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霸王餐
    ,!

    这个世界上最恐怖惊悚的事,无非是站在另一个角度看到自己的尸体。

    杨怀仁就经历了这一切,在另一具驱壳中望着烟暗中逐渐冷去的“自己”,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在这之前,杨怀仁最后的记忆是清晰而生动的,作为一家远近闻名的胡同小饭馆的少东家兼厨师……助理的他,一大清早就被大厨老爸撵着起床,骑着他的名牌电动三轮车,到早市上张家小妹的菜摊上拣了一整车时鲜蔬菜,临走还与她打情骂俏了一番。

    至于后来,却像是断片了一般,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呆傻之间,周围的景物逐渐明亮起来,即使是早晨,初夏的第一抹阳光也有些灼人。

    杨怀仁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给埋了,这事儿做起来有些诡异,却是势在必行,让“自己”曝尸荒野可不是多么好玩的事情。

    “哥们,对不住了。”

    杨怀仁嘟哝着,把“自己”身上的钱包钥匙手表啥的搜了个干净,除了一小包干辣椒,大包的时鲜蔬菜都摔了个稀烂。他寻了根趁手的树枝开始刨坑。

    直到挖断了七八根酒瓶儿口粗细的树枝,才算掘好了坟墓,勉强给“自己”下了葬,已是晌午时分了。

    在溪边洗净了一身臭汗,杨怀仁这才看清楚现在自己的模样——一个身高只有一米七出头,年约十七八岁,皮肤白净身体瘦弱的穷书生。

    “你姥姥的死孩子老天,两世为人,就不能让我做一次帅哥吗?”

    溪水映照出的一张脸,五官也算精巧,可是比帅哥二字,起码还有八条街的距离。

    寻了块扁长的的石条充了墓碑,杨怀仁给“自己”留下了墓志铭——“本妖蜗居此处,昼伏夜出,善吸人血,哨声为号。”

    取下一个管哨钥匙链夹在两块青石之间,杨怀仁这才满意的撇嘴一笑,“看谁敢靠近本大爷的领地!嘿嘿……”

    顺着溪流走了二三里,才看见一条大路,上了大路,就看见人了。

    杨怀仁学着古人的语气问清了路径,才调转方向,朝东而去。

    已是过午了,一丝风都没有,官道两旁的杨柳被烈日炙烤的半死不活,它们能做的不多,虽然为杨怀仁抵挡了烈日,却抵挡不了热浪。

    汗水不断的从他的额头上滴落,砸在夯实的黄土路面上,立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升腾的热空气扭曲了视线,杨怀仁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不然怎么走了那么久,这条路还是没有望到尽头?

    “狗老天,熊老天,别人穿越了不是皇帝就是王爷,最次也是个达官贵人家的纨绔子弟,怎么到我这里就是个小破书生了?”

    长这么大,杨怀仁第一次体验到什么叫饥困交迫,也终于懂得了幸福原来其实挺简单,对于目前来说,一杯可乐加冰就足够了。

    可乐终究是没有的,埋怨也不会有什么作用,他只好继续踩着烫脚的路面继续走这条没完没了的路。

    不知走了多久,远远的看见一座城的时候,杨怀仁激动的差点哭出来,可惜身上的水分被烤得没剩多少了,并没有多出来的几滴去浪费在眼泪上。

    东京城是大宋最大的城市,可杨怀仁进了城,却没见到几个行人,除了几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和一条脱了毛的老狗躲在城墙根下的阴影里,整座城好似热的静止了一般。

    来不及欣赏东京城形态各异的亭台楼阁,一口水井边吞了几口生水,杨怀仁需要解决的第一件事,是先填饱肚子。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至理名言往往说得很实在,可是对于身无分文的杨怀仁来说,就是个大问题了。

    学乞丐沿街乞讨,路上没有人;学和尚化缘,模样也对不上;学恶霸强取豪夺,自己也没那本钱。

    所以,杨怀仁的脑袋瓜转了半天,想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吃霸王餐,比起饿死,被打死或许更壮烈一点。

    当然也有可能会被打个半死,甚至不被打,这就要看杨怀仁怎么选择了。

    八仙楼?不行,人家三层的大酒楼,打手起码都是考过武举的。

    刘家正店?不妥,门口两只血盆大口的看门大狼狗太吓人了。

    一连否决了好几家大门店,杨怀仁终于在一条小巷子的街尾,看中了一家小小的汤饼店。

    这家叫“王记汤饼”的小店连个牌匾都没有,一面洗的泛黄的幡子垂头丧气地耷拉在门前,店里没有专门隔出来的厨房,进门就是一个煮了滚水铁锅的灶头,两边各摆了两张被擦拭的光亮的矮方桌子,整个看起来打扫的倒是很干净。

    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正趴在面案上打盹儿。

    “来一碗……两大碗汤饼!多饼少汤!”

    杨怀仁挺起胸膛踏入王记汤饼店,大摇大摆地找了个门边的位置坐下。

    吃霸王餐的诀窍无非两点,第一点,是找个门边的位置,便于逃跑;第二点,即使口袋里比脸面还干净,也要拿出我爹是首富,哥们不差钱的气势来。

    计划进行的不错,小丫头惊醒过来,看到有客人上门,忙擦了把脸开始往锅里下汤饼,不大会儿功夫,两碗热气腾腾的汤饼和一小碟咸菜便上桌了。

    “客官慢用,送您一碟腌菜。”

    服务周到啊,杨怀仁心想。这会儿一定不能失了方寸,即便扁扁的肚皮已经抗议了半天了,还是要先慢条斯理的吃,万不能狼吞虎咽露了马脚。

    吃了第一口,杨怀仁就开始摇头了。

    这汤饼真是难吃的可以,面片是死面的,口感差到不行;口感差也就算了,问题是没有味道;没有味道也就算了,卤汤是一丁点儿油花都没见着。

    算了算了,谁让这是霸王餐呢?不花钱能填饱肚子也就算了。杨怀仁叹了口气,怪自己选了半天还是没选好。

    “来一碗……两大碗汤饼!多饼少汤!”

    咦?抢哥的台词?杨怀仁循声望去,一个身高一米九几的粗烟汉子迈着大步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直直地坐在了杨怀仁对面。

    “你姥姥的,坐哪里不好,非要坐我对面挡我逃跑的路线?”杨怀仁心里念叨着烟汉的不是,满眼怨念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粗烟汉子。

    粗烟汉子见对面一个衣衫朴素的白面书生盯着自己看,好不生气地抻圆了一双大眼珠子瞪了回来。

    “你个白皮厮,盯着洒家干甚?”

    说着正看到杨怀仁面前还有一碗汤饼,伸手就揽到自己面前,抄起一双竹筷,低头边把汤饼往大嘴里扒拉边嘟囔着,“先借你一碗,一会便还你碗热的。”

    “呃……”杨怀仁惊诧的张大了嘴巴,竟然还有这样的人?

    八成也是个吃霸王餐的,瞧这汉子皮肤黝烟,一身粗麻布青衫,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五官就更不用提了,一脸的横肉,恶人的眼睛恶人的鼻子恶人的耳朵……演个强盗山贼,泼皮打手之类的人物,直接不用化妆。

    转眼间粗烟汉子面前的汤饼已经下去了半碗,杨怀仁也急了,若是这汉子比自己吃的快,过会儿自己落在了后头,连吃个霸王餐都争不了第一,可够丢人现眼的。

    顾不得什么吃相,杨怀仁也加快了速度,不去管味道如何,整个碗端起来,囫囵的往自己嘴里刨汤饼。

    见杨怀仁如此吃相,粗烟汉子仿佛受到了感染,也学了他的样子整个碗往自己的大口里灌了起来。

    一时间吃汤饼竞赛似的,“呼啦”“吧唧”声充斥了小小的王记汤饼店。

    限于身体条件,杨怀仁还是没有粗烟汉子吃的快些,王家小妹刚端上来两碗新的汤饼,粗烟汉子第一碗已经吃完,顺手又捧起另一碗热乎乎的汤饼继续往嘴里灌。

    杨怀仁的第二碗刚开始吃,对面已经吃完了。

    可吃完了的烟汉却不着急走,拽了衣袖胡乱擦了擦嘴,翘起二郎腿悠闲的看着杨怀仁,一脸胜利的憨笑。

    “你这烟皮厮,盯着洒家干甚?”

    粗烟汉子一愣,旋即敞怀大笑道:“你这书生有趣的很。”

    杨怀仁瞅了瞅门外的一棵高大的梧桐树,知了撕破了喉咙叫得正欢,随即狡黠一笑,俯下身来,摆了摆手示意粗烟汉子凑过来问话。

    烟汉也不防备,下意识的随了杨怀仁的样子趴到桌上,凑了一只大耳朵过来。

    “这位壮士哥哥,小弟就喜欢你这种爽快豁达之人,今日这汤饼,还是你吃的快,小弟服了,小弟吃的慢,自然这顿饭要请客,哥哥稍待,小弟马上就去支了饼钱。”

    “哦,哦……嗯,那就多谢兄弟盛情了。”

    见杨怀仁虽是个书生,却十分上道,烟汉满意的抱了抱拳。

    杨怀仁学着样子还了一礼,起身慢条斯理的踱到灶头边,装模作样把右手伸到左手袖子里挠了几下,接着重重地拍了两下灶台的另一边,又推散了灶台上一块沾了水的面蛋儿,笑眯眯的又摆手示意汤饼店的小丫头凑过耳朵来。

    “这位小妹,你家汤饼好吃,方才小生对面的烟脸哥哥赞了许多呢,非要请客……”

    “这……”

    汤饼小妹半信半疑,刚要开口问那烟汉,话茬却又被杨怀仁抢了过来。

    “壮士哥哥,小妹竟然不信,你亲自告诉她,是不是你?快!是不是你?”

    汉语有种独特的魅力,如果一句话不加标点符号一口气儿读出来,是会有不同的意思和意境的。

    烟汉想也不想,一如既往的憨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不错,正是洒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