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5.别逼我出手(完)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知道写什么, 反正看到你就懂了~~  “不如何, 不过我却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

    谭昭信口拈来:“玉教主这次, 并非是来杀我的, 而是来渡我的。”

    倏忽, 玉罗刹猛地近前,透过层层上涌的烟雾, 谭昭似乎有那么一刹那与一双金色的眼睛四目相对了,那种感觉……他楞着往后缩了一下,只听得耳边之人如同魔鬼般的声音:“我竟不知道我的宝儿这般聪慧!”

    说完, 怀中一重, 疼痛席卷全身,再抬头时,眼前已没有了人和烟。

    **

    谭昭的伤口崩裂了, 而且裂得比伤之前更大更恐怖, 足见玉罗刹下手之狠。他不杀他,可皮肉之苦却免不了,第二天好大夫花满楼看到后, 低气压席卷整个客栈。

    又是两日,陆小凤深夜而来,他拎着个酒壶,身上散发着上好女儿红的味道, 醇香味美, 可他身边却没有女儿相伴, 想来是浪里小凤凰又眷恋红尘, 可惜了错付情谊的好姑娘。

    “陆小凤,你这个样子,像是丢了三百万两银子的吝啬鬼。”陆小凤并没有醉,他刚要反驳,只听得谭昭的下半句:“虽然我知道你是个穷鬼。”

    陆大爷就不开心了:“我穷怎么了,那是我视金钱如粪土!”

    花满楼正好端着苦涩的药汤过来,谭昭为了不喝药无所不用其极:“七兄,陆小凤说你家的金钱如粪土一般,只有蠢人才会收集一屋子的粪土!”

    陆小凤:……这人怎么变得比他还要不要脸了?

    花满楼微微一笑,一手递药碗,一手躲过陆小凤的酒壶:“既是粪土,陆大侠还是不要喝粪土买来的酒了。”

    “吱嘎”一声关上门,两人面面相觑,一个闷头喝药,一个咂咂嘴,显而易见的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许久,谭昭闷闷的声音响起:“喂,陆小凤,你能帮我件事情吗?”

    陆小凤一听就头大:“你知道吗?我的朋友凡是有麻烦事,求我办事时都是你这个语调。”

    谭昭就笑了:“可是你每次都帮了,不是吗?”

    陆小凤一听,也笑了:“说吧,哎陆大爷我果然是劳碌命啊,不过也好,忙一些我就不会去考虑多的东西了,实话来说,老刀把子是木道人这件事,我竟是到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

    江湖上人人称颂的大侠也有不为人知的过去,也会为了自己的私欲而不择手段,他很痛惜,却无可奈何。这世上无可奈何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多这一桩不多,少这一桩不少,只希望以后这般的事情还是少上一些为好。

    “为什么你一点儿都不唏嘘?”

    谭昭就实话实说了:“我为何要唏嘘,我既不认识什么木道人,也不认识什么幽灵山庄,作为一个受伤的病人,我比较同情我自己。我好端端起个早,却落得一身伤,我容易嘛我!”

    ……“说实话,我蛮佩服你的。西门吹雪的剑啊,他虽然偏了三分,但这世上能接住这把剑的人,绝对不超过两手之数。”

    “想往自己脸上贴金就直说,据说你这次被西门吹雪追杀是真杀来着,是吧?”

    陆小凤觉得有必要和朋友探讨下说话的艺术:“谭兄,你其实可以不说的。”

    谭昭拒绝:“不,我是一个诚实的人。”

    “所以你受伤了,差点流血而亡。”

    算了算了,友尽吧,这种朋友难道还要留着过年吗?

    然后这话呀,又被陆小凤绕了回来:“说吧,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事?”

    谭昭看到他眼中的认真,从枕头下面抽出一封信,信是封好的,信封上什么字都没有:“陆小凤,倘若我在睿儿十八岁之前死了,你就将这封信在他十八岁生辰时送给他。”

    陆小凤接信的手一顿,又缩了回去:“不,我决定不帮这个忙了。”

    别这么无赖啊,谭昭无奈地开口:“只是保险起见,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什么!你自己摸着良心说说这封信里写了什么!”陆小凤最讨厌生离死别,特别是和自己的朋友:“再说了,小祖宗十八岁,那都是十四年后的事情了,那时候谁知道我陆小凤还活不活在这个江湖,这信你交给我,不如交给花满楼。”

    为什么是花满楼?因为陆小凤知道花满楼肯定不会接这封信。

    刚好,谭昭也知道,所以他找了陆小凤。他来到这个世界三年,交心的朋友并不多,这封信其实还可以给西门吹雪,但他并不想再见一次西门吹雪,所以他选择了陆小凤。

    而他也知道,陆小凤一定会答应他。

    “陆小凤,我答应了玉罗刹要将睿儿抚养长大到十八岁,便一定要做到。”

    陆小凤一楞,最后还是伸手接住了这份轻飘飘的信,脸上却带着笑容调侃他:“好了好了依你就是,这么严肃做什么,倘若你当真死了,我就直接烧了它,好教你九泉之下难以安宁、死生复还不可!”

    “不,你不会。”

    陆小凤一笑,揣着信蹬上窗户边一纵就消失在了窗边,唯余房间里淡淡的酒香味冲刷着谭昭的鼻尖,令人迷醉。

    他慢悠悠地从怀中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牌,两角尖尖形如罗刹,可不就是传闻中的罗刹牌!玉罗刹这心,当真是黑啊!竟要他带着小祖宗去闯西域魔教。

    系统:宿主,你竟然没有发飙任性要自杀,这太奇怪了!

    ……[我给你的印象就只有这个吗?]

    系统真的很想说是,但考虑到以后长久的合作关系,他还是违心地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你还十分狗。

    ……你不会说话就真的不要说了。

    系统:看你这么可怜,给你个友情消息吧。

    [什么消息?]

    系统:我感知到玉罗刹的气息确实不太稳,他以前烟雾维持很稳定的,可他这次确实如你那小祖宗所言向上蒸腾,他要闭关,此言六分不假。

    ……[系统,我能请你认清一件事情吗?]

    系统从善如流:什么事?

    [你,宿主,我,是长了眼睛的!]

    系统决定和宿主决裂三秒钟,不再开口说话。

    谭昭怼完系统,心里难得开心了几分,诚如系统所说昨日玉罗刹前来阴阳怪气地说了一通,最后才砸下这块罗刹牌和一封书信。

    信里写得很简单,就说他临将突破无暇兼顾教内事务,他既然这么能干都能挑战他家雪儿了,那么就带着睿儿去罗刹教走马上任好了,还说给他留了个小惊喜,就当庆祝他重归的贺仪。

    疯子一个!

    做人做到这个地步,估计是真的没有良心了。可谭昭能怎么办呢,他只能回去当他的天线宝宝,天线宝宝怎么了,天线宝宝绝不认输!

    他就不信闯不出一条生路!

    手臂的伤养了一个月终于大好,西门睿也早已从叔爹相杀的血色阴影中走出来,每天斗鸡撵狗,很是在武当山这座小镇上杀出了名头,人送外号“西门一霸”。

    可两人不属于这个小镇,小镇也困不住他俩。

    三日前,花满楼被一封家书叫回家,说是儿你再不回家,你爹就要气死了。花公子虽然不想成亲,却还是摸了摸小孩儿的发心,一骑绝尘而去了。

    而三日后,小镇一霸告别他的小弟们,牵着自家二叔离开了这座无名的小镇,一路向西,再不回头。

    当然西门一霸在经历了二叔受伤后还是有所成长的,最为显著的地方就在于他更加紧张谭昭,话里话外不由地透露着要学武的决心。

    这本就是他该走的路,作为玉罗刹的孙子,如果将来某一天他身份曝光,一个身无武功的文弱之人又岂能活下去!

    可谭昭却拒绝了他,理由十分万金油——你还小。

    气得西门一霸又想要当个不孝侄儿一拳捶上去,可他想起二叔鲜血淋漓地躺在那儿,小铁拳就变成了小粉拳。

    无论年龄多少,有些事过后总会有所成长,谭昭有些开心,却也有些心疼,摸了摸小家伙的发心,再一次咆哮:“小祖宗,记得叫我爹,明白吗?”

    小家伙十分上道:“好的,二叔!”

    ……没救了,感觉上任第一天就会穿帮,绝望。

    一会儿的功夫,大理寺便来人了,因是牵扯到新科探花又是李家人,所以来的还是大理寺少卿左明。左明长得身材高大,据说武功放在江湖上都属一流,他见现场繁杂便直接唤手下清场,谭昭就这么被清出去了。

    到底事关朋友,谭昭临走前多了个心眼,花了一小时让系统把现场陈设都录了下来。

    就怕这大理寺将之定性为江湖械斗,一个朝廷命官搅和进江湖里,如果是一般时候没什么,可死人的话……这就很难办了。

    谭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知坐了多长时间,一个大理寺官差来请他,他跟着去,进门就看到了左明,随即拱手道:“下官拜见左少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