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趣解珍珑棋局
    ,!

    古谚有云,饱暖思yinyu,饥寒思盗心。

    杨怀仁亲自动手又做了几碗牛肉面,先让家人填饱肚子,午市一结束,先领着他们回家里住下。

    杨母进了大院子里就高兴坏了,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一个瘦瘦弱弱的书生,怎么离家才三个月就有了这么大的家业。

    二丫有些怕生,被母亲牵着跑来跑去,即使一双小腿儿快跟不上了,也不敢吱声,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害怕的看着有些癫狂的母亲。

    倒是何之韵不动声色,身后的两个名字叫做小花和闹腾的汉子也是低着头数脚趾头,一言不吭。

    杨怀仁看在眼里,似有所想。赶忙先安抚兴奋过头的母亲,抱起二丫进了后堂歇息。

    何之韵还未过门,莲儿大方的要她先跟自己住,小花和闹腾住在了西院,和福禄寿喜他们住在一起。

    杨母住进了后宅的一间偏屋,杨怀仁执意让出大房给母亲,却被杨母拒绝了,说是大房将来留给小两口住,自己一个老妇带着女儿住偏屋就行了。

    春夏秋冬欢喜的伺候老夫人洗漱,帮她换上了干净的衣衫,杨怀仁这才进屋打发走了几个丫鬟,陪母亲说话。

    杨怀仁知道娘亲想知道这三个月来发生了什么,可有些事说出来是肯定不行的,难道告诉她自己是借用了他儿子身体的一个来自近千年后的人?

    只好现编了一套说辞,善意的谎言,对至亲的人来说,不能算欺骗。

    于是一个武侠故事又被改编了。

    “儿子自三月离家,向西而行数日,饱览黄河两岸美景。

    某日早起赶路,恰逢大雾弥漫,目所能及不过数尺,不知不觉走入一处山谷,见一鹤发老翁在一洞口前摆开了方圆,围观者甚众。

    儿子就好奇啊,也凑过脑袋过去看看秤里乾坤,一看吓一跳,这不千古奇难的珍珑棋局么?

    不论是牛鼻子道士,还是光脑袋和尚,从江南的名家子弟,到大理国王爷的世子,甚至还有四个奇形怪状面目狰狞似夜叉一样的人物,排着队下馄饨似的挨个去和白头发老头对弈。

    各路人物下不过人家也就算了,还要装疯卖傻撒一阵泼才肯离席,场面好不热闹。

    儿子本不想管这等闲事,只想趁着天光赶路,没想到最后一个绿脸的白胡子老头发疯的时候,蝎子毒虫从袖子里跑了一地。

    儿子一看这还了得?赶忙抓起几枚棋子就去砸这些毒虫,结果毒虫没砸着,设局的鹤发老头盯着几枚棋子落在棋盘上的位置大呼妙妙妙!

    十二生肖里哪有属猫的?不赶快抓虫子万一被咬了怎么办?老头不帮忙也就算了,学哪门子猫叫唤,气得儿子就要跟他评理。

    结果老头不由分说把儿子一把抓过去,转头扔进了大洞里。我原想逃跑,结果外边众人丁玲隆东地打了起来,人在天上飞来飞去,刀光剑影的甚是可怕。

    您老儿子多机灵啊,出门的时候才换的干净衣衫,贸贸然出去被滋一身血就可惜了。所以只好往洞里边走,后来就遇见一位叫无崖子的怪老头,说是外边那位鹤发老头的师父。

    这个叫无崖子的老头说话不动舌头,披头散发样子怪瘆人的,非要说我们爷俩有缘,还要传我一身本事。

    我一看这老头老得都走不动道了,能有啥本事,正好他面前一盘子肥鸡,我就说了一声‘我饿了,给我点好东西吃吧’。

    看怪老头自顾的点头,我就准备去抓烧鸡,结果刚伸出手去,就被怪老头抓住扔上了天,落下来脑袋刚好顶到他头上,然后一股热气就从头顶传了进来,后来就晕死过去了。

    等我醒来,怪老头就没了,留下一块巴掌大的玉璧给我挂脖子上。外边打架的人早打完各回各家了,雾已散去,我才继续赶路。

    后来脑子里莫名的就出现各种珍馐美味的做法,来到京城之后,我变卖了玉璧,开了这家随园,买了现在这套宅子,正准备派人回乡接您老人家呢,这不您就先来京城了。”

    杨母刘氏本不过是个庄户人家出身的女子,对儿子口中的故事深信不疑,琢磨了一会儿,才兴高采烈的抓着儿子的肩膀说道:“儿啊,这是老神仙给你指了条路,传了你一身安身立命的本事呢。”

    杨怀仁顺着母亲的情绪变化也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原来如此啊,哈哈。”

    杨母本来是想着儿子能进京赶考得个官身,以后他们孤儿寡母的在家族里能抬起头来做人,可想想就算当了官那点俸禄也不过了了,还不如儿子一身做菜的本事将来能做个富家翁划算。

    自己的丈夫不就是中不了举后来郁郁寡欢吗?三十几岁就早早入了祖坟,儿子万一考不上别再像他老爹一样也精神抑郁了。

    现在好了,儿子现在开的馆子,在京城也许还不算多大,这规模放在老家县城里,也算是数得上号的大酒楼了,还有这么大的宅子,丫鬟仆役都全乎着,将来娶了何家小娘子过门,抱上孙子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老太太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糊里糊涂就睡了过去。

    杨怀仁看着母亲睡着了还弯着嘴笑得那么开心,长舒了一口气,弯下腰去掀开一床薄被轻轻盖在了老人身上。

    只不过才四十来岁的妇人,皱纹却开始爬上了她的眼角,连云鬓里也淡淡的抽出了几丝寒霜。

    她一个孤身的女人,独自养大一双儿女,不知经历了多少艰辛和苦楚。她睡的那么安详,让杨怀仁这个做儿子的心中感到一些慰藉,暗暗发誓要让她将来不再受一点儿苦。

    踮着脚倒退出房间,轻轻掩上了房门。刚转过身来,那张熟悉又陌生的俏脸又出现在面前。

    这个叫何之韵的女子,真是他的未婚妻子?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上天对他不薄,因为这女人除了身形小了一号,无论言谈举止还是音容笑貌,简直跟后世那位国民女神一模一样的。

    而且,还是个少女版的志玲姐姐!

    (如果您笑了,请送上您宝贵的推荐票,多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