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仙人摘葡萄
    ,!

    人总要有些爱好,或者陶冶情操,或者干脆打发些无聊时光,生命就是在这些不断被打发掉的时光里逐步前行。

    杨怀仁的爱好就是忙完了午市,能在自己家后院里阴凉里,躺在躺椅上舒舒服服睡个午觉。

    没有空调的几千年里,不知道古人的夏季是怎么熬过来的,三伏天里,屋子里是待不住的,但凡外边有点微风,都让人心旷神怡。

    像杨怀仁这类的读书人,好像都不怕热似的,这节气依然长袍大褂里外三层穿戴的整齐,看到平头百姓们袒胸露背,还总要嗤之以鼻。

    杨怀仁没他们那么骄傲,自己画图让家里妈子缝制的大裤衩和背心,回了家就换上,才不在乎别人怎么惊奇的看自己。

    一把蒲扇摇起来,树荫底下一趟,再来一口放凉了加了糖霜的绿豆汤,这才是生活,这才叫舒坦。

    何之韵这两天很奇怪,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在家里四处游荡,奴婢们好奇,就跟着她四处溜达,她总说自己喜欢这个家,喜欢到整日了四处看也看不够。

    丫鬟们没她那么有闲情逸致,也没有她那么多功夫,也就不再跟着伺候了。

    何之韵在随缘里没找到想找的东西,思前想后,觉得肯定是姓杨的坏人把东xc到家里来了,八百个酒坛,就算扔外边也总有个响,既然没听到响,估计就是在家里的什么地方躺着。

    不大的随园里都有那么大的地窖,那么大了一圈的宅子里也有个类似的地下秘密所在,不会让她多么吃惊。

    前院和中院她都探过了,手里的竹竿咚咚的敲了一遍,确定青砖铺就的地面下头都是实心的。

    以她目前的身份,按说自己一个人到后院里走动是不太合适的,可既然杨家母子都不管她,她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后院里是个不大的花园,竹竿子敲不出动静,只好戳开土壤,仔细察看是否有挖动过的痕迹。

    杨怀仁眯着眼看着她在后院里乱戳,就一头烟线,这美女的爱好实在奇怪,顶着大太阳跟黄土地过不去,不知道的以为她跟土地爷是啥子深仇大恨呢。

    花花草草戳死一大堆,何之韵的破坏力非同小可,可当她戳到杨怀仁的宝贝辣椒地里的时候,老杨再也坐不住了,蹭的一下蹿了起来,“姑奶奶,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三步紧作两步冲到美女面前,杨怀仁摆出一个大字,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这是要干啥?祸害些花花草草也就算了,这片地不能让你祸祸了。”

    他越这么说,越是紧张,何之韵就觉得这块地下面有鬼,指不定姓杨的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秘密就藏在这块地下面。

    “仁郎,别那么小气嘛,几颗杂草而已,看把你宝贝的。”

    “杂草?这是我的命根子!你别往前走了啊,再走我可不客气了!”

    何之韵看着杨怀仁剑拔弩张的样子就想笑,一个大老爷们,衣冠不整也就算了,几颗嫩绿的小苗苗能有多金贵,值当的他拿白净瘦弱的身子去挡自己?

    别说何之韵从小就跟师父学了一身真本事,就算是个普通妇人,怕也不是杨怀仁这种柔弱书生能挡的住的,继续往前走,伸手就打算拨开他。

    “啊!”

    何之韵的叫声带着恼怒,羞怯,还有一丝娇嗔。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杨怀仁这个登徒子,竟然伸出双手按在了她胸前!

    对于一个嗜辣如命的人,如果让他这辈子剩下的几十年再也吃不到辣椒,真不如杀了他算了。

    杨怀仁就是这么想的。仅存下来的一斤干辣椒,能抠出二两种子,可这些种子里,形状完整胚芽没被破坏的,也就那么一两成罢了。

    仔细翻了土种下去,每日里浇水,捂着鼻子收集自己的渍物给它们施肥,大半个月过去,终于长出了几十株嫩苗,后半生就指望这些苗苗活了,万一有个闪失,上吊得了。

    可偏偏是这个美女非要捣乱,情急之下,杨怀仁脑海里就想到他会两招,猴子偷桃和仙人摘葡萄。

    猴子偷桃他以前用的熟练,从小学到中学,不知道制服了多少想仗着身材欺负自己的校园恶霸,可眼下发现对手并没有桃子给他偷,所有就换了另一招仙人摘葡萄。

    葡萄没舍得摘,但葡萄在手心里的坚挺的触感着实像触电一般,让人意乱神迷。

    指尖传来些酥麻的柔软,跟他平日里时常接触的包子馒头是不同的,为了确定这一点,他不自觉的又掐了掐。

    何之韵脑袋快要炸了,这个登徒子,坏人,泼厮,自己叫的那么大声,他竟然还不把一双臭手收回去,手指头还不老实的在动。

    更可恶的是,他脸上一副吟荡又非常享受的样子,迷离的眼睛里冒着幽幽绿光,哈喇子滔滔不绝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她想哭,自己的清白之躯就这么葬送了,还是葬送在一个坏人的双手里。

    她愤怒,她悔恨,她不知所措。

    千百般的思绪潮水一样淹没了她,一巴掌甩过去,打在那张色眯眯的臭脸上,可还是不解恨,再想打,眼泪就溢满了眼眶,混身也随着泪水散去了力气,只想跑,跑的远远的。

    杨怀仁脸上一个五指山的大印,清晰的可以看得出那只手指如水葱般细长。明明没打到他鼻子,可鲜红的血液却从鼻孔汩汩的流了出来。

    他缓缓收回手来,低头痴痴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任凭鼻血滴到手心里,嘴里还傻笑着说道:“嘿嘿嘿嘿,舒坦……”

    再抬起头来,何之韵已经没影了,杨怀仁这才背着手晃晃悠悠走回躺椅继续躺下去,开始满意的自言自语。

    “这美女够劲,哥哥喜欢,早晚收拾你,平地上功夫不如你,就算被你甩八条街又如何?床上功夫哥甩你十八条街,不信就等着,嗨嗨……”

    辣椒苗算是保住了,后半辈子的美好生活的希望算是没有毁掉。

    杨怀仁开始明白他为什么喜欢吃辣椒,就像现在他心里老想着何之韵这个像辣椒一样的女子,她们都是表面上光鲜靓丽,内在性情浓厚又热烈,让人在火辣辣的感受疼痛的同时,又时刻心里挂念着,总是欲罢不能。

    (明天是呼啦圈的生日,求祝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