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5章 王府救人(下)
    杨怀仁瘪了瘪嘴,扭过头去,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出声,像是骂了一句,“你那么了不起你咋不上天呢?醋缸!”

    骂归骂,可鬼姐的身材窈窕,身段婀娜,如何都不像是个醋缸,杨怀仁有时候一闪念之间,想到挽着他胳膊的这个美女已经成了他的小妾,心里总是有些爽的。

    公主了不起啊?聪明了不起啊?到头来不还是哥的小妾一个,追在哥屁股后边求着哥和你生孩子吗?切!

    再往另一边找,杨怀仁一眼就看见了徒弟羊乐天。

    羊父还是那一身后厨里做工的仆子的打扮,而羊乐天这会儿也换了一身不知道是谁的旧衣服,也扮作了个小帮厨,想来应该是羊父为了不被人发现,才逼着乐天这么打扮的。

    他们扮作了仆子,又没有反抗的意思,所以宿卫军并没有绑住他们的手脚,只是逼着他们跪在地上,低着头等待着统一发落。

    羊父也许是很担心羊乐天的安危,极力拉着他,恐怕他一时冲动,跳起来反抗,然后被宿卫军当做萧撒弼的余党个一刀咔嚓了。

    而他们身后,则是一个一身老妈子打扮的丑女人,看上去年纪也不算大,也就三十岁出头的样子,杨怀仁瞧见她一只手紧紧抓着羊父的衣服后襟,便猜到她就是韩三娘了。

    韩三娘给杨怀仁的印象,怎么说的,尽管一身老妈子的打扮不太得体,但这个女人体型匀称,肤色白皙,倒像是是个美人坯子。

    当然,那是没看见脸之前,等杨怀仁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样貌,就只能说,她人长的真的有点……那个,看来羊父对她,是真爱。

    羊父和羊乐天这时候也看见杨怀仁了,羊父还算镇定,明白杨怀仁突然的出现,一定是来救他们的。

    羊乐天就稍显有点激动了,看见师父来救他,激动的差点一句“师父”喊出声来。

    幸亏羊父比较稳重,忙掐了儿子一把,让他不要露了馅儿,杨怀仁也给了他们一个眼色,示意他们别急。

    接着杨怀仁又给鬼姐打眼色,瞟了瞟羊父他们三个人,告诉鬼姐要救的就是他们了。

    鬼姐会意,不动声色地松开了挽着的杨怀仁的胳膊,似模似样的在一堆跪着的人群里找人。

    宿卫将军便随在她身后,好像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妥之处。

    鬼姐在跪着的人面前来回走了两趟,神色里全是高高在上的霸气,杨怀仁都不得不佩服鬼姐真是集智慧与演技于一身的大神,任何时候都能表现出符合她身份的气场来。

    跪在地上的人不知道忽然来了个公主是怎么个意思,只是见她盛势凌人,怕是没有好事,纷纷低下了头去。

    鬼姐见戏做的差不多了,便开始选人,她抬起一只手来,伸出了一直食指,十分随意的点了几个人,开口问道,“你们可是北院大王府里后厨的厨子?”

    那几个人都是厨子或帮厨的打扮,傻子一眼便能看出来他们是厨子了,只是他们不知道面前这位高贵的公主忽然点了他们是什么意思,便低着头不敢回答。

    宿卫将军上前一步,抬手便用手里马鞭在他们身上挨个抽了一鞭子,“你们**的聋了还是哑了?公主问你们话,你们敢装听不见的?想死了吗?”

    鬼姐开口制止道,“别打坏了啊,打坏了我可怎么使唤他们?”

    接着他转向了鬼姐,对着笑脸解释道,“公主莫怪,这帮子都是些贱皮子,不招呼几鞭子,连个话都不会说了。”

    说完了又回头去狠狠瞪了那几个人一眼。

    这些人本来被打得脊梁上生痛,也被宿卫将军凶神恶煞的样子吓破了胆,但后来听公主说要使唤他们,那意思便是要他们跟着公主回去当仆子了,一想不用被发配到边远之地去做苦力,他们仿佛又看见了希望一般。

    于是他们忙跪着向前爬了几步,对着鬼姐一个劲儿的磕头,嘴里叫着,“多谢公主殿下,我们愿意给公主干活,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鬼姐高傲的笑道,“做牛做马就不必了,你们可会做饭?会的话便跟我回府上帮厨吧。”

    几个人一听便印证了心中的猜测,赶忙又是猛磕头来表达感恩之意。

    宿卫将军立即命几个手下军士把安国公主选好的几个人拉了起来,并让他们走出一堆跪着的人,站在了一边。

    鬼姐又往前走,来到羊父面前,又点了他们几个,包括韩三娘在内,也被几个军士拉出来站到了一边。

    鬼姐见她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宿卫军的怀疑,才装作想了想,淡淡道,“就这几个吧,够我差使的了。”

    杨怀仁暗暗心安,只要能把羊父他们几个带着走出北院大王府,事情就算告一段落了。

    可他们刚要回头走,忽然跪着的人群里一个女人跳起来指着韩三娘大喊道,“军爷,那个女的是萧大王的小妾!”

    宿卫将军一听神色立即变得有点凝重,再看向那几个被鬼姐挑出来的几个人,数一数总共十个,偏偏是九个男人一个女人,这便让他心中起了疑。

    鬼姐并没有慌乱,仍旧装作若无其事,一脸的高傲,她扭头看了看韩三娘,又看了看那个挑起来大喊大叫的女子,转向了宿卫将军问道,“还有这等事?”

    杨怀仁心叫不好,不过鬼姐的处理,倒也显示出她遇事不乱,这么问,便是把问题抛给了宿卫将军,好似责怪他没有把北院大王府的人员认定准确,由被动变作了主动。

    其实这样最大的好处,便是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宿卫将军见公主如此质问他,便知道公主点了这些人,都是随意点的,并无异样之处。

    而他和他手下的将士在分辨北院大王府的人员上如果犯了错,被公主回头告诉了耶律跋窝台,那可就不好了。

    不但功劳和好处没了,说不定还会被耶律跋窝台怀疑,他是不是故意放过了一些萧撒弼的造反余党。

    宿卫将军心知这样的错误,必然是逃不过的,但这种事却不能让耶律跋窝台知道,为了澄清这一点,他毫不犹豫的对那个大喊大叫的女人喝道,“你胡说什么?!”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