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花痴
    ,!

    对莲儿妹子,虽然已经十六岁,杨怀仁更多的是当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来看待,而眼前的何之韵,既然是自己的未婚妻,就没有必要弄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欺骗璧人,恶心自己了。

    听母亲说过何家小娘子只比自己大三个月,可一位未满十八岁的少女,长得这么前tu后qiao的,那叫一个名副其实的有韵味,这不逼着人犯罪吗?

    杨怀仁浮想联翩的yy了一阵婚后的美好生活,嘴巴不自觉的就开始淌哈喇子,何之韵看着他双眼里晃荡着呼啦圈一副猪哥样子,心里好不恼怒。

    她费尽心思进入杨府是有目的的,地窖里的那点东西,她必须得到。

    东城边上的何府,已经空置了大半年了,她和花闹两个喽啰,正落脚在此。

    正在发愁怎么混入随园好窥探一下地窖,闹腾的主意就是去随园应聘厨子,反正那招募的告示贴了好几天了,也没见有人去应聘。

    这话一说二当家的就怒了,山野里煮煮菜叶子的那点本事就敢说自己是厨子?脱了一双绣花鞋就往脸上扔过来,闹腾反应快,脖子一缩就躲开了,笑嘻嘻的觉得自己特别机灵。

    刚撇开大嘴露出一口小白牙,另一只鞋就塞了进去,然后就被二当家追着满院子跑,小花见他跑的滑稽,就拍着手给二当家的喝彩,然后就也被追着跑。

    飞燕子正拿这俩二货没辙,门口就来人了。一个领着小丫头的老妇人说找儿子,叫杨怀仁的一个书生。

    飞燕子一听这叫杨怀仁的书生不就是随园的老板嘛,弄明白了老妇的来龙去脉,就决定冒名顶替,于是就成了何之韵。

    当人家未过门的妻子,飞燕子这么高傲的人,又是伏牛山烟风岭的二当家的,内心是极其不愿意的,可想想那一千贯的赏钱,还有山寨里那四五十口子正在喝不知道什么风的老弱病残,还是委屈了自己一回。

    姓杨的怎么说也是个秀才,这年代读书人都斯斯文文的,自己断不会吃亏,大不了早一点找到要找的东西,走的远远的罢了。

    可这姓杨的秀才真是妄读了圣贤书,口水都滴答到脚面上了,还浑然不觉,看那猥琐的表情,恨不得一拳揍在他脸上。

    这也正验证了娘亲当年的一句话,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无论种地的,经商的,还是读书的,当官的,都一个熊样。

    强忍住怒火,装出柔弱矜持的样子,何之韵柔声问道:“仁郎,仁郎?”

    白日梦刚做到要和韵儿洞房花烛,就被打断了。杨怀仁意识到自己方才的举动十分不雅,便寻了个自己都不相信的借口。

    “哦,韵姐儿,小生刚才忽然想到一道名菜,神游着就去了厨房,那道菜真是太好吃了,所以才不自觉流了口水,见笑了。”

    “亲身主仆三人以后就寄居在仁郎家里了,今后还望仁郎多多照拂。”

    何之韵脸上浮着淡淡笑意,又盈盈施了一礼。

    “无妨无妨,那是应该的,一家人嘛,呵呵。”

    看着那张笑得猥琐的脸就心里作呕,放在平日里,早一只鞋子塞进去了,何之韵掏出一块淡粉色的丝帕,害羞的轻轻在杨怀仁的嘴角点了一下,忽然像受了惊的小鹿,转身跑了。

    跑到月亮门前,轻咬着嘴唇回望了一眼,才消失在杨怀仁的视线里。

    这,这,这是勾引我吗?杨怀仁陶醉的把整个身体贴在廊柱上,伸着手好似去抓住那轻盈的倩影,迷离的眼神和o型的嘴唇,整个一花痴。

    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了晚饭,一一给母亲介绍了府里住着的李家母子和王家父女,杨母摇身一变,由一个落魄的老妇变成了高门大户的贵妇,待人接物无不显示杨家书香传家的风范。

    二丫这些日子没怎么正经吃过好饭食,看着桌上一碟碟精美的菜肴怎么还忍得住?大人们交谈的话语无不称赞自己哥哥多么优秀多么孝顺,她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面前那道哥哥叫做鸳鸯鸡的菜开始想象,一只鸡是怎么做成两种颜色香味各不相同的菜。

    趁大人们没注意,伸出小手去抓了一块塞进了嘴里。哇,哥哥做的菜真好吃,鸡肉甜甜的,咬下去满嘴都是鸡肉的鲜香。

    准备再伸手抓第二块的时候,母亲的手就从桌布下面伸了过来,在她大腿上使劲掐了一下。

    抬头看母亲,正嗔怪的瞪着自己,好似自己的举动丢了她的脸面。

    二丫不敢哭,可那一下估计都掐紫了,只要强忍住眼泪巴巴的看着哥哥。

    哥哥笑的好温暖,伸出手把自己抱了过去,又夹了一块肥鸡放到自己嘴里,坐在哥哥腿上,吃着香糯软滑的鸡块,真舒服。

    二丫终于露出了笑脸,发现对面的未来嫂嫂正在打量哥哥,眼睛上下的看了个遍,还不肯把眼神收回去,也难怪,哥哥本来就长的英俊,又会读书写字,又能烧一手好菜,嫂嫂喜欢看哥哥太正常了。

    何之韵盯着杨怀仁的腰间那串钥匙看,回忆着那两把锁的形状,努力寻找到底哪一把钥匙可以把那两把可恨的锁打开。

    这帮长辈们竟然还口若悬河的夸这浪荡子一表人才,真是瞎了眼了。不就读过几年书嘛,就跟谁没读过似的,也没见他像别的才子一样吟首诗作个对啥的,会做几道菜也不过是伺候人的命,有啥了不起的?

    仗义疏财?莲儿妹子的爹爹和烟牛的老娘也真会编排,一碗汤饼能卖五十文钱,这是赤果果的奸商行径,这个叫“坏人”的家伙名字真没取错,道地的一个坏人。

    就是这些夸赞他的故事实在是污人耳朵,怎么想他都是浪得虚名,等今晚得到了想得到的东西,一定给他好看!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饭后丫鬟和仆役们也依次见过了老夫人,杨母还第一次以主母的身份训了话,什么礼义传家,主仆共荣的话说了一大堆。

    一群人就跟着老夫人的语调点头,也不知道这些奴婢们能听懂多少,反正杨怀仁是没听懂。

    亲自送李妈妈和王伯父回小院,做到母亲话语里的礼仪周全,何之韵也站在自己身边贴的很近,喘息间能感到她的体温,最后进小院的时候也含情脉脉,笑得十分欢快。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点击加入书架收藏本书,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