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3章 王府救人(上)
    鬼姐吩咐马夫加快了速度,也改变了目的地。

    耶律跋窝台还要带领大队人马进宫,处理他继承皇位的大事,所以也没注意女儿和驸马去了哪里。

    北院大王府,宿卫军早就到了,已经十步一哨,把整个王府为了个水泄不通。

    杨怀仁和鬼姐的车驾到的时候,北院大王府门前已经沾满了看热闹的人群,百姓们议论着,从宿卫军的做法他们不难猜到些什么。

    “哇哦,是宿卫军,那可是皇上的贴身侍卫!”

    “那宿卫军为什么把北院大王府给围了?”

    “这还用想吗?能出动宿卫军来办的事情,那一定是大事!”

    “就跟你很明白似的,说了半天,不是还没说出原因?!”

    “说了是大事啊,刚才就有人看见北院大王府里不少人带着包袱细软的往门外跑,看来是萧撒弼这个家伙犯了事了,皇上这才派了宿卫军来抄家!”

    “抄家?天哪,那得多大的罪过啊,你说是不是姓萧的谋反?”

    “嘘!小声点,让这帮宿卫军听见了,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萧撒弼谋反呢……”

    杨怀仁听着车厢外的议论,听说刚才从北院大王府里跑出去一些人,心中忍不住在想,羊父和韩三娘会不会已经事先逃出来了?如果那样可就太好了。

    但这些事他也不能确定,只能按照原计划,等着鬼姐用她的办法来救人。

    这时黑牛哥哥在车厢外敲了敲,低声说道,“仁哥儿,坏了坏了。”

    杨怀仁心中一惊,忙问道,“什么坏了?”

    黑牛哥哥答道,“就在刚才不久之前,咱们还没到的时候,咱们留在北院大王府外留守的人说,不知王府里是谁来报了信,说萧撒弼谋反事败,南院大王已经派了人来北院大王府抄家。

    所以王府里众人乱作一团,很多人收拾了些随身财物便开始各自逃命。但逃命的人刚冲出王府,宿卫将军就带着人马赶到了。

    他们见王府里很多人外逃,宿卫将军怕走漏了谋反余党,便命麾下将士立即围住了王府,然后对逃命的人放箭,听说射死了不少人呢。”

    杨怀仁一脸疑惑,“不会是……”

    “被射死的人里边,倒是没发现有羊父和韩三娘的踪迹。”

    “那怎么坏了呢?”

    黑牛哥哥道,“羊乐天一时心急,唯恐他父亲被宿卫军冲进去杀死,慌乱之下竟在宿卫军围住王府之前,只身一人翻墙跳进了王府。”

    “什么?!”

    杨怀仁大惊,“他怎么那么冲动呢?!”

    接着他转向了鬼姐,“这下可麻烦了,又要让你多救一个人,这个人叫羊乐天,是我徒弟。”

    鬼姐倒一脸不在意的样子,“救两个也是救,救三个也是救,多救几个也没什么的。”

    杨怀仁虽然知道她心眼多,但眼下的情况十分危急,不是跟她开玩笑的时候,便又问了一次,“你说的可是真的?”

    鬼姐满脸自信,“那是当然。如果这点事我都帮不了你,又如何敢大言不惭说帮你实现那么大的一个梦想呢?”

    杨怀仁一想也是,她毕竟是耶律跋窝台的宝贝女儿,宿卫将军就算不给谁面子,也不敢不给她面子。

    鬼姐收拾了下仪容,边拿了一面小铜镜照着一边轻松地问道,“你说的你那个徒弟的父亲,是一个厨子,对吧?”

    杨怀仁也没搞清楚她为何问起这件事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鬼姐收起了小铜镜,挥了挥手,“那就好办,跟我来。”

    二人下了马车,直接往北院大王府里走去。

    宿卫将军已经带兵冲了进去,在门外便能听见王府里不时的传来呵斥声和惨叫声,门外则是一名副将在把守着,不断的驱退着看热闹的人群,让他们离开门前的一片区域。

    一个外围的小兵见走过来一男一女两个人,本想呵斥他们不要继续向前的,可忽然发现他们盛装打扮,而且还是贵族们成亲才穿的衣服,猜想他们不是普通的人,这才赶紧回头去禀报副将。

    小兵不认识公主和新驸马,可副将是认识的,见是安国公主和金刀驸马来了,赶紧上前施礼。

    “不知公主和驸马二位,何故到北院大王府来呢?不知是不是南院大王……陛下有什么吩咐?”

    鬼姐做了个手势示意副将起身,缓缓道,“捉拿萧撒弼谋反余党和查抄北院大王府之事,我父皇已经交给宿卫军来办,自然不会有什么变化。”

    鬼姐很清楚他们的想法,宿卫军保护耶律洪基不力,本事弥天的大罪,但耶律跋窝台并没有怪罪他们,反而把查抄北院大王府的肥差交给他们来办,摆明了就是拉拢他们了。

    而公主的突然出现,难免让这些宿卫军产生怀疑,比如是不是耶律跋窝台改了主意了之类的想法。

    所以鬼姐首先便告诉他们,她这趟来并不是来和他们抢查抄北院大王府的好处的,先让他们放下心来。

    她接着道,“我听说萧撒弼的府上,有几个汉人厨子做的江南点心不错,所以特意来一趟,请宿卫将军卖我个面子,把那几个厨子交给我,我带回南院大王府去当差。”

    副将一听,心里开始琢磨,既然公主不是跟他们抢功劳和好处的,只是要几个王府的厨子的话,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不过他是副将,也不敢立即做主,便答道,“末将身份卑微,不敢做主,不如请公主和驸马跟末将进府,请宿卫将军来定夺。”

    鬼姐点了点头,“那么便劳烦将军前头带路了。”

    杨怀仁心中偷笑,鬼姐果然聪明,这件事也只有她来办,不会惹起别人怀疑,她给的理由很简单,却又很合理。

    宿卫军要捉拿萧撒弼的谋反余党,自然是逮着府上干紧要差事的人和萧撒弼的亲信家人来捉拿,几个后厨里做饭的小厨子,应该不在此列。

    而且鬼姐要了人,也是往南院大王府里带,那么事情就更没有可怀疑的地方了,耶律跋窝台总不能让他的公主女儿带几个对他不利的人回家吧?

    杨怀仁想来即便待会儿见了宿卫将军,他也不会拒绝,于是带着几个兄弟一同跟随宿卫军副将走进了王府。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