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未婚妻
    ,!

    随园的牛肉面生意一天比一天火爆,羊乐天的手艺一天天的见涨,终于让杨怀仁觉得满意了。

    于是师徒二人合力,每天牛肉面的供应量也从开张时的一百碗,逐渐提升到三百碗,当然,还是只做午市。

    原料采购和保安部长李烟牛却更发愁了,随园门口的食客们总不肯排队,或许只能怪从门里边飘出来的阵阵香气混乱了他们的心神。

    杨怀仁想了一个法子,凭号进场。大堂里笼共就四十个座位,没座的时候,就发号,领了号的就去对面河岸的柳树阴凉里候着,有了座就按顺序凭号入场。

    大家都觉得这法子好,公平公正,童叟无欺。不过很快就有黄牛党出现,一个号卖的比牛肉面还贵。

    号贩子在后世是屡禁不止,可如今是大宋,杨怀仁自有自己的办法对付他们。

    于是新的规定又应运而生,凡是出售和购买牛肉面排队号的人,终生取消进入随园用餐资格。

    那些本来想赚点小便宜的人,一想到再也吃不到美味的牛肉面,也不再动小心思了,手里竹签攥的紧紧的,生怕被人抢了去。

    后世的医院做不到的事情,现在的一个小酒店做到了,对于后世的那些号贩子们,杨怀仁只想说,和谐社会救了你们。

    制度本来运行的好好的,可总有人不按规矩出牌。两男三女,在门口跟杨福起了争执。

    “几位客官,没有号是不能进的,就算进来也吃不到面的。”

    杨福还算客气,微笑迎客是杨怀仁教导的,良好的服务态度,对于一家饭馆来说,永远只会是锦上添花。

    可带头的老太太却不干了,举起拐杖就开始打,“老身找儿子还要排队?”

    杨福举起双手护住脑袋,胳膊转眼间就被敲出好几块青紫,可面对一个怨怒的老妇,又不好去抢夺她手里的拐杖。

    “这位老妈妈,你找儿子去开封府衙门啊,咱家是饭馆,是吃饭的地方。”

    老太太不理他,扯着嗓子喊道:“狗娃,狗娃……”

    杨怀仁在后厨里刚忙活完今天的伙计,就听见大门口吵闹的厉害。

    “你们谁小名叫狗娃?”

    财源广进几个和羊乐天都木然的摇摇头。

    当他走到大堂里见到老妇人的第一眼,就明白这老妇找的狗娃是谁了。

    俗话说儿随娘,此话诚不欺人,老妇人无论脸面和五官与杨怀仁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当然,这老妇人是如今这副身体的生身母亲。

    杨怀仁感到身体里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前一世幼年丧母,记忆里母亲的模样都不清晰了,如今看着眼前这个老妇人,莫名的就泪流满面了。

    不由自主的冲到老妇面前,跪倒在地。杨母抱着儿子就在大厅里放声大哭,好一幅母子重逢的感人画面,惹得门里门外的顾客们也跟着哽咽起来。

    杨母哭诉着她的经历。原来杨家在sd齐州也算是望族,杨怀仁他老爹只不过是个庶出的后嗣罢了,原本照族例还是分了三十亩的丁田。

    可杨父过世后,孤儿寡母的就没了照应,后来要不是杨怀仁争气,乡试里中了生员,估计那三十亩薄田也被收了回去。

    一个妇人含辛茹苦把孩子扒扯大的艰辛可想而知,只盼着能在今年的秋闱上能考个举人,于是杨母让儿子投奔东京城的一位世交,将来能谋个好前途。

    说起这位世交,还是杨父二十多年前一位姓何的同窗挚友。

    当年二人结伴赴京赶考,杨父未能高中,只能茕茕孑立的返乡结婚生子。倒是姓何的同窗金榜题名,得了个出身。

    姓何的虽然有了官身,却没有官架子,与杨父依然来往甚密,后来更是为未出生的儿女指腹为婚,意图为两家结下秦晋之好。

    可元祐年间的朝堂并不平静,别说他是区区五品的枢密都承旨,一二品的堂堂相国,也不是说完了就完了?

    何家的败落不比其他在党争中受贬的官员慢多少,何伯不到不惑之年,郁郁之中撒手西去,只留下了独女何之韵,也就是杨怀仁素未谋面的未婚妻子。

    杨怀仁本是要投奔何家的,可阳春三月里便离家,两个多月还没有平安到达的音讯,这可急坏了家中的老母亲。

    于是领着他只有十岁的妹妹二丫踏上了进京寻子的路程。

    好不容易熬到京城,何家老宅已是人去楼空,若不是机缘巧合碰到了何之韵和何家最后留下的两位忠仆,不知在陌生的东京城里如何是好。

    这一日四处打听寻访,终于听人说蔡水河边新开的随园老板也叫杨怀仁,才赶了来,发现原来真的是自己的儿子。

    杨怀仁听得心酸,虽然心里知道自己只是这副身子是老妇人的儿子,可前世缺少的那种情感在这一刻彻底被唤醒了,被杨母抱着脑袋贴在怀里,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

    任凭她哭诉,任凭她的拳头捶打在自己的后背,一个母亲对儿子的担心和挂念,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是一种天下间最淳朴简单的爱。

    泪水就这么毫无防备的突破了最后一点男儿的矜持,他第一次哭的这么痛快而真挚。

    既然如此,那面前的刘氏就是自己的娘了,杨怀仁觉得自己本事不大,光宗耀祖不敢说,让母亲和妹妹,还有身边像亲人一样的朋友们过上好日子,这点能耐还是有的。

    二丫趴在哥哥背上哭了一阵,肚子就发出咕咕的声音。

    杨怀仁放开母亲,看着二丫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旁人面前冒着香气的拉面,咕咚咕咚的猛咽口水,看来是饿坏了,毕竟还是个孩子。

    杨怀仁抱起妹妹来,最近的一张桌子上刚好一碗刚上的牛肉面,那位食客举着筷子正沉浸在母子重逢的悲情大戏里,眼前的面被杨怀仁端到二丫面前才回过神来。

    “一会儿还你两碗!”

    这位客官先是瞪大了眼睛,转而就哈哈大笑起来,好似天大的馅饼正好掉在自己的头上,口中兴奋的大喊着:“咱家是第一个在随园一次吃到两碗牛肉面的人!哇哈哈!”

    二丫顾不得身边的汉子发疯似的乱吼叫,吧唧着小嘴吃的正香。杨母破啼为笑,一只手摸摸儿子的脸,一只手抚弄着女儿凌乱的头发,这才想起来身后还有三个人。

    “儿啊,这位姑娘就是你未过门的媳妇,你何伯父的独女韵儿。”

    何之韵走上前来,盈盈施了一礼,“见过仁郎。”

    “人狼?我啥时候会变身了?”杨怀仁如梦方醒,等他看清了面前淡青罗裙的女子的面容时,忍不住嗔声,“志玲姐姐!?”

    (愿天下所有母亲身体健康,永远年轻!继续求推荐票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