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及第楼的秘密
    ,!

    论起砍价的功夫,杨怀仁自认还是有一些的,毕竟六七年混迹于各大菜市场的经验,可不是吹的。

    “客官,这六千贯不光是买及第楼的钱,我家东家既然要离开京城,两条街外还一座占地三亩多的宅子,也一并包含在内,如何?”

    真当哥们傻呢?做生意的铺子是铺子的价,胡同巷子里的住宅是住宅的价,同样是三亩的面积,价格却是差上几倍的。

    “四千五百贯!”

    “五千五百贯!”

    “四千六百贯!”

    “五千四百贯!”

    ……

    二人斗牛似的,你来我往一番,终于在五千贯的价格上成交。

    老掌柜立即请了笔墨纸砚立了字据,痛痛快快的就签字画押了,烟牛哥哥一头大汗拉来了一箱银饼,开封府里大印一盖,交易就这么完成了。

    杨怀仁觉得一切都太顺利了,似乎觉得哪里不妥,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若是单看成交的价格,一座酒楼加上一座宅子,位置虽然不算是上好的地段,五千贯算是占了些便宜的,可对方似乎有些奇怪,一开始样子实在,交易完成,得了一箱银饼后东西也不收拾利索,就慌慌张张赶着出城而去了。

    店里的伙计们也没有留下来的打算,除了古铜色皮肤的筒帽少年,走的一干二净。

    烟牛哥哥和莲儿妹妹各自回去搬家,及第楼只剩下杨怀仁和筒帽少年二人。

    “小兄弟,怎么称呼?”

    “我叫羊乐天。”

    “哦?和为兄是本家。”

    “东家可是木易杨?小底是牛羊的羊。”

    “可是太山羊氏?今年多大了?”

    “东家真是博学,小底正是太山平阳人,今年十四了。”

    杨怀仁莞尔一笑,并不是他博学,他恰巧前世也认识一位姓羊的哥们,正是shanxi太山人。

    眼前这个羊乐天才十四,却跟十八岁的杨怀仁身高相仿,更让他感兴趣的是,及第楼虽然算不得大酒楼,比一般的食庐还是要大不少,十四岁就能掌勺,令人讶异。

    “你是后厨的主厨?”

    “不是,小底只不过是个学徒,厨子们都走了,才赶鸭子上架……东家……”

    羊乐天欲言又止,踌躇不决地抬眼望了一眼杨怀仁,又黯然低下头去。

    “羊兄弟,有什么话就跟哥哥直说便是,哥哥绝不为难你。”

    “上一任东主走得这样匆忙,东家不觉得蹊跷吗?”

    “羊兄弟知道缘由?”

    “东家,这及第楼其实有三层。”

    羊乐天低着头把话说得轻细,杨怀仁听了却一股寒意从后背沿着脊梁爬上了天灵盖,抬头望了望确实只有两层的及第楼,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难不成这小子开了天眼,能看到玄冥之物?

    杨怀仁龇牙咧嘴说不出话来,羊乐天舔了舔嘴唇,“我们的脚下,还有个巨大的地窖。”

    杨怀仁这才咽了口吐沫,“小羊同学,你说话不要大喘气好不好?哥哥虽然是无神论者,但你这么吓唬我就是你不对了。”

    羊乐天搓了搓鼻子,“这有什么好怕的,可怕的事情在后边。”

    “你一次说完,这地窖跟上一任东主急忙出城又有什么干系?”

    “普通店铺的地窖,多是用于阴干些时令蔬菜以备冬日之需,可及第楼的这个大地窖里,却存了八百坛上好的绍兴女儿红。”

    “这难道不是好事吗?”杨怀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八百坛好酒定是价值不菲,相当于他娶个媳妇搭个小姨子,这有什么不好?

    “问题就在于这八百坛上好的女儿红是卖不得喝不得的。东家可知前年的南阳郡王生辰纲被劫案?”

    杨怀仁来到大宋才两天而已,哪能听过两年前的事情?

    “这南阳郡王的生辰纲被劫,与咱们及第楼何干?”

    “地窖里这八百坛绍兴女儿红的青瓷酒坛上,便落了杭州知州赵之洐的款,而这赵之洐,正是送这生辰纲之人。”

    这下杨怀仁听明白了,前年上,杭州知府赵之洐为了讨好南阳郡王赵宗楚,送了生辰纲给他,不料没到京城就被劫了。

    而被劫赃物中的一样,便是这躺在及第楼地窖里的八百坛上好的绍兴女儿红。

    “这及第楼原先的东主是绿林的劫匪?”

    “他也是半年前刚顶下了这间酒楼,哪里会是劫匪呢?”

    “那把这些好酒换了酒坛当散酒卖了不就是了?”

    “东家不知,三十年的上好正宗的绍兴女儿红,莫说是东京城里,就是整个大宋也再难找出一百坛了。懂得品酒的行家一闻便知道,若是打探起来,总要想起前年的案子。”

    杨怀仁一个脑袋两个大,这及第楼地窖里藏的美酒,不但换不了银钱,却好似八百个定时炸弹,不知哪一天要把他炸个粉身碎骨。

    解决不了这个难题,开张是不用想了,更不用说赚钱了。

    “你又是如何知道的?为什么要告诉我?”

    杨怀仁发现了羊乐天的怪异之处,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怎么会对两年前的一件巨案如数家珍?及第楼生意惨淡,旁人都另寻出路了,却只有他一个人留了下来,又是有何目的?

    “东家,我只是个小帮厨而已,有一次无意走进了地窖,才发现了那些好酒。

    而我留下来,是因为我是个孤儿,在东京城里无依无靠,及第楼的大厨刘师傅收留了我,我才没有饿死街头……”

    “原来如此,那刘师傅呢,不在及第楼做了吗?”

    提到刘师傅,羊乐天抬头望了望遥远的天空,眼神渐渐黯淡了下来。

    “刘师傅本是及第楼的大厨,爆肚丝便是他的拿手好菜,我本想跟刘师傅学一身厨行的本事好安身立命,可惜几个月前他突发了癔症,做起菜来要么忘了放盐,要么放了三四次,就这么砸了不少买卖,后来便回乡去了。”

    从羊乐天失望的神情中,杨怀仁仿佛看到了自己年少时的影子,彷徨的少年总是一个人独自蹲坐在路牙上举头望天,却怎么也望不到迷茫的前程。

    “你真的想做一个厨子吗?”

    羊乐天默默的点了几下头。

    “那好,我先教你怎么做一道正宗的爆肚丝。”

    (第一道美味马上登场,请各位看官准备好口水哦。求推荐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