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怀仁银饼砸泼皮
    ,!

    用两块钱买一张彩票能中五百万的那些人,是真正的天选之人,是你我等凡夫俗子羡慕不来的。

    而杨怀仁从来没有那样的运气,所以他只是个普通人,但他今天要用一块钱靠着一张巧舌利嘴博得更多的财富。

    “这个嘛,其实这宝贝在不识货的人手里,也一文不值,但是在我眼中,却是无价的。

    小生今日把祖传的宝贝抵押在贵号,也是权宜之策,所以嘛,就质押一万贯钱好了。”

    八字胡听罢倒吸一口凉气,又抹了抹两撇小胡子。

    “小官人,这个……”

    不等他说完,杨怀仁噌的一下站起身来,三步化作两步赶上前去夺回了那个小布包。

    “掌柜的,既然如此,那就告辞了,我另寻识货之人罢了。”

    说着转身就要走。八字胡稍一愣神,急忙扑过来挽住了杨怀仁的胳膊。

    “小官人莫急,坐下再商量商量。”

    “还商量啥?我们读书人是有气节的,不然早直截了当把这宝贝献了哪位朝堂上紫衣佩了金鱼袋子的相公,捐个官做,也不至如今的落魄!”

    杨怀仁说得义正言辞,十足的大义凛然。

    “一万贯就一万贯!”

    八字胡咬了咬牙,急急唤了老朝奉进来写当票……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八字胡就把杨怀仁手中那宝贝的一块钱硬币换了个丝绢的小袋,装到了精致的木匣之中。

    老朝奉点头哈腰地送杨怀仁走出典当铺子,后边跟着是一辆八字胡掌柜送的货车,货车上捆两只铆了铜皮的大木箱,满满当当装了价值一万贯的银饼。

    没走出百步,杨怀仁便被一个青衣小厮撞了个满怀。不出他所料,那张当票就这样不翼而飞了。

    再一次走在东京城的大街上,阳光依然浓烈,可杨怀仁心里,却舒爽不已,连知了死命的吼叫也似乎不那么扰人了。

    杨怀仁心中是有愧疚的,那是对朴实的王家汤饼铺子的汤饼小妹和喜欢憨笑的粗烟汉子,而对于八字胡,这种为富不仁贪得无厌的奸商,纯属活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欠了六文钱两碗汤饼钱,杨怀仁心里就念念不忘;忽悠了八字胡一万贯的银饼,他心里却非常畅快。

    杨怀仁决定要补偿一下汤饼小妹,百倍千倍的补偿。人在饥困交迫的情况下吃到的能救命的食物,是不能用简单的数字来衡量它的价值的。

    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劫富济贫吧?杨怀仁这么一想,感觉自己的身材都伟岸了许多,走起路来也昂首挺胸,左手一个胡饼,右手一根鸡腿,扮足了一个行侠仗义的侠客。

    ……

    王家汤饼铺子依然没有什么客人,汤饼小妹满面愁容,独自坐在门前的板凳上发呆。

    “王夏莲,欠我家老爷半年的铺租该还了吧?”

    来人是个三十上下猴儿模样的闲汉,手里抖落出一张欠条,在汤饼小妹面前晃来晃去。

    “还有借了我家老爷的十贯钱,加起来一共十六贯,可不能再拖了。”

    “我……没有钱还魏家老爷,侯三爷,能不能再宽限小女子些时日?眼下这光景,汤饼铺子生意不好,等天凉了,客人就多了……”

    汤饼小妹眼泪婆娑的乞求引来了三三两两的街坊和路人,这给了侯三极大的满足感,手中那张欠条晃得更加起劲了。

    “可别说我侯三爷仗势欺人,欠条上白纸烟字写的明白,半年还不上,你王夏莲可要入魏府做魏老爷的第十五个小妾的。

    哼!来来,都看看,我侯三可有半句诳语?”

    围观的百姓心中都是可怜汤饼小妹,那魏老爷都六十岁出头的老翁了,王家小娘子才二八年华,给个糟老头子做妾,她还有活头吗?

    可是魏家有钱有势,面对泼皮侯三手上的欠条,却敢怒不敢言。

    忽然人群里一个烟汉跳了出来,一只蒲扇般大的手把欠条从侯三手中夺了过来。

    “猴三!你又皮痒了是吧?要不要你李爷爷给你挠挠?”

    烟汉说着就要撕欠条,侯三气急败坏地指着烟汉鼻子骂道:“好个李烟牛,你不过一个扛包的烟厮,也有胆管老子的闲事?

    你撕,你撕,看不把你个烟厮送开封府大牢里去,让你老娘自己饿死算了。”

    粗烟汉子方才还意气风发,听侯三这么一说,突然就泄气的皮球一样,没了脾气。

    杨怀仁躲在大梧桐树后瞧见了这一切,长叹一口气,这个被他骗了两碗汤饼钱的李烟牛,也太英雄气短了。他觉得,他是时候粉墨登场了。

    侯三见比他高了两个头的李烟牛焉了,内心刚要膨胀,一只手却从李烟牛身后伸了出来,扯过了那张欠条,刺啦一声撕成了两半。

    “你,你……”

    “你什么你?不才十六贯嘛?”

    杨怀仁说着手里一块二十两的银饼不知道从哪里变了出来,“你看这块银饼够了吧?”

    侯三傻不愣登的点点头,下意识的伸手就要去接,不料这银饼却向上飞了起来,翻滚着划出了一条美丽的弧线,最后正中了侯三的额头。

    侯三眼前一烟,接着就是五彩斑斓的群星乱舞,他抬手一摸,摸到一个火辣辣的足有鸡蛋那么大的大包。

    “你,你敢打我?”

    “谁看见了?”杨怀仁指了指众人,“诸位街坊,谁看见我打他了?”

    对付这种泼皮无赖,就不要用光明的手段。

    看热闹的人群见平日里狐假虎威的侯三出了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有人肯出来给他作证?如今有人帮忙出了口恶气,望着侯三头顶的大包哄笑起来。

    “小生好歹也是个读书人,你敢污我清白,看我不拿钱砸死你这个泼厮!”

    杨怀仁手里这会儿又变出一块银饼来,举起来便朝侯三额顶的大包砸去。

    侯三“砰砰砰”连挨了三下,脑袋里好似熬糊了的浆糊,霎时间天旋地转,两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他头上那个鸡蛋大的大包上,叠罗汉似的又多了个蛋黄般大小的小包,让本就哄笑的人群更捧腹不已。

    “回去转告你家魏老儿,欠他的钱本公子替王家小娘子还了,以后这铺子我们也不租了,滚!”

    侯三晃晃悠悠站起身来,双手捂着头上的大包,一脸狼狈的边倒退边喊道:“你敢不敢报上名来?”

    叫板?杨怀仁当然不怕,侯三这样的纸老虎,杨怀仁觉得自己起码可以打十个。

    “你听清楚了,爷爷姓倪,叫大野,劳烦你回去大声把爷爷的名字告诉你主子!”

    侯三念叨着这个名字,踉踉跄跄逃没影了,看热闹的人群回味无穷的四散而去。

    杨怀仁回过身来,把那块敲爽了侯三的银饼按在了王夏莲手里。

    “王家妹子,今天中午失礼了,小生不是故意要吃你家铺子的霸王餐,这块银子算是补偿你的损失吧。”

    王夏莲愣神的功夫,杨怀仁又走到李烟牛面前,从背后又掏出一块银饼来,直接拍在了他那又烟又结实的手上。

    “烟牛哥哥,中午小弟跟你开个玩笑,并非故意捉弄你,还望哥哥不要怪罪。”

    李烟牛穷苦人家出身,何曾见过二十两的银饼,更不要说摸过了,惊诧的张大了嘴巴,憨憨地望着手里的银饼,怕得像它仿佛要咬人一般。

    “倪公子,五六文钱的事,哥哥早忘了,赶紧收回去,二十两啊,这可如何使得?”

    “哈哈,小弟不姓倪,方才那是耍猴呢。”

    憨厚老实的李烟牛把杨怀仁逗笑了,就连一直愁眉不展的汤饼妹子,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颜。

    “小弟姓杨,名怀仁,河东东路齐州人氏。烟牛哥哥,这银子你就安心拿着,就当我送给李老妈妈的,你去给婶子买点东西吧。”

    “杨兄弟,你的好意哥哥心领了,可洒家要拿回去,家里老娘一定以为是洒家偷的,还不打断洒家的腿?再说了,洒家这类粗人,是使不得银两的。”

    杨怀仁这才意识到这是大宋,宋律里明文规定了普通百姓是不能使用金银的,只有身负功名的读书人才能花费金银作为流通货币。

    看来真是为难烟牛哥哥和汤饼妹妹了,但这并不能难道杨怀仁。

    “无妨,你俩先收起来,等明日我换了铜钱给你们。”

    炽热的太阳向西而去,染红了半边天的云彩。知了依旧没有歇息的意思,不过有了些许微风拂过杨怀仁的脸,让他心旷神怡。

    得知杨怀仁初到东京尚无落脚之处,王夏莲执意要恩人先暂住在她家。

    且不管脸皮厚不厚,杨怀仁人生第一次被一个女孩子邀请到家里留宿,着实激动了一番。

    李烟牛替杨怀仁打发了三位拉银车的车夫,自己撸起袖子上阵,毫不费力地独自拉着千斤的银车,跟上了二人的脚步。

    一层薄幕为整个城市披上一层灰色的细纱,黄昏中的东京城伴随着熙攘的人流,热闹了起来。

    王夏莲低着头走路,似乎有什么心事,她这个年龄的女子,应该是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可这些在这个瘦弱的小姑娘身上,是半点也看不到的。

    杨怀仁自忖不了解女人的心思,可就算他是块木头,也该想到了些什么。

    “夏莲妹子,你是怪小生回了魏老儿不再租那个破旧的汤饼铺子吧?别担心,咱们换个好店面开个新的!”

    (新书期,每一张推荐票,每一个收藏和点击对呼啦圈来说都十分重要,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