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2.别逼我出手(三十八)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花满楼恍然点头:“谭兄此话有理。”

    过了嘴瘾, 那边厢小祖宗已经趾高气昂地发表过演讲了, 宗旨就是我是谁儿子关你什么事, 长得这么不讨喜难怪被人绑着许许。

    反正谭昭提着早餐过来时, 叶孤鸿的脸色已是难看至极。他看到谭昭进来,便冷着声开口:“你作为他的长辈, 便是这般教授人的吗?”

    这自说自话有些严重啊, 谭昭一边摆吃的, 一边让小家伙去洗漱,说话颇有几分不在意:“哦,那你觉得该怎么教?”

    叶孤鸿被绑着, 也十分理所当然地开口:“自然是学剑, 西门吹雪三岁学剑, 七年有成, 十一岁便声惯江湖, 他作为西门吹雪的儿子,难道不理当继承父亲意志吗?”

    “强盗逻辑!听起来你好像很想当西门吹雪的儿子?”

    “你——”

    ……怕不是说到心坎上了?!这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难怪心理素质这么差, 陆小凤刺几句就心理承受不住要自杀了。

    小祖宗被花满楼领着回来刚好听到这话,脸上一喜:“你要给我爹当儿子, 那就是要给我当弟弟咯!”随即又十分苦恼托腮:“可是你这般老,我想我爹并不想要你这么大的儿子。”

    叶孤鸿直接气秃!

    如此再看, 叶孤鸿就完全不像西门吹雪了, 除了一身衣服一个发型, 谭昭再也瞧不见他身上有一处与西门吹雪相同的地方了。

    模仿的永远超不过正版,这个道理都不懂,你学剑干啥呢!

    谭昭三人就落座吃饭了,吃的是豆腐花配生煎,街角的玉子虾仁小馄饨配小葱烩饼,鲜香味美,对于饥饿之人来说,能看到吃不到简直就是万般的折磨。

    叶孤鸿艰难地撇开眼睛,可鼻尖的香味仍然欲拒还迎地涌向他。

    花满楼虽然看不到,可他的耳朵再灵敏不过,他也知道谭兄为人促狭,却没想到这般……他轻轻笑了笑,随即动手个西门睿夹了个煎饺,半点没有要出口阻止的意思。

    ——连自己性命都不爱惜的人,凭什么要别人爱惜。

    “酷刑”终于结束,叶孤鸿轻轻舒了口气,随即便看着谭昭的眼神更加不善起来:“陆小凤呢?”

    “你说眉毛叔叔吗?他来了吗?他上次说好给我带礼物的,又说谎,还陆大侠呢,太丢脸了,竟然骗小孩!”西门睿一脸悲愤。

    叶孤鸿竟然也被带了过去,他却是也觉得陆小凤挺不要脸的。

    谭昭:……

    多了个累赘,谭昭一行还是正常上路,叶孤鸿本来不愿意的,但他武功被封,又听说此行去往万梅山庄,立刻就不反抗了,甚至……偶像的力量真大啊!

    “诶,我听说你好像是叶孤城的远亲,叶孤城的剑术并不弱,你怎么会崇拜西门吹雪而非叶孤城呢?”

    前头西门睿闹着花满楼要买糖画,后面谭昭闲得无聊便开口说说话。

    这个问题有很多人问过叶孤鸿,叶孤鸿也回答过很多遍:“倘若我问你为什么选择吃白米饭,你会怎么回答?”

    什么鬼问题?“我也可以选择不吃,说实话我比较喜欢吃面。”

    分分钟聊不下去,叶孤鸿觉得这西门吹雪的弟弟简直难以理喻,难怪在江湖上一点名气都没有。

    “你这什么眼神?”

    “喜欢便是喜欢,难道还需要一个理由吗?这就是我的剑道,你又不学剑,如何懂学剑之人的诚意!”

    噢哟,好骄傲哦!

    “你的剑道,便是模仿别人的剑道?”谭昭懒散地靠在马车里:“还有谁说我不学剑,你哪里看出来的?”

    “那你的剑呢?剑客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谭昭气人的本事一流:“那你的偶像西门吹雪怕是应该已经死了。”

    叶孤鸿惊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心中有剑,手中无剑,亦是有剑。”

    叶孤鸿听了竟然如梦初醒一般,再次看着谭昭竟然少了几分轻视:“我信你是个剑客了。”

    谁知谭昭此时开口:“哦,我骗你的,我不学剑!”他是疯了才会学剑!

    叶孤鸿:卧槽我要杀了你!

    系统又沧桑地涂了个烟圈:第一百零三个了,宿主你气人的本事要是用在正道上,咱武功早就赶超西门吹雪勇追玉罗刹了!

    [你是让我杀了玉罗刹?]

    系统不说话了。

    说起来谭昭武功这三年也是突飞猛进了,他学的是从系统商城里兑换的最高级武功典籍,涵盖了内功心法和招式武学,甚至还有医药典籍,这么好的东西自然是很贵的,售价一百年整,像是谭昭这种新手穷逼肯定是买不起的。

    可他偏偏就买了,还跟系统办了分期付款,零首付。

    “你别这般吓人,话虽如此,但我十分肯定一件事情,倘若西门吹雪像你这般被人点了穴道绑着,绝不会如你这般。”

    叶孤鸿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被封的只是内力,而非你的剑道。”

    进入这个世界三年,谭昭并非什么都没学的,要真是懒散度日系统早就罢工不干了。这个江湖若论内力,比西门吹雪高的人不知有多少。

    西门吹雪到底年轻,时间永远是最无情的东西。但若论剑道,基本已是无人出其右了。

    叶孤鸿的剑道,瞬间就动摇了。

    谭昭掀了掀眼皮,闭目养神起来。

    系统:宿主,看来你也没那么冷心冷肺、不近人情,他看着是要突破了。

    [谁知道呢!教育小孩这么难,万一西门睿那小祖宗也要学剑,闹着要继承“皇位”,我总要试验一下的。送上门来的试验品,不试白不试!]

    系统:……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依旧是慢悠悠地走着,大多数时间小祖宗都在气叶孤鸿,他似乎是也把他当试验品了,可能是想着自己爹和假爹到底有多少区别,叶孤鸿还没感觉,两人经常一言不合就开怼,叶孤鸿也是学剑学到猴身上了,竟然连个三岁小孩都吵不过,丢脸!

    “谭兄,你和个三岁小孩比,难道就不丢脸吗?”

    此时正是日落时分,四人正好慢悠悠到了一个小镇,此处是武当山境内,人杰地灵,小祖宗听了些市井消息便闹着要上山看道士,于是四人就留在了小镇里。谭昭抬头看着天边的火烧云,确实很好看:“不丢脸,圣人还说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他算凑个数。”

    花满楼就笑了:“敬你!”

    “什么三人,那我呢!我难道不是人吗!”叶孤鸿差点气秃,他已不想在自杀了,故而手上的绑缚已经解除了,可内力还封着,也不知是点了哪个穴道,他竟一点儿都感知不到内力。

    谭兄转头朝向花满楼:“花兄,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花满楼可能被带坏了,微微听了听道:“似是没有,来,喝茶!”

    叶孤鸿:……i别拦着我,有句mmp一定要讲!

    他刚要说拔剑吧手底下见真章,那边小二的嘀咕声就传了过来:“这客官怎么瞧着这般像天字六号房的客人啊!连衣服都一模一样!”

    天子六号房?那不是他的房间?

    叶孤鸿一下转身,夕阳下一白衣人踏着余晖而来,清冷的人,肃穆的剑,本是斜晖余阳和暖,可不止为何竟因一人儿变得萧瑟孤寒起来。

    他看着像是普通的旅人,行走间也并无江湖人那般举重若轻,可你仔细发现便会看到他的不同,那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叶孤鸿说不好,但……他看过来了!

    那一瞬间,凉透心扉!

    这是西门吹雪,绝对是!叶孤鸿曾经远远看到过西门吹雪,却从未如此近距离见过他,可他从未想到会在这般的情况下见面。

    谭昭顺着叶孤鸿呆愣的眼神看去,便看到了西门吹雪。

    ……太巧了!

    西门睿眼神眨了眨,然后再眨了眨,看了眼自家二叔,鬼精灵心中了然,跳下板凳哧溜一下就跑了过去,他手上还油乎乎的,一把抱在西门吹雪的膝盖上,声音甜到让人无法拒绝:“爹,你是来找睿儿的吗?”

    谭昭在心中给小魔头比了个大拇指,暗道:真英雄!

    再看西门吹雪的脸,感觉冰山似乎要崩塌了。

    叶孤鸿一脸吃惊地看着这小祖宗将油乎乎的手印按在了偶像白净如雪的白衣衫上,转头还拢了拢,后边一看就能看到两个油乎乎的小爪印,一下子就削弱了偶像的冷然。

    额……会不会被灭口啊?

    “……乖,松手。”

    看着这一幕,谭昭觉得西门吹雪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冷了,可能……是小祖宗太热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