋许久,小人手段,却是意在江山。这样一想,要么出在外敌,要么……皇室纷争。

    不管是哪一方,这事儿都不好沾手,可偏偏谭昭当时紧急,凭着一腔热血星夜回京救驾,驾是救了,可这麻烦也沾了身。

    “你将事情从头到尾细细讲来,展昭这小子就算遇险,也不该连个消息都没有啊!”公孙先生没说,但他心里已然猜到展昭的处境或许并不好。

    谭昭事先也没想这么多,如今想来若他仔细周全些,现在绝不会如此被动。

    “这是连环计啊,当初庞太师替庞昱请封时,我与包大人就有些奇怪,一个没有封地的挂名侯爷,请封就请封了,以庞太师和庞贵妃如今的地位,实在当不得什么。可偏偏,朝中莫名就起了喧嚣之言,那时陈州灾起,若赈灾有功,便可堵住朝中悠悠众口。”

    公孙先生回忆着说道,这一道连着一道,庞昱去陈州赈灾,显然是有人推波助澜。至于庞昱到了陈州,若他同流合污,那么便有了把柄在手,但若不然……便还有现如今的“李代桃僵”之计。

    这背后之人,好深的心思。

    “大抵如此,至于公主……怕是灵光一闪之计。”

    公孙先生点头:“我也这般想,你心中是否已有了怀疑之人?”

    谭昭点头,却并没有点破,反而说起了展昭:“展兄武功高强,他分得清轻重缓急,此时还没入京,显是遇上了棘手之事。”

    公孙先生有些担忧道:“最好是如此吧。你急入京,又是一番折腾,包大人回来还有段时间,不如先歇息一下吧。”

    谭昭点头,也是累倦至极,回了房倒头就睡。

    公孙先生将周勤送回房间,脸上的凝重几乎滴下来了,他去书房将周勤所述全部写下来,又写了几番推测,越写越心惊肉跳,连包大人站在他后面,他都没发觉。

    “嚯,包黑子你是要吓死人啊!”

    包黑子本人:“……公孙策,是你胆子太小了,听说周勤回来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公孙策把折子一塞:“拿去看,看完立刻烧了,兹事体大。”

    包大人立刻接过,他就站着看完了所有,看完后几乎是毫不迟疑地将折子丢进火盆里,看到火苗将折子吞没,这才凝重道:“看来,官家的担心成真了。”

    开封府迅速动了起来,另一边的太师府也是灯火煌煌。

    不过太师府人口简单,自从女儿嫁入宫中,府中正经的主人也就庞太师和庞昱两人。庞昱虽然是个斗鸡走狗的纨绔,也喜好漂亮的小姐姐,但他这人还是稍微有点原则的,是以府中还没有多少莺莺燕燕,也就……不用在很多人面前丢大脸。

    真的,他都十七岁了,还被老爹扒了裤子用藤条抽打,真的……里子面子都没有了。

    “爹啊,儿子真的冤枉啊……我这段时间过得真的好苦啊,您差点就见不着我了!”

    那哭喊声,几乎覆盖整个太师府,把庞太师那个气的呀,抄起藤条就打:“你个孽子,老子为了你脸面都不要了,你就这样——”

    “爹!爹!再打就出人命了,儿子已经两天两夜未合眼了!”声音显然是真的虚了起来,甚至到后面……直接就睡了过去。

    庞太师只觉得手下一重,还以为当真打坏了,忙让人请大夫,大夫一把脉,擦了擦头上的汗才有了底气:“小侯爷连日来精神紧张,又好似水米未进,有些脱力,老朽开一剂……”

    “下去抓药吧。”

    让人下去煎药,庞太师看着儿子困倦的眉眼,一时也是心疼万分。他哪里不知道是有人在算计他儿子,但他该做的还是该做,否则传出去,就是官家护着这小子,也堵不住这天下人的悠悠众口。

    只是有些人的心,当真是太大了,是他年老提不动刀了,还是他……襄阳王自以为可以算无遗策了!

    第二日,是个好天。

    庞昱睡到日上三竿醒来,兜头就被灌了一碗苦药汤,那滋味苦得他心肝都皱起来了,可老爹的眼神太“和善”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只待喝完药,庞昱吞了蜜饯,这才期期艾艾地唤了一声:“爹,儿子好想你和姐姐啊!”

    再真心真意不过了,是小蠢货,却也是窝心的小蠢货,庞太师也是微微动容,苛责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可以说庞昱养成这样的性子,绝对是严厉的庞太师自己惯出来的。自己惯出来的儿子,除了继续惯实在也没别的法子了:“回来就好。”

    “是啊是啊,儿子差点就回不来了,陈州那些人根本就是……要不是周大哥和展护卫赶到,我就……”

    “慢慢说,细细说来,你受了委屈,爹一定给你讨个公道。”

    听到老爹这么说,庞昱这货又有些心大地开口:“爹你别生气,其实还好,多亏了爹你给我派的侍卫,只是他们……”

    “没事,爹一定厚待他们的亲属。”

    “后来我就遇上了开封府的展昭和周大哥,周大哥人超好,他还夸我赤子之心呢!”

    庞太师果然是亲爹:“这话你听听也就算了,竟也当了真!”他虽与周勤只打过几个照面,但蠢儿子要有人一半的聪明,他做梦都能笑醒。

    胖鱼不服:“周大哥不会骗我的,他还答应了我要来太师府看我的!”

    “……”儿子你自我感觉太良好了,人根本就没答应你。

    “哦对了爹,姐姐怀孕了,你知道……”

    “什么!这种大事,你到现在才讲,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呵呵,你这个女控!

    庞太师瞬间就把儿子抛给了大夫照顾,转头就递了帖子进宫见女儿去了,刚好也能探探官家的口风。

    谁知道进了宫,迎头就看到一张……黑炭脸,晦气。

    “包大人,这么巧?”

    包拯对庞太师倒没什么冷脸,或许说他对谁都是那张黑脸:“庞太师,好久不见。”

    “……”

    两人隔着楚河汉界并排进了大殿,大殿之上是官家和贵妃娘娘。

    见过礼后,官家望了望,对着包拯开口:“包卿,周卿为何没来?”哎呀,你们两个老菜梆子有什么好看的,他孩子就该多见见周卿这样的俊秀,以后也能生得一副好容貌!

    “……”今天陛下有点儿反常啊,不会是陛下也被掉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