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闹腾的烦恼
    ,!

    随园的生意火了,来应征的厨子和仆役也多了起来。

    二楼已经改造的差不多了,本来能放十张桌子的地方,分隔出了六个小房间,两间豪华单间和四间普通单间。

    差别经营的理念说出来伙计们也不懂,杨怀仁只好借用赛马的例子给大家说明。

    上中下的马匹说了半天,只是听故事的人脑子里在跑马,至于什么人骑什么马,或者出多少钱骑的是什么档次的马,他们还是没搞明白其中的道理。

    只有烟牛哥哥貌似听懂了,摸着下巴憨笑着点头表示认可。

    杨怀仁高兴的拉着烟牛哥哥给大家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讲解,没想到烟牛哥哥一句话把杨怀仁喷出去老远。

    “马肉好吃不?比牛肉如何?”

    杨怀仁觉得头疼,还是自找的,肯定是哪根筋不对才跟淳朴的古人讲后世的经营之道。

    对厨子的面试很简单,做一荤一素两个拿手的小菜,只要杨怀仁吃了觉得说的过去,就可以留下。

    没想到的是,来应聘的六七个厨子手艺还都不错,限于只有四个名额,杨怀仁甚至做出了一番挑选,就这么过了一把行政总厨的瘾。

    羊乐天皱着眉头似乎有话要说,拽着师父到了一边。

    “师父,您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嗯?你说说看。”

    “我们的招募告示贴出去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没见有人来应招,怎么今天一下来了这么多?”

    杨怀仁觉得徒弟还挺有头脑的,就示意他继续说。

    “他们的手艺,绝对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只有两三年经验,那个叫曹安的麻子脸,没有十年八年的道行,绝对做不出那道白扒广肚。”

    杨怀仁笑了笑,揽住了徒弟的肩膀,“你小子挺有见识啊,白扒广肚这道菜你都知道。”

    “我以前听人家说起过,归雁楼的招牌菜正是白扒广肚,只是徒弟缘浅,从未吃过,不知味道如何。”

    看着羊乐天有些不好意思,杨怀仁才点点头满意的说道:“你说的为师心里有数,不要声张,看看这些魑魅魍魉到底是要干什么。那道白扒广肚,姓曹的家伙做的不道地,等有机会师父给你做最正宗的让你尝尝。”

    杨怀仁想笑,这帮人啥来头他第一眼就看明白了。

    随园的生意上了轨道,这是有人看不过去了。真当别人是傻子吗?

    那几个来应招的厨子,看看动作就清楚他们在厨行的造诣,无论是刀工还是颠勺,哪里是需要到随园这种小馆子来当厨子的人?

    最白痴的就是那个曹安,自带花胶这么名贵的食材就为了应聘一个厨子的岗位?那道白扒广肚是著名的河洛名菜,能会这道菜的厨子放到汴水大街上的各大正店和名楼里也是主厨的料子了。

    就为了一碗普通的牛肉面的熬汤方子,这帮开大酒店的王八蛋把主意打到胡同饭馆的头上来了,真当随园里都是泥巴做的,非让你们这帮大佬随意捏吧?

    同行如敌国,竞争无处不在,这个正常不过,但你有本事正大光明的来,哥们不怕你,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就是了,跟哥们玩阴的,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杨怀仁不知道这几个厨子背后是什么人在搞鬼,但心里把他们祖宗十八辈挨个问候了一遍,想想不过一碗面而已,哥们真正牛叉的还没拿出来呢。

    但是随园以后的后厨,不是杨怀仁和羊乐天两个人就能忙的过来的,是时候培养自己的后备力量了,像福禄寿喜和财源广进,挑出有天赋的几个培养成厨子,才是可行的办法。

    何之韵的家仆闹腾似乎就很喜欢呆在厨房里,一开始是贪吃赖在那里不肯走,后来就真的学别人的样子在后厨里帮忙,目前对拉面的做法很敢兴趣,每天都等着供应完了定量后,跟羊乐天要剩下的面团扯着玩。

    另一个叫小花的,现在喜欢上了磨豆腐,每次点出豆花来,他都笑的很开心。

    何之韵这两天躲在莲儿的小屋里不出来,杨母去探望了几次,回来只是说这孩子受了风,脸上总是红扑扑的,可能是得了热邪,于是总催着杨怀仁去瞧瞧。

    杨怀仁心说这伏里的天,求风还求不到呢,哪里能受了风。

    这里边什么事自然不能跟母亲细说,按老太太的脾气,指定得大义灭亲。

    小花和闹腾还真是忠仆,主子得了病,厨房里有什么好吃的都先给何之韵送去。

    看着小花和闹腾两个平日里的粗汉子把饭菜摆在她面前,何之韵有些失神。

    “花儿,闹儿,这杨家待不下去了,要不咱们撤吧?”

    若是平时,二当家的说什么是什么,一句话从来不说第二遍,小花和闹腾也是习惯性地追随着二当家的意志去照做不误,可是今天,这俩人却犹豫了。

    小花为难的直挠头,胳膊肘抵了抵闹腾,让他回话。平常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闹腾,认真了起来。

    “二当家的,俺们兄弟俩从小就是苦命的娃儿,自己爹娘都不知道长啥样,要不是当年大当家的把俺们俩小叫花子带到山上,说不定饿死在哪儿了。”

    闹腾很苦恼,总觉得心里想的事有点对不起山寨,可要是藏在心里不说出来,又实在憋得难受。

    “俺们俩啥样的,俺们能不知道吗?花儿少根筋,俺就总是缺心眼,您到了山上后,俺们跟着您,才没被别人欺负了,俺们俩心里明镜儿似的锃亮着呢。

    现在这年头吃不上饭的人少了,稍有点本事的谁还落草啊?咱们山寨自从大当家的丢了瓢把子,那些人走的走,散的散,剩下的老的老,小的小,能出来走趟活得就咱们仨人了。

    您是有真本事的,能留下来,就是您心肠好,念旧情。可咱们再怎么混,也混不出四五十口子人的吃喝来。这趟买卖人家给一千贯,不是那么好拿的。

    杨家这小子您看着心烦,其实他骨子里和您可像了,心肠软乎着呢。看看家里这几个仆子丫鬟,都是贱命的,杨家小子啥时候低看过他们?

    给下人们一天三顿饱饭,还有工钱拿,人人都穿新衣服,天热了老夫人就给熬绿豆汤喝着,全天下也找不出这么一家善人了。”

    (俗话说儿子生日娘苦日,祝愿天下父母身体健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