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大忽悠
    ,!

    话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能把最普通的事物或故事讲得让人入了迷,也是一种本事。

    有的人靠把子力气吃饭,有的人靠肚子里三五滴墨水吃饭,而对杨怀仁这种穿越到大宋的现代人来说,目前可以靠的只有一张嘴。

    霸王餐都吃过了,杨怀仁不介意再做一回大忽悠,总之,为了生活,一言难尽啊!

    当怒气冲冲的烟汉和满面愁容的王家汤饼小妹追出门来的时候,杨怀仁早不见了踪影,此时此刻,他正踏入了一家典当铺子。

    翻过了身上的物件,只有原本属于自己的钱包钥匙和手表,以及一包干辣椒,杨怀仁这副身子原来的主人真可谓一穷二白。

    除了这身微微泛黄的素色夹领儒衫,只有一张名字同为杨怀仁的秀才文牒。

    曾经无数次埋怨老爹给自己起名起得这么土鳖的杨怀仁,第一次觉得复古的名字也许并非一无是处。

    高高的柜台后边,瘦干的老朝奉见有人进来,放下手里算盘,高声唱道:“蝠鼠衔枚,长生解困——”

    “啊?”

    杨怀仁一脸懵傻,一看就是第一次来当铺。

    “这位掌柜,是要押圆子云根,还是大毛小毛?”

    这是跟我说烟话吗?杨怀仁还在云里雾里,半句也没听懂。

    “你要押什么物什?”

    靠!杨怀仁心里暗骂,早说人话不得了,整那些鸟语干毛啊。

    “小生要当一件传家的宝贝,不如换个地方说话。”

    说话间他神秘的瞅了瞅四周,双手捂着胸口,好似藏了件惊世骇俗的大宝贝。

    瘦干老朝奉干了几十年典当,并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拿了破书烂画儿当宝贝的人多了去了,杨怀仁这副穷酸打扮,实在不像有真宝贝的人。

    “请这位掌柜的递上宝贝来让咱家涨涨见识。”

    朝奉的口气越是讥讽,杨怀仁心中却越是自信了。

    “这宝贝稀罕着呢,你上辈子不曾见过,这辈子不会见过,下辈子更没机会去见!”

    “哦?”

    忽悠的精义,除了一张嘴能说的天花乱坠之外,另一点关键在于一定不要给时间和机会让对方去思考。

    所以这时候,要话赶话的让对方逐步进入到自己的思维模式里来。

    “话说这件宝贝来自天外……

    前隋大业十年,西域蒲昌国,正午时分,本是艳阳高照,忽乌云蔽日,洪雷震天,一陨星自东南向西北落入北庭北山,此山方圆百里俱成火海,因此得名火焰山。

    天火熊熊炽燃九九八十一天,夜如白昼。后天降骤雨整七日,天火方熄。

    蒲昌王令万人入山寻陨星残片,得七块天外陨铁。”

    杨怀仁把这个现编的故事说得抑扬顿挫,声情并茂,不光老朝奉听的痴了,连柜台后边的票台和打杂的内生也围拢了过来。

    不仅如此,一个八字胡的矮胖中年人挺着圆肚皮走了进来,见杨怀仁说得绘声绘色,竟也被吸引到柜台前。

    众人见了这个胖子似要行礼,却被这胖子一个眼神按了回去。

    杨怀仁虽是居下仰上,这个眼神却被他看在眼里。这新走进来的胖子不是这间当铺的东家也起码是个大掌柜。

    看来这故事得加料,单这么说宝贝的来历只能让他们好奇,而要让他们产生据为己有的贪念,杨怀仁决定使出杀手锏。

    “蒲昌王这种西域小国之主,怎么敢拥有这来自天外的神物?

    于是将七块天外陨铁进贡给了大隋的炀帝,可惜他杨广不识货,天天沉迷于酒色,把这宝贝随随便便就给小女儿出云公主做了嫁妆,由此这宝贝就落入了李世民手里。

    李世民何等人?蚩尤转世啊,自然认得这七件宝贝,于是选了个黄道吉日,沐浴更衣,焚香设案,念了一套上古的咒语,召唤出了神龙……”

    “神龙?怎么从来没听人提起过?”

    瘦干老朝奉有些疑惑,杨怀仁怎么能允许有人偏离自己的忽悠节奏?

    “你以为啥人都能见到神龙呢?能见到的人要么是天神转世,要么是皇家龙族,你一个小朝奉,也敢痴心妄想?”

    八字胡胖子觉得此话甚是有理,一边点头一边抹了抹八字胡,凝眉而思。

    “还是这位官人有见地,一看就是个见多识广的博学之士,不知官人供职翰林院还是国子监?”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矮胖子头一次听人夸自己像个学士,不禁乐的心花怒放。

    “哪里哪里,小官人你继续说。”

    “哦,好。”

    杨怀仁理了理头绪,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神龙被召唤出来,答应实现李世民一个愿望。李世民啥愿望还用我多说吗?

    神龙听了他的愿望,派了二十四星宿一同下凡,相助李世民,后来他就成了前唐太宗皇帝,那二十四位下凡的星宿嘛,就成了后来的的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哦,原来如此啊。”众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可不是嘛,后来七块陨铁传给了高宗李治,可惜武媚娘迷惑了他,偷了这七件宝贝,又骗李治说出了召唤神龙的上古咒语,再一次召唤了神龙。

    神龙没想到她一个女子,竟然也要登九五之位,可是天上的神龙十分讲信用,还是答应了她,后来怎么样,大家也都清楚喽。

    只不过神龙觉得若是阿猫阿狗都要实现如此愿望,那还得了?

    于是消失之时,将七块陨铁化作钱币模样,撒向四方。将来只有身负真才实能之人,历经千辛万苦,才能再次集齐七块陨铁神币,请出神龙实现愿望。”

    一千年后的鸟山明同学若是知道杨怀仁把这个七龙珠的故事随口就改编的如此富有中国特色加神秘色彩,一定也会佩服的五体投地。

    柜台上众人听得痴了,脑子里幻想着从天而降的巨大神龙,眼睛里满是金色的光芒。

    “我家祖上可是大唐高官士族,于是派人跋山涉水搜集了一块。可惜百余年前家道中落,到我这一代,却只是个屡试不第的穷酸秀才,唉……”

    众人也似乎随着他的悲惨命运唏嘘感叹,杨怀仁咬破了腮肉,好不容易挤出三五滴清泪。

    “如今小生背井离乡,只身来到东京城,只为了能秋闱高中,继承祖宗遗志,可惜时运不济,半道上路遇山贼,劫了我仅有的一点盘缠。

    我誓死保护家传的宝贝,才捱到了东京城。可如今身无分文,孑然一身,又如何活的到秋闱之时?

    委实是走投无路,才拿出这祖传的宝贝典押至此,等小生来日金榜题名,一定会把宝贝赎回来的!”

    浑身解数已经使出来了,下一步就是现宝贝了。

    杨怀仁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捧出一个布包,连解了三层,宝贝才终于现了真身——一枚崭新的一元硬币。

    趁着玄窗的光线,这枚一元硬币反射出耀眼的炫光。

    杨怀仁把反光冲着众人眼睛挨个闪了一遍,又重新攥紧了布包藏回了怀里。

    八字胡胖子舔了舔嘴唇,使劲咽了口吐沫,忽然嘴角一抬,堆了一脸媚笑。

    “这位小官人,不如内堂叙话,请。”

    鱼儿要上钩啊,哈哈!杨怀仁心中暗喜,脸上却仍是一副潦倒的无奈神情,拖了好似灌了铅的脚步,耷拉着脑袋随着八字胡胖子入了后堂。

    分主宾落座,八字胡胖子屏退了众人。

    “小官人,可否再拿出宝贝来,让咱家详细观瞻一番?”

    “好说好说。”

    杨怀仁又把那裹着一块钱的小包取了出来,轻轻的放在了胖子面前桌上。

    胖东家一张油脸凑近了几分,参详了盏茶功夫,也没看出这东西的道道来。

    这典当行是他家祖传的产业,他自幼便穿梭于柜台和货库之间,这世上的金银珠宝,玉石翡翠,他见过的数量多如牛毛,可眼前这件东西,他却第一次见。

    乍一看是光泽是金属而制,却非金非银;端放到掌心掂上一掂,感觉又不是铜铁锡铅;用力捏上一下,更是坚硬无比。

    八字胡努力在记忆里搜寻,莫非正如面前这书生所述,这是块九天玄铁?

    这玄铁胖子不曾见过,却是听老人们说起过的。九天玄铁乃是天上的星斗坠入凡间,坚硬异常,据说官家的玉枕上便嵌着一块,夜里散发龙气,护佑皇族。

    “这上边的几个字和一串符号又是何意?”

    杨怀仁这才想起一块钱硬币上是有字的,忙摸了摸下巴,朗声答道:“小生听先父提起过,这几个字可谓包罗万象。

    前两字是说,天圆地方,世上正中之国,不正是你我脚下这片大地?

    中间二字,人与民,不正是你我等这些世上的万民?

    后边二字,银与行,恰是代表了人间的财富和各行各业。

    那个元字,应该是万物之始的意思吧。

    而那些符号,不是天书就是上古文字,我一个小小秀才怎么会认识?”

    八字胡听了仿佛大彻大悟似的,深吸了一口气,转瞬收起了紧蹙的双眉,又换回了方才那副笑脸。

    “小官人,你这祖传的宝贝要抵当多少银钱?”

    (各位兄弟姐妹,帅哥美女们,呼啦圈新书上传,需要大家的支持,你们每一张推荐票,每一个收藏,都是我努力的动力,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