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6章 半路杀出来的韩妙姬
    那个女子站起身来,指着韩三娘笃定地说道,“她姓韩,是萧撒弼的妾室,根本就不是什么后厨里帮厨的妈子。”

    韩三娘被人识破了身份,心情有些紧张,站在她身边的羊父偷偷扯了扯她的衣裳,示意她千万不要太紧张。

    杨怀仁本来也是有些紧张的,可从宿卫将军的态度上看,他隐隐觉得似乎眼前的形势,并没有朝着对他们不利的方向发展。

    宿卫将军恐怕被安国公主知道了他办事不利,在分辨北院大王府人员的时候,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纰漏,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承认这个错误。

    按照他们预先设想的,王府上下所有人等,但凡是和萧撒弼能扯上关系的,都不能放过,是要押解到大牢之中,等待朝廷发落的。

    而仆子妈子丫鬟们,只能算是北院大王府的财产,要论罪,也论不到他们这些人头上,既然是财产,变卖掉或者打发到边远的矿山或林场做苦力,才是实现了他们的价值。

    北院大王府的人员,除了几个在外边经常抛头露面的之外,绝大多数人宿卫军也都不认得。

    所以刚才把宿卫军的将士们把王府后宅里的人员全部赶出来的时候,是抓了几个王府的管家和管事,打着他们逼他们一个一个确认的。

    萧撒弼父子的家眷,自然被分在了一边,而不相干的仆子丫鬟们,则被分在了另一边。

    但那些管事们被拳打脚踢了一番之后,难免出现慌乱之中认错了人的情况,何况萧撒弼父子俩后宅里女眷众多,有些不常走出房间的小妾,连这些管事们都有点分不太清楚,所以出现了个别的错漏,也在所难免。

    韩三娘在萧撒弼的一群妻妾之中,本来就不是个很起眼的,他嫁给萧撒弼,本身就是权益交换似的婚姻,而且自从她进了王府,也从来没受过萧撒弼待见。

    她几乎很少出门,在王府生活的这些年,生活空间差不多也只停留在了她自己的小院里,除了几个给她奉送食物的仆子丫鬟,还有毗邻院子里的几个小妾,很少有人在乎她,所以府上管事不认得她,也是情理之中。

    也许羊父在混乱的局面里,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所以找来了一身后厨里帮厨的老妈子的衣衫让韩三娘换上,这才躲过了宿卫军的审查。

    那个认出她来的女子,便是一个住在韩三娘隔壁院子里的小妾了,巧的是她也姓韩,不过可没有韩三娘那样的家庭背景。

    她出身青楼,是被萧撒弼无意之间遇上,才带回来王府,也做了一个小妾,因为她擅长音律,有一副好嗓子,甚得萧撒弼宠爱,于是被下人们称作韩妙姬。

    韩妙姬既然是出身青楼,那机灵劲儿自然不用多说,要不然也不会隔三差五的得到萧撒弼的宠幸,在萧撒弼几十个妻妾里脱颖而出。

    今日事发之时,韩妙姬似乎比别人更快想明白了宿卫军忽然冲进了北院大王府的原因,想起萧撒弼最近一段时间都怪怪的,便知道王爷是要做大事了。

    既然宿卫军上门抄家,那她自然而然便可以肯定,王爷事败,王府也完蛋了。

    韩妙姬可没有心思给王爷陪葬,她还年轻,姿色也不错,如果能逃出生天,她自负有足够的本事,去诱惑另一个有财或有势的男人,继续过她的荣华富贵的好日子。

    所以她赶忙换了自己丫鬟的衣衫,然后把自己漂亮的脸蛋儿抹的脏不拉几的,趁乱被当做了丫鬟也被驱赶到了仆子丫鬟的人群里。

    按照她原本的计划,只要今天不被宿卫军捉去大牢里等死,她可以利用自己引诱男人的本事,不论是引诱一个什么管事的将士,都有很大的机会不用被流放到苦寒之地受苦。

    可她想错了,今天这些大头兵们办事特别的认真,看样子好像根本不会给任何人机会。

    直到公主的出现,点名要带走几个人回府上做工,韩妙姬的心思就活泛了。

    到哪公主挑了好久,却只挑了后厨里的厨子和帮厨,并没有挑几个丫鬟,她心里便有些失望之情,而当她忽然发现这些人里边,还混着一个韩三娘的时候,韩妙姬的心理就完全失衡了。

    为什么韩三娘那样的丑女人有机会逃出生天,她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却要被发配到苦寒荒漠之地去干苦力呢?

    于是她跳了出来,指出来韩三娘是萧撒弼的一个妾室,她的目的很简单,哪怕是鱼死网破,也要拉着韩三娘给他垫背。

    女人心,海底针,韩妙姬的这根针,就是扎人很疼,捞又捞不着,损人不利己的那种。

    只是她错算了一件事。

    宿卫将军是绝不能承认她犯了错误的,特别是当着安国公主的面前。

    杨怀仁很快从他的表情里察觉出来这一点,于是忽然间笑道,“这女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怀疑一位堂堂的宿卫将军因私废公,真是胆大包天。”

    宿卫将军没想到杨怀仁会忽然替他说话,心中竟冒出来一些感激之情,想起刚才他没脸没皮的和杨怀仁这位金刀驸马套交情来,暗自心喜这交情没有白套。

    韩妙姬见杨怀仁一身华服,刚才安国公主又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很快便猜到了这个人应该是安国公主的驸马了。

    她一心想着用自己的娇俏容貌来引诱男人,也顾不了很多了,即便是当着公主面前,她也要好好表现一番,只要让这个男人动了心思,不愁将来他不会想方设法救自己,因为在她心里,英雄难过美人关,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于是乎,韩妙姬从腰间抽出一条丝帕,沾着口水在自己的脸上抹了几下,直到露出了一张娇艳的俏脸儿,才娇滴滴地说道,“奴婢说的是实话,那个女的,叫韩三娘,是萧撒弼的妾室,绝不是一个后厨里帮厨的老妈子。”

    杨怀仁心中觉得好笑,他不知道韩妙姬的身份,却也知道一个有着如此美貌的妙龄女子,却穿着一身普通的丫鬟服饰,绝对没有旁人眼睛看到的那么简单。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