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儿时的梦想
    ,!

    中国人自古传承的一条祖训,人不论走到哪里,都要有一样手艺傍身。

    杨怀仁的老爹更是天天给他絮叨这一点,更是把半辈子的手艺传给了他。

    万家灯火初上,王夏莲的家到了。

    这是一个五丈见方的破落小院,推开一扇土黄色的大门,东西北三面各有一趟瓦屋,或许是年久失修的缘故,西面一间的屋顶已经塌陷了。

    北屋里点燃了油灯,摇曳的灯火在折窗上映出了一片翘首等待得细瘦人影,一个苍老虚弱的声音传来。

    “是莲儿回来了?咳咳……”

    走进北屋,杨怀恩才真正理解了那个小学就学过的成语——家徒四壁。

    除了左右各一张被破麻布隔开的土炕和一条跛了腿的板凳,真的什么都没有。

    问话的人是王夏莲的爹爹王明远,也就是原本王记汤饼铺的掌柜。本来一家三口经营着汤饼铺子衣食无忧,可三年前的一场变故彻底改变这个家庭的一切。

    王夏莲的父母不知染了什么疾病,不几日母亲便病故了,父亲虽然活了下来,可丧妻的悲痛彻底击倒了这个男人,从此郁郁寡欢,食不知味,日渐消瘦。

    十三岁的王夏莲的快乐童年从此也跟着结束了。为了照顾虚弱的父亲,她不得不用幼小的肩膀挑起了整个家庭的担子,开始接替父母经营王记汤饼铺。

    可是她一个芊芊女子如何承担得起?汤饼铺子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可为了供养父亲,她只好尽力在维持,即使变卖了大部分家产,还是欠了一屁股债。

    刚刚不惑之年的王明远,却苍老的像个花甲老翁,而二八年华的王夏莲,却瘦弱的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

    问候过了王明远,杨怀仁拽着李烟牛和王夏莲走到院子里来。

    “烟牛哥哥,莲儿妹子,你俩相信我吗?”

    李烟牛和王夏莲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答。眼前这个书生模样的男人身上发生的事,对他们这样的普通百姓来说,确实太难以用常理来揣摩了。

    过午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他,他还是个因为付不出六文钱的汤饼钱,从而坑蒙拐骗吃了霸王餐的无赖,可仅仅不到两个时辰之后,他又成了那个救命的恩人。

    只见了两次面,这个男人却十分大方的随手就送了他们一人一块二十两的银饼,如今眼前的他,问出这样的话来,清澈的眼神中却是充满了真诚。

    “烟牛哥哥,你靠着把子力气扛活,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杨怀仁也觉得第一句问的太突兀,淳朴憨厚的二人确实不太好接受,于是换了一种方式,让他们更容易接受自己。

    “这个嘛,洒家从小力气就大,一个人能干三个人的活,西市上活多的时候,一天能赚四五十文,若是运气不济,一文也赚不到的时候也是有的,一个月至少也有**百文。”

    “那你一个月能攒多少钱?”

    “呃……洒家得养活老娘,单一日三餐一个月就要花费五六百文,加上添些衣帽鞋袜,哪里能攒的下钱?”

    李烟牛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你以后跟着我干,一月十贯钱月钱,管吃管住,老妈妈的生活开支都算到小弟头上,哥哥可愿意?”

    “啊?还有这等好事?”

    “我就当你愿意了。”杨怀仁又转向了王夏莲,“莲儿妹子,也给你一个月十贯钱,同样,王大叔看病的费用我也包了,你不用推辞。”

    杨怀仁走到大车前,掀开了一个铜皮木箱,一大箱整齐码放的银饼便呈现在二人眼前。

    李烟牛和王夏莲还没从杨怀仁刚才的话里反应过来,再看到一整箱银饼,惊得气都不敢出,差点晕倒过去。

    “这,这,这……”

    杨怀仁拍了拍李烟牛的胳膊,“这两个大木箱里总共一万两银饼,明日咱们便去寻个好点的店面,再买个院子,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

    ……

    躺在东屋的草铺上,杨怀仁难以入眠。

    若不是他从小随遇而安的习惯了,如果换一个人遇到这样的经历,真的不太好接受。

    每个人从小到大,不知被别人问了多少遍“你的梦想是什么”。

    杨怀仁还是顽童之时,梦想长大了做个推了小车,走街串巷卖冰棍的小贩,那时候,天天能吃上一根奶油冰棍,可真是太幸福了。

    可他老爹却一巴掌拍在他小脑瓜上,“没出息!”

    小杨怀仁于是换了个大多数小孩共同的梦想,科学家。可是老爹还是没有满意,又一巴掌拍下来,“你是那块料吗?”

    连着挨了两巴掌,小杨怀仁学精了,祖父和老爹都是厨子,所以答出了正确答案:一个伟大的厨师!

    杨老爹终于笑了,“厨师就厨师,还有伟大和渺小之分?”

    不过小杨怀仁还是因为这个答案得到了老爸的奖赏,一枚五分的硬币。五分钟之后,小杨怀仁的舌头就舔着奶油冰棍了。

    也因为这个梦想,杨怀仁后来读书就觉得不用怎么卖力,十五岁初中毕业,就考上了世界著名的蓝翔技校。

    十八岁荣誉毕业,在老爸推荐下,进了当地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后厨做了实习生,他学徒三年,虽然没资格掌勺,却偷偷学会了大江南北的几百种名菜。

    年轻人总是气盛,有一次主厨迟到,他便掌了一次勺,明明得到了客人的称赞,却也因为这个得罪了主厨。

    此后的一个月,便是无尽的小鞋摆在杨怀仁面前。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他把一个雕了个大王八图案的大冬瓜盅,扣在了主厨的圆脑瓜子上。

    一个月来憋在心中的一股恶气算是出了个痛快,可他也被保安赶出了厨房。

    走出富丽堂皇的五星大酒店,杨怀仁确实有些后悔,后悔怎么忘记带个高像素的数码照相机,好跟顶着个绿色大冬瓜的主厨合影留念。

    回到老爸的胡同小饭馆,还是没能坐上大厨之位,除了买菜就是切墩,就这么又过了几年。

    蓝翔的同学在别的饭馆都掌勺掌了十年了,他却在二十八的岁数上,才被允许颠勺。

    老爸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一个好厨师是磨出来的。”

    “我又不是刀,老磨我干嘛?”

    这句话一出,脑袋又是挨了老爸的成名绝技——铁砂掌。

    “你赢了,算你狠!”

    谁让这是自己的老爸呢?杨怀仁无奈的瞥了眼墩子上的冬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